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olia

清涼園筆記:刺猬出沒

為了這只刺猬,這裏有三位消防員、五位街坊和一輛拉風的雲梯消防車。


懸空

清早門鈴響,先生應門。鄰居和先生說了幾句。他忙不叠打開車庫,找上幾樣工具,不及解釋兩人就不見了。

一頭霧水,忽聽後院柵欄外傳來說話聲,出門察看。一只刺猬卡在柵欄。從體型看像孕媽媽,也許夜裏想進院覓食,腹臀肥大,擠不進,而豪刺抵住欄網,也退不出。目測還有氣息。

「孩子們上學路過,心疼卻不知怎麽幫,懸著心去了學校。」

是啊,這一身豪刺,怎麽幫?

想起上個月,路邊核桃樹下有只刺猬走不動,一位女士在那裏守護,電話找到獸醫,醫生開車過來接走。守了幾小時的她放心離開。

於是電話114。

答曰轉消防。

是的,消防。

好吧,德國城市服務部門,同一件事會遇到天馬行空的創意。

十分鐘後,一輛雲梯消防車,兩層樓高,拐入小街。

刺猬在哪?

消防員直奔主題。蹲下來查看那懸空卡住的刺猬,他連連搖頭,可憐好可憐。

可以撬開柵欄嗎?會不好看了。

撬吧。

他回車戴手套,取工具。兩位人高馬大的製服男同事煞有介事下車,分立兩邊。幾分鐘後,捧出那不知所措的生命。

放您院裏?

可以。

不行!它住我家對面草地,那裏有它的孩子。

一位騎車經過的老人家顯然認識那刺猬。他身邊,站著一位手扶自行車,全程默默旁觀的女士。這麽一來,為了這只刺猬,這裏有三位消防員、五位街坊和一輛拉風的雲梯消防車,可惜孩子們不在。把刺猬送回家,登車前消防員回頭說:

下次再有刺猬被卡,盡管呼叫我們。

不久,先生在報上認出市長的臉,綠黨成員。投票時選的她。是那天手扶自行車全程旁觀的女士。他說經常在附近遇見她,騎車送女兒去街角的學校,或搭公交去往市中心。

往來

先生講過一個故事。少年時一個夏夜,他被細細索索的響聲吵醒,以為花園進了賊。忙叫上父親,拿了手電潛入後園,搜索許久,手電光裏見一只刺猬的身影一閃而過。樂極,想留那小賊別走。

父親進廚房,倒滿一盤鮮奶,端到花園階前。第二夜又被聲響吵醒,刺猬果然回來,呼嚕呼嚕,動靜更大,牛奶喝得那叫暢快,之後便成了常客。

此後,我們也盼著刺猬光臨。也是一個夏夜,瞥見花園影壁下一個圓圓的小身體,叫來孩爸,他確定是刺猬。

「倒牛奶,媽媽倒牛奶!」

找來托盤,如法炮製。第一晚毫無動靜。早起看牛奶紋絲未動。刺猬蜷在原地,不吃不喝,難道生病了?又等了兩天,依舊不動,我們猜想它已升天,孩子掉下眼淚。送走它後,不再奢望刺猬光臨。

之後的一個早晨,澆花時見大片紫風鈴的枝條倒伏在地,以為是頑皮的貓,可貓身姿輕盈,更不像松鼠。肇事者該是個笨重的家夥。中午隔著廚房玻璃看見一個圓圓的身影,小眼珠黑又亮,搖搖晃晃地爬過石板路,那不是刺猬嗎?

夜裏,聽到期待已久的動靜。燈光感應,照見一只強壯的刺猬,斜穿過整個後園,在影壁旁的綠藤下駐足,良久無聲,最終消失於花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