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力再說MariosBB
瑪力再說MariosBB

社會心理學愛好者 美麗新世界1984號 手撕吾毛工作室 Youtube頻道:https://bit.ly/3oM9dLW 電報群:https://t.me/mariosBB 推特:https://twitter.com/MariosBB1

藝人反覆被辱華怎麼辦?|再談政治正確和言論自由|瑪力再說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这是一个致力于提升你的思辨能力和手撕五毛的小频道。每一期我们将结合一个政治经济案例,帮你分析下它背后的原因和不同的思考维度。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这里非常感谢持续关心和关注玛力说的朋友们,还是先跟大家说一句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今天我们来聊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是关于「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不管是反贼还是粉红,这个话题永远都是争论不休的焦点和互泼脏水的有利武器。

今天为什么再次谈这个话题呢?源于前不久的两个还不算太旧的新闻。一个是莫文蔚「不小心」穿了曾经「辱华」的DG服装而道歉的事件,另一个是速9(台:玩命关头)的主演赵喜娜(John Cena)因为在台宣传的时候「不小心」把台湾说成一个国家而道歉的事件。这两个事件间隔的时间不久,而且又非常有关联性、代表性和一致性,所以我们今天来聊一聊。

其实关于「辱华」道歉这个话题也是一个月经贴了,关于「辱华」的方式有很多种,总有一款能适合你,我也专门做过这个方面的专题,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到这里去看下。简单来说,除开技术层面和心理因素,所谓「辱华」的基本逻辑就是利用「政治正确」的标准对「言论自由」的侮辱和污染。

记得我在很久之出过一期关于中美「政治正确」的科普小视频,里面有很多关于美国「政治正确」的有趣的案例,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到这里看看下。有很多网友指出我光说了美式的政治正确,但并没有说关于中美「政治正确」的差异(虽然我标题是这样起的)。这里我就统一回复一下,为什么那个视频里面没有说中国的「政治正确」呢?因为当时我的理解是,中式的政治正确似乎已经渗透到每个国人的骨髓和血液里,他就像DNA和生理机能一样,有些人把它当成生活态度,有些人把他当成谋生的手段。虽然保守诟病,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好讨论的,一句「你懂的」就可以概括万千的理由和无奈。

今天我们就结合本次的案例,彻底来谈一下中国人是如何营造「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来让自己不断的被「侮辱」的。

众所周知,中国人表面上从来不把「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当成一种价值观来维护,甚至更多的是一种鄙视和调侃。当遇到中西方冲突的时候,又非常善于把这两点当成工具和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和立场,所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我们常听到一句话叫某某「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以此来证明我并不是反对「言论自由」,而是你们西方人也说自由有边界,这个边界就是你不能伤害我的感情。而我的感情基础则是建立在「政治正确」的基础上,你们西方人关心的「政治正确」就是人权平等,我们关心的「政治正确」则是主权完整。既然你要来我的地方做生意,那就得遵守我的规则,你还不能说我的规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的思考逻辑跟你们是一样的,只是大家在意的点不同而已,本质上并不冲突。这样说来,似乎让对方百口莫辩,好好好,我跪了还不行吧。这是大部分「辱华」事件草草收场的基本逻辑。

我记得之前许知远在「十三邀」有一期采访罗翔的时候,谈到对目前中国法律体系和法治观的展望的时候,罗翔老师长谈一口气,大致意思说,我非常苦恼的是,我所交给学生的并非是能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中能得以实践的道理,但是我现在也不能「弃演」啊。我记得非常清楚的他用了「弃演」这个词,我也能深刻体会到他的无奈与坚持。我还经常听到一个词叫做「被迫营业」来反应一些艺人对于自己工作的自嘲。回到今天的例子,无论是是莫文蔚还是赵喜娜,不管某些声音怎么批评他们是多么的对「人民币低头」,对于他们来说,也仅仅是我不能「弃演」或者只是「被迫营业」而已。既然你已经开张了,那很多事情早已经超出了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本身,更多的是我对这份工作合约的认同和人本能的求生欲而已。相比起国内一些艺人动不动就官宣解约和掉链子,莫和赵的做法,还是多多少少保留了一些契约精神。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大陆艺人说了让台湾人民不舒服的话,那他的做法是坚持自己的政治立场的可能性比较大还是给台湾人民道歉的可能性比较大呢?

