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啊,書房,我的書房

我看每一座房子,都在尋找這樣一個書房。對於客廳、臥室、衛生間,甚至陽台、後院,我都沒有既定的想像。每次看到不同的設計我都很吃驚。但書房,我是有把握的:從房間的大小到書桌的質地到skylight的位置⋯⋯我心裡清清楚楚。

但我不是一個作家。我也沒見到——至少在我看過的房子裡——一個屬於我的、那樣的書房。我懷疑這兩件事情之間的聯繫比我想的緊密。

我漸漸確認了,我找不到我要的書房,也找不到裡面那張書桌。

為什麼我們會在“作家應該有的書房”上這麼快達成共識?很簡單,因為我們都不是作家。

我們怎麼可能在一個平靜、漂亮、厚重、完美的書桌上,就著美麗的skylight自然光,寫出任何一個字?平靜的將只是桌面,文字將翻起驚濤駭浪。

我只能得到一個搖晃的書桌,一個流動的書房。它是粗糙的、搖晃的、炎熱的、窄小的,跟著我到處移動。有時候是腿,有時候是車座,有時候就只是大腦。

因為大地在搖晃,靈魂在搖晃,只有在搖晃的書桌上,我們能寫下清楚的、平靜的理想。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Magenta辭典 (2022中國兩性版)

摔壞的鐘

愛看人的書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