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力再說MariosBB
瑪力再說MariosBB

社會心理學愛好者 美麗新世界1984號 手撕吾毛工作室 Youtube頻道:https://bit.ly/3oM9dLW 電報群:https://t.me/mariosBB 推特:https://twitter.com/MariosBB1

不愛國的社團不是好黑社會|從唐山事件看黑社會為什麼無法剷除?|天安社|瑪力再說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这是一个提倡思辨和手撕五毛的小频道,每一期我们讲结合一个政治经济案例,来探讨下他背后的原因和不同的思考维度。

近期唐山打人事件引发社会高度关注,而疑似黑社会背景的嫌疑人身份也慢慢浮出了水面,据境外媒体报道,三名嫌疑人均为「天安社」成员。而这个「天安社」正是前几年闹沸沸扬扬的,被称为中国第一网红社团「天安兄弟商会」。然而已经被官方定调为黑社会的天安社,早在2017年北京警方就宣称已经将其一网打尽。但2018年,又一名疑似天安社成员,拿刀手滑行凶未果,反被砍死的「昆山龙哥事件」又成为当年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这次唐山事件之后,天安社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那这个社团到底是何方神社,为什么江湖中一直有哥的传说呢?今天我们就给黑社会洗洗地。

说起天安社,开始我们提到曾经是中国第一网红社团。为什么是网红社团呢?还要从这一张著名的照片说起。想必很多人对这张照片都印象深刻,油腻的身材、标配的纹身和霸气的眼神。这张拍摄于2016年的「张家口会议」照片,据社团发言人介绍,这仅仅是一群有着正能量、热爱纹身和喜欢cosplay的壮年企业家的普通朋友聚会,并没有什么炫耀的意思。但由于这个聚会和之前的一场聚会在快手上高调直播,瞬间吸粉几百万,成为中国第一赛博黑帮。不知道是不是这种高调的「拥抱每一种生活」的生活方式才让警方不得不重点照顾,导致全网炸号和团灭。

在我查找资料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天安社自己拍的一部纪录片,详细记录了这次会议的主要盛况。其中社团发起人之一的,才华横溢的纹身师「天安永义」一番话深深打动了我。他说,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黑社会,我们不过是一群来自全国各地,默默在自己的小生意领域打拼的男人,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所以就自发组建了这样一个团体互帮互助。我们除了互助之外,在业余时间还组织去慰问弱势团体,给他们送米送油。最关键的是,我们爱党爱国,不忘初心,如果国家需要我们出征,我们责无旁贷。

永义兄的这番话,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到了43年前。1979年1月28日,邓小平访问美国,是新中国和美国恢复外交关系后的中国领导人首次访美活动。所以中国对邓小平访美安全问题非常重视,因为当时美国也刚刚和台湾结束外交关系不久。虽然名义上美国要负责访问团的安全,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中国相关部门跟台湾第一社团的「竹联帮」负责人取得了联系,一是要搞清楚当地黑社会团体有没有受雇伤害邓小平,最重要是希望对方协助,确保领导人安全。非常意外的是,竹联帮以这次事件属中国人的大事而一口答应下来。在邓小平的访问九天时间里,足迹遍及华盛顿、亚特兰大、休斯敦及西雅图等多个大城市,出席的活动多达八十多场,如此密集的行程,据说竹联帮动员了八百人沿途保护,邓小平的这次访美活动也大获成功。至于这次任务双方是如何达成一致的,以及采取了哪些手段,我们都不得而知。但这个应该是两岸爱国人士不分「青红皂白」的一次经典的合作,非常的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我想这也应该是在海外竹联帮等黑社会团体和统促会之间复杂关系的开始。

这次竹联帮的鼎力支持让邓小平印象深刻,而负责这次邓小平访美的安保官员叫陶驷驹,他也对这次美国华人黑帮的支持赞赏有加,称他们有爱国情操,信守承诺。陶驷驹后来一路升任中国公安部部长,在90年代已经是公安部长的陶驷驹在香港曾多次表示,「有些人和有些团体看上去是黑社会,其实我看他们也很爱国嘛」,这些社团也「有办好事的」。陶驷驹解释道:「只要是爱国的人士,只要是关心香港繁荣稳定的人士,就要团结起来」。陶驷驹这番言论,也被视为北京向香港黑帮统战和招安的信号,要他们确保1997年香港的顺利回归。

前香港新华社常务秘书长黄文放,在97年5月的一个公开论坛上透露,北京早在1984年签署中英联合声明之前,就已经和香港三合会达成「协定」,协议规定在1997年回归前三合会不得扰乱香港繁荣及稳定;黄文放当时更透露,只要三合会对香港的繁荣稳定不构成威胁,国内官员会容许他们继续「赚钱」。这一点从邓小平1984 年会见香港商会代表时发言也可以得到印证,他说,不管是不是黑社会性质的团体,只要支持国家利益,中共都可以跟他们合作。可见邓公的白猫黑猫理论并不是空血来风。也许正是邓公的这种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胸怀,让无数社团大佬心生崇拜。香港三大黑帮之一「14K」教父级人物,绰号「胡须勇」的潘志勇在生命最后时刻回忆道,自己这一生最崇拜的人正是邓公是也。

说到港澳的黑社会团体的历史,本身就是一个和当权者水乳交融的神奇故事,早在50-60年代,港澳的各种民间运动都跟黑社会有着密切的关系,只是代表了各自背后的不同金主爸爸而已,这里不再赘述,大家可以自行在网上去查证。值得一提的是,在港英政府时代,就诞生了5亿探长吕乐的传奇,后来也被拍成了著名的雷洛探长的故事,这个电影的制片人正是香港电影届和黑帮的传奇人物向华强。在廉政公署成立之后,这种警黑勾结的现象得到大幅改善。特别是在香港警局成立有组织犯罪和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记)之后,让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香港黑社会感受到压力倍增。

但97之前的北京的信号似乎让大佬们看到了回归的红利,97 之后,社团们采取了越来越激进的行动去支持中国的利益。批评北京的记者和活动人士便会成为黑帮成员的攻击目标,比如 2014 年 2 月对《明报》的编辑刘进图的野蛮的砍刀袭击。但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2019年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无差别的袭击路人和列车乘客的事件,而警察对此无动于衷。根据知情者透露,他们中间有大部分人都为和胜、14K等黑社会团体成员,参与人数超过800人,甚至还有人激动失控到大叫「爱党爱国」。也许是受香港黑帮影视作品的影响,中国民间特别是小镇青年成长的一代,似乎对黑社会有一种复杂又略带敬意的崇拜感。元朗事件被国内媒体包装成当地土著的爱国事件之后,中国网络上对于这种老炮教育废青的形式显得非常解气,大呼过瘾,甚至还有人在知乎上大写特写香港黑帮的编年史,以回味浪子回头,精忠报国的这种成熟男人的魅力。

大家应该还记得,2020年初关于巴西黑帮谴责政府不作为,强制武装封城「保护」民众安全的故事在中国各大媒体大肆宣传,让爱国青年们再次感受到,黑社会一旦认真做起事来的这种侠骨柔肠。似乎给民众传递了一种信号,民主政府治理不好国家还不如黑社会来的简单有效。2年多过去了,现在回想起这个新闻,真的颇有后现代主义的讽刺意味。

且不说97后香港黑社会的这些大佬们,纷纷转型为爱国商人,给中国经济做的贡献。中国本土被官方承认最后一个大佬,汉龙集团的老板刘汉,也曾经是常年的四川政协委员和常委。要不是他和周永康关系落马,估计早就上感动中国了吧。非常讽刺的是,刘汉投资兴建的希望小学由于建筑质量过硬,在08年汶川地震中间接挽救了无数祖国的花朵,而被民间传为佳话,而调查其他豆腐渣工程的记者和NGO们却被一个个禁声,又或者送进监狱。

香港著名反派演员,曾经14K的大佬陈惠敏曾经说过,中国怎么可能容忍黑社会呢,现在的帮会都