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enta

A farm helper

女巫的解放

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可怕的夢。

我夢見一個女巫。她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人,並不是想像中騎著掃把、鼻尖臉凹的那種老太婆,相反,她很年輕,體態豐滿,雖然裹在厚厚的長布裙裡,仍然露出星星點點的輪廓。她的臉不算特別美,但圓潤白皙,頭髮是卷的,深棕色,沾了一些灰土,但還是漂亮的。

我之所以知道她是女巫,是因為我看到她的時候,她被牢牢綁在一個高高的十字架上,閉著眼,全身耷拉著,像一個女耶穌。她面前是高高的火堆,每根木柴都很新鮮,下面塞著很多松枝,發出濃烈的香氣。火堆周圍環繞著一圈男人和女人,裝束都很相像,他們互相交談,但不敢大聲說話,只敢竊竊私語。幾個教士模樣的,穿著黑色的長袍,全身只露出一張樹皮般的臉,像幾片又可怕又可笑的烏雲,在高大的十字架周圍飄來飄去。顯然他們都在等待。等待一件驚天大事那樣地等待。

雖然只在電影裡見過,但我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的只是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明明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連在電影裡都不想。但現在我居然身在現場!而且,這是什麼時候啊?難道是18世紀?難道我穿越了?!

“霍-啊!”這時響起一聲長嘯,我聽不懂,但也明白是肅靜的意思。下面果然靜下來。一個教士開始念禱。具體念什麼聽不太清,但猜想是女巫的罪狀和上帝的旨意了。

教士一講完,十個黑衣男人開始往柴火堆上澆油。

要開始了。人群裡掀起一陣又一陣騷動,我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恐懼,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神秘,像戴著面具。

那十個加油的男人此時已經舉起火把,繞火堆一圈。一聲令下,砰的一聲,火點燃了。因為加了油,火焰立刻竄得老高,像一棵著了火的青松,蔚為壯觀。人群裡一陣歡呼。每個人的臉都火紅火紅,血舌像蛇一樣左右游動。

我更慌了。我開始往後擠,想找一條路擠出人群。人們的衣服裡泛著說不清的氣味,一浪一浪地朝我襲來,讓我一陣一陣的頭暈。空氣裡是人們的各種各樣的叫聲,一會兒像末日,一會兒像節日。我埋下頭更加不管不顧地往外擠,生怕一不小心就從這些聲音裡聽到女巫的尖叫。

這時人群發生了更大的騷亂。洶湧的人群差點活活把我掀翻。混亂中我突然聽到一個明亮的聲音,它居然說著非常清晰的現代英語。

我忍不住停下來,回頭往十字架的方向看。看不清那個說話的人,但好像是一個女性,她身後跟了一群身材不高的人,穿著跟旁邊的人完全不同的現代衣裳,T恤、牛仔褲、襯衫、短裙、涼拖、球鞋什麼的。這個女人繼續用高亢而清晰的聲音說下去:“露絲(我猜這大概是那個女巫的名字),我們是來為你去罪的。我們現在宣布,你不是女巫,你現在自由了。我們會來解救你,接你回家。”

說完,衝出來一群警察,七手八腳把女巫從十字架上卸下來。又出來一小隊警察,用手銬銬住那幾個黑衣教士。對於差了兩個多世紀的人來說,這一切相當容易,幾乎轉眼間就完成了。

那個女人還在繼續演講,人群一直在吵,我聽得斷斷續續,跟之前教士宣判罪行時候差不多,聲音像海豚那樣時時跳出海面,驚鴻一瞥。但也跟之前聽教士念禱差不多,我還是能猜到她說話的大意的。她先是一條條列舉歷史證據,說明為何這個女巫無罪,應該釋放;接著開始論述審判和燒死女巫是一件多麼野蠻、多麼愚昧、多麼可怕的暴行,在現代已經是一項極其嚴重的罪行。

這時,下面的人群,膽小的已經跑了,還有一部分膽大的稍稍退後了一些,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還沒有打算放棄。

警察把女巫從架子上救下來,把她放在一張擔架床上,給她擦汗降溫,給她端水。她似乎微微張開了眼睛,臉已經被煙燻黑,看不出她的表情,她離我實在太遠。來了幾個急救人員,在旁邊輕手輕腳地給她做檢查。另外一些警察捉完了教士,一個一個把他們塞到警車裡。一輛消防車開進來了,消防員跳下來,正在撲滅火堆。

就在這時,突然來了一陣奇怪的大風。砂石、火星、樹枝,全都隨風而起。大家用手擋住臉,我也不例外。半空中傳來一聲尖叫,像鋒利的刀片切開一張清脆的白紙。我移開手一看,一個女人——就是剛剛被解救的女巫——突然跳回了插著十字架的高臺,手裡攥了一隻剛才被人丟棄的火把,發瘋般地叫喊:“燒死他們!燒死他們!他們才是女巫!他們才是不信上帝的人,他們是真正的魔鬼派來的!燒死他們!燒死他們啊!”

這件事發生得太突然,人們全都愣住了。不管是之前看熱鬧的人群,還是後來解放女巫的現代人。只見女巫一邊狂叫,一邊把手裡的火把奮力向演講的女人扔過去。人們這才猛然清醒。

下面還在觀望的人們得到了這樣的鼓舞,開始像妖怪一樣咿咿呀呀地叫著,紛紛去揀起火堆裡的火把,甚至是燃燒的木柴,拼命地向現代人扔去。空氣中到處是可怕的叫聲、哭聲、罵聲、乾嚎聲,以及不知道什麼東西被燒焦了的氣味。警車也開始嘶鳴,偶爾聽到幾下槍響,但很快被海潮般的叫聲淹沒了。

我雖然並沒有和那些現代解放者一起來,但我分明穿著現代人的衣服。當我突然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晚了,兩個火把像兩頭禿鷹一樣筆直朝我撲來,我嚇得哇的一聲趴到地上,臉重重地撞上一塊尖石頭,醒了。

看看窗外,天已經亮了很久。又是一個大晴天。

我擦擦汗,拿起枕頭旁邊的手機。打開是一條新聞,睡著前我剛看完一半。上個星期一位中學老師帶領全班學生完成了一個重要的項目:解放了最後一個被歷史遺忘的女巫,還給她清白之名。這個女巫死於1776年的薩勒姆。至此,薩勒姆所有的女巫全部獲得了解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穿緊身衣的少女

開皮卡的女人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