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一笑

從小看書就常常看到句子末尾會來一句“一笑”。並沒有什麼懷疑地接受了。這就像寫完一件事情,感嘆一句:真好啊!或者是,知道了。沒什麼不同,除了稍微有點不自然。 

後來跟導師的通信裡,再後來在微信公眾號的文章、在師生群組的微信裡,都一再看到這個詞。卻突然想:這是怎樣的一笑呢?是自己對著鏡子淺淺地一笑,摸摸頭髮那種?是並不在臉上笑出來,只是含在臉後,在心裡輕輕漾著的那種?是自己也並不覺得多麼可笑,但很希望這句提醒之後,別人能立刻看到自己隱含的小幽默的那種?是其實微微苦澀,但在文化智慧中過一過身,出之以無言的雋永那種?還是想了一想,不知道說什麼好,還是不說了罷,千言萬語,付諸“一笑”的那種? 

那這到底是不是一笑而過的一笑?笑一下?笑兩下?張嘴笑?微微含笑?但如果只是笑一下,又是微微含笑,嘴角快速地一挑,想像起來,是很皮笑肉不笑的樣子。思想就是這麼危險呵,任何事情細一琢磨,都能變得如此令人困惑。人生本來堅定的基石,好似又比之前搖動了一點點。 

我心裡臆測,大家拋出這樣一個詞來,大概多多少少還是想給人一點拈花微笑的永恆感的。可惜誰也沒有見過佛祖拈花微笑的真容,沒有膽子當眾宣稱是模仿。於是寫為文字——“一笑”,簡潔雋永,神秘悠遠,錯也不至太遠罷。漢字在這種事情上從來不缺乏魅力。 

我在自己的日記裡,似乎也用過它一兩次。模模糊糊有印象,但當然想不起來哪一天哪一篇了。不過最近這幾年我敢肯定自己沒再用過。說起來這幾年很奇怪,我似乎笑不出來,但也哭不出來,但我知道這絕非出於悲喜交集的淡泊。因此拈花微笑的永恆我當然是一點也模仿不來。生活是灰色的,都是塵土,一顆一顆落下來,人的眼睛乾燥極了,沒有一滴淚,連每滴笑也很快被展平。這是一面長長的、長長的灰牆,乾燥、勻淨、耐心,所有的東西掉上去,都像碰到了厚厚的冰一樣,立刻滑落到人所不知道的地方去了。 

我走啊走啊,走啊走啊,忽然發現這牆上寫的都是“一笑”、“一笑”、“一笑”、“一笑”……什麼樣的字體都有,多得我喘不過氣。 

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它們偷走我們笑容的法子。一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蝸牛作家

相忘於江湖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