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nolia

懂得

(edited)
人間多些懂得,生命才可能被世界溫柔以待。


幼犬

Yuki來時,將滿三月。毛色火紅的它,儼然一只泰迪熊,呆萌得無以復加。除了一件事,它咬人。黃昏時分,它變得暴躁易怒,家中無人幸免,手上臂上腿上,個個傷痕累累。一次它在院裏瘋狂追咬,扯碎了半截衣袖。那段時間我畏懼同它單獨相處。

先生在準備城市考試。養大型犬須具備養育常識,通過考試才獲得正式許可。略看一眼題庫,角度是從保護動物出發。看看手上疤痕,我笑說,狗狗還用保護?明明是我們需要保護好嗎?

網上查過,有說咬人是因為幼犬長齒,牙齦疼痛,熬過就好。也有說童年教不好,長大可能傷及路人。擔憂了一陣,入學後老師給個法子,狂躁時拿狗鏈拴起,安靜片刻再放開。久了它會懂,咬人不是愉快的事。

一次Yuki肇事,孩子拴住它,卻忘個幹凈。記起時已過好久。幼小的它,趴在地上不聲不響。

忽然過意不去。小狗咬人是叫人煩惱,但從智識從體格上,狗顯然不能同人類相比。人可以輕易用鐵鏈拴起狗,奪它自由,取它性命,狗卻難以反其道而行之,才有保護一說。

認識自己的強勢,懂得對方的苦處和難處,選擇和平相處,不侵犯不傷害,是保護。保護弱者也是保護自己。因為沒有任何個體,可以永久強勢。

幼童

忽聞小童啼哭,一個三四歲的女孩不肯走路,媽媽賭氣離開,孩子無措,蹲地大哭。

幼童限於語言,說不出心中委屈,哭泣是挽留媽媽。母親憤怒時,該如何對待?東方古訓是棍棒之下出孝子,教訓孩子記住,永不再犯,於是父母盡責,教育到位。舊時德國也如此,如今在公眾場合,兒童無理取鬧,母親多半輕言細語,盡量冷處理。

見媽媽越行越遠,孩子哭得喘不上氣。我走近,摸摸她背脊說媽媽會回來,她咳出一灘透明的痰液。人情緒的結節,大概是這樣積於體內。未消解的情緒之苦,當下不處理,終將反彈,待到母親老弱,幼童成年,雙方繼續歷練。那些憤怒的種子,長大後因緣際會,還可能蔓延社會,殃及無辜。

病人

朋友受人之托,陪伴一位臨終病人。後者心懷謝意,可是身心不調。菜不合口味,擦地時弄濕窗簾,又或身體疼痛,不如意時都可引發怒氣。

那還天天去?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並且,她心裏是想要陪伴的。

不怕她發脾氣?

憤怒讓她找到活著的力量,讓她出氣,讓她發吧。不相爭,以免激怒她,病情加重。

眼看她的頭發白了很多。隱忍,不是因為遲鈍不覺,也不代表她有能力消化一切加諸於己的不平。但她選擇隱忍,因為懂得。

古今

蔣勛先生談蘇東坡,東坡先生若復活,必掩面而泣。嬰兒墜地時,拳頭攥得緊。一天天成長,風雨來襲,霜劍相逼,身心緊縮僵硬。《蔔算子》裏東坡說著孤寒,幽人徘徊,孤鴻縹緲,寂寞沙洲冷。彼時的他困頓、萎縮,那是他的低谷。

沈澱過後他寫出《臨江仙》,蔣先生的最愛。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敲門家童都不應,可借酒發怒,可舉杖砸門,他卻倚杖聽江聲。人這一世,松開攥緊的拳,多在生命盡頭。極少數情況是自願放手,不再較勁。

東坡天性豁達,甚至頑皮。可是一顆赤子之心,聰明而不斂鋒芒,屢屢被現實暴擊。看他歷經牢獄流放、生死一線之苦,蔣先生全都懂得,同理到好似和他一心。笑著他的笑,痛著他的痛,欣喜於他的豁然開朗。最好的情感,不是情愛是懂得。情愛是悅己,懂得是為他,設身處地。

苦難有兩種走向,一是痛出老繭,身心麻木,然後粗糙甚至粗暴地回應世界。另一種是吃過苦,所以體諒他人的苦。懂得使人心通透,人間多些懂得,生命才可能被世界溫柔以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