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我是Luz露思 我是光 一個非典型身心靈工作者與佛朗明哥歌手 讓我在你耳邊跟你分享我的體會

《釋放仇恨轉化而來的力量》無關原諒,也無須原諒。

真正的原諒是忘了需要原諒。

上個月看到這個徵文主題就很想寫,無奈最近真的忙翻,這一拖就拖過了徵稿期限,原本想著就算錯過了期限還是可以寫的,沒想到就看到了新的徵文題目,竟然是自選題目! 那我就用上期題目來投稿啦 XDDDD

我曾提過在圈內有一個與我是兩個極端的歌手C,過去我也曾因為他被排擠,詳情在機會與命運 | 這橄欖枝,有毒!有提過,在此就不再贅述。事件過去多年後,我又有了機會跟C在同一個團體裡練習,在決定要踏入這個場域前我事先做好要重新面對過去那個課題的心理準備,沒想到事情完全不是如我想像的發展。


他人的衝突

前些日子,這個團體接到了商演的案子,為了把這個演出做好,在原本的團練時間之外,我們另外約了時間練習。這個團體的特色是,排練的結束時間永遠會無限延長,因為知道這樣的狀況,所以我在表定的排練結束時間後,都會預留個1-2小時的空間,好讓自己可以應付這個不確定性。

演出前的最後一次加強排練,一開始就說好當天要錄音給在高雄的舞者編舞用,從早上10點開始一路排練到下午5點,C的臉色開始越來越差,他問團長何時可以結束? 團長說還要做早上說好的錄音,C與團長開始了一段針鋒相對,最後我跳出來說,如果C真的有急事要走,那我先幫她唱她的部分來錄音吧! 之後她學習我的版本就好,解決了衝突與問題,不過兩人的不滿依舊。

當天回家接到C傳來的訊息,她先跟我道謝我的出手相助,接著跟我抱怨這整件事情。我只是默默地聽著,偶爾給出一些「我還在聽」的回應,心裡則是想著別的事情。


無關原諒

我開始回想在他們爭吵的時候我為什麼站出來幫了她? 她曾經傷過我,我為什麼要幫助她? 在那時候我大可以踩她一腳,或者我也可以冷眼旁觀,但是我沒有,我甚至沒有這個念頭,當然我同樣沒有想要「幫助她」的念頭,只是覺得這方法可行,就提出了。

回到C在跟我抱怨的當下,我清楚的看見了她的恐懼。過去我沒有能力在被排擠的當下看見C心中的恐懼,但如今我站在第三人的角色上,卻清清楚楚地看見了。也許正因為看見了這個,所以我好像更能體會過去她為什麼對我做出那些事,我好像真的從那個故事裡解脫了。

對話的最後,我跟C說我能明白她的不容易,未來如果我能做到的,我會盡量協助她。事實上我本來就不是為了競爭而來,但除了我本來的想法外,我想我還能發揮更多我的力量讓這個團體能夠走的更遠。


釋放仇恨轉化而來的力量

我其實並不知道我何時釋放了仇恨,或許應該這麼說,我讓自己的能量與能力提升,過去的仇恨與我已不再相應。當我不再緊抓著沉重的仇恨,自然能拿回自己原始的力量。那力量與愛有關,雖然還無法說明白,但我隱約看見它在那裡。

未來還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也許也不需要提前知道,該怎麼過,就怎麼過吧!

.

更多資訊請追蹤 https://linkby.tw/luzwu222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