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蝸牛作家

我寫東西總是非常非常猶豫,非常非常慢,好像蝸牛爬一樣。我通常要花好多好多時間來分泌足夠的黏液,所以如果我夠勤勞,是可以越走越快的。有時候順利起來,還能欣賞欣賞天空和濕地,欣賞欣賞它們之間生長的萬事萬物。我發現,除了植物,大家似乎都比我急一些。

我不急。我沒有必須要去的目的地。我走過後,黏液很快就乾,大地的細縫也就合上。我從不想讓別人看到我的黏液,也懷疑別人有這個興趣。它只屬於我,我知道什麼時候需要分泌一些,以及分泌多少才夠。

年輕的時候我精力旺盛,黏液常常分泌得比需要的多。所以出現過幾次被人跟隨的“險情”。我躲進草叢,逃進我為自己提前挖好的洞裏,連吃飯都沒敢出門,深更半夜才迅速溜出去一趟。

我明知這樣不好,但也忍不住跟蹤過別人。說實話,我的老婆就是這樣娶回來的。她當時也躲進了家裡,繁星滿天的時候才試探著從門口露出個頭。我連忙迎上去,趁還沒把她嚇得縮回去,就開口唱道:親愛的,嫁給我吧!我是天下為你掉下來的那顆星星。

據她後來描述,當時我伸直了脖子,站在四下空寂的草地上,全身甚至連殼上都塗滿了黏液,真是像顆星星一樣,亮晶晶地一閃一閃。

現在,我們已經建起了一個很寬敞的家。我們都比較喜歡夜裏出門,走得很慢很慢,回頭欣賞我們的足跡,它會像夜色彌合大地那樣彌合自己,很神奇。

每當星星閃耀的時候,我還是喜歡像當年一樣歌唱。到了白天,萬物甦醒,我就慢慢走進自己日益黯淡、充滿劃痕的殼裡,關上門,點起燈。

我老了,這個殼也老了,很快要死去。這我知道。但我不怕。到了那一天,只要天上升起很多星星,這空蕩蕩的殼裡,美麗的光照樣夜夜舞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牛排

午夜收音機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