我又想到一个例子,当年苹果的中国区appstore下架了很多了vpn软件和对香港警察不利的软件。很多国外媒体批评苹果是在向「政治」低头。库克的解释是,下架这些软件仅仅是遵守中国市场法律的要求,但并不是说我们认同这些要求的价值观而已。你当然可以说库克作为一个商业老油条,这句话说的滴水不漏,还站着把钱给挣了。但也反应了当商业遇上政治正确的时候,作为当事人比较合理的做法是什么。请注意,这里的合理,并不是代表是「对」的,也许用英文的make sense比较容易理解这个意思,「sense」一词般来说有感觉、判断的意思,是一个主观能动非常强的词。也就是说make sense只是我个人认为的有利于群益利益的一种判断,而并非是一种价值定义或者正确与否的定义。

但如果把这个意思放到中国人的语境中,或者加上「政治正确」的外衣,似乎就大相径庭了。更多的人则认为是一种绝对的好与坏。从而反应出中国民众的政治信念与政治实践的逻辑是多么的低龄化和非理性化。

我们回到莫文蔚的例子,我们先不论DG辱华这个结论是否是事实(虽然DG也道了歉),我们就假设他确实是有辱华的前科吧,那么莫文蔚穿了DG的衣服是否就造成了事实辱华呢?这个很明显就是一个「滑坡谬误」,即不合理地使用连串的因果关系,将“可能性”转化为“必然性”,以达到某种意欲之结论。因为DG辱过华,那么DG就应该被抵制,如果莫文蔚穿了DG,就说明莫文蔚和DG是朋友,所以莫文蔚也就辱了华,所以莫文蔚应该被抵制。就好像小朋友经常有一种思维逻辑,假设当事人有你、我、小明三人,你我关系还不错,因为小明欺负过我,所以你不能和小明做朋友,你必须要跟我一样讨厌小明,如果你收了小明的礼物或者做了小明的朋友,你就是跟我作对。但作为成年人,大家都知道我这种逻辑是非常可笑的,如果我要求所有人这样做,很有可能我不会有真正的朋友。但这种「低龄化政治正确」逻辑恰恰是无论中国官方和民间,大家都非常认可的一套自洽的逻辑。比如中国的外交政策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例子,没有国家要求中国要这样做,但中国就可以要求所有国家这样做。这里就不需要过多举例了,大家可以自行体会。归根结底,就是把不同的文化、关系进行简单的自我中心化和因果关系总结,即所谓,让老百姓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这样简单粗暴的道理就够了。

下面我们来谈「言论自由」,这四个字虽然已经被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但「言论自由」相比「政治正确」在中国的语境中更加的敏感,换句话说,你可以高呼我们需要「政治正确」,但不能说我们要追求「言论自由」。这个问题的本质就在于,我们鼓励「言论自由」,但按照国际惯例,「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而这种边界就是「政治正确」。简单来说,一切政治不正确的言论就不能自由,或者需要被打压和控制。如果说这就是中国的法律,中国人就必须要遵守的话,也没有太多的问题。中国常说,我们坚持走自己的道路,既不输出制度也不输出意识形态。关键是,越是这样说,中国人越是经常把自己的制度和价值观参与国际事务的评判上来,也就是说,不管你是哪国人,一切跟中国相关的言论,都必须符合中国的政治正确。

我们回到赵喜娜的例子,如果他说在中国大陆说台湾是一个国家,那受到口诛笔伐我觉得是该的,这就是「作」,因为在中国的言论自由是由中国法律定义的,你没话说。但他在中国大陆的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这样说,这就是他的「言论自由」,除非某个地方的法律规定了不能这样说,况且他也并没有在中国大陆的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向中国人民喊这样话,那谈何而言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呢?只是你非要翻墙出去看别人怎么讲话,那你的感情也真够脆弱的。

所谓言论自由的本质是包含了言论背后的思想是自由的,思想表达的方式是自由的。言论自由的边界是在于对于言论的影响力和作用力,并且保护言论的针对者不受到实际性和可预估性的伤害。比如我大声宣布今晚我要去收复台湾,留岛不留人,在中国可能会没事,在其他地方可能会被认为是恐怖主义言论被ban掉。

我们回到你、我、小明的例子,我和小明闹拜了,我很想和小明和好,但小明认为没必要了。你私下对小明说,我支持你的决定。但这句话不小心被我听到了,虽然你我关系还不错,你需要对我道歉吗?我如果强迫你跟我道歉并跟小明断交,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病?同样的道理,放在日常生活中我相信情商和智商正常的人都能理解,为什么放在国际关系中就变得跟一个三岁小孩和流氓无赖一样强词夺理。这在认知心理学中被称之为「身份错位」和「愿望思维」,错误的把自己和别人定位成某一种角色,比如侮辱者和被辱者,宗主国和未收复地区。而且希望别人要跟自己一样的想法,对不同的观点采取回避、不愿承认的态度,又或者利用自身的优势进行威逼利诱。

哥伦比亚政治学博士林垚老师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论过「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的关系,我觉得非常有系统性和启发性。文中说道,政治正确不过只是一种话语体系或者思维陷阱,却经常被政治人物或者党派当成一种打压对手的工具,久而久之便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套道德标准被滥用。而「政治正确」往往左右了「言论自由」的方向和自由,甚至破坏了言论自由。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中国还是美国,都被各自所谓的「政治正确」产生严重内耗和族群撕裂。我们在谈论政治正确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价值本身的正确与否。比如种族歧视是不对,但这是属于一种道德瑕疵,但为了避免种族歧视而所做的一切行为本身很多就是非常荒唐的事情,比如美国的BLM运动、拆除伟人雕像等,这个本质上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而中国的「政治正确」除了是道德标准之外,往往还是话语体系(霸权)的体现,比如只有某某谁才是代表谁的先进力量,自古以来某个地方就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种历史唯物主义的叙事方式本生就是没有任何逻辑性和辩证性可言,跟宗教的原教旨主义也没有本质的区别,想想中世纪的欧洲对异教徒的鄙视和迫害,再想想现在网络红卫兵们逼迫他人道歉,当中国人得意忘形地依据「恰饭原理」「真香定律」导致的艺人「被迫营业」的繁荣背后,体现的就是赤裸裸的道德绑架和市场霸权。

台湾师范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范世平说,清朝末年国家不振,自卑感油然而生。现在,中国发展了,心态从自卑调整了到自傲。而道歉意味着俯首称臣。过去,是历史上的中国向西方列强道歉,现在则是中国要求西方道歉,有一种征服强者的快感,这是一种心理层面的诉求。此外,中国人民无法要求自己的政府出面为错误道歉,于是只好寻求找别国道歉之路,来补偿自己的某种心理缺失和对内的不满情绪。

我们回到本案的例子,肯定有人会说莫文蔚和赵喜娜都道歉了,你还在为他们洗地有意义吗?我想说的是,有时候道歉和认错并不是对方真的觉得你很对,只是一种make sense的体现,因为恰饭的人不只他一个,更多的人是无辜的。还是库克的那句话,我们可以尊重你的感受而让步,但并不代表我认同你的价值观是绝对正确的。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吧。如果你觉得这个视频对你还有帮助的话,麻烦帮忙订阅点赞转发支持一下,我是玛力,我们下次见,88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林三土: “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 | C讲坛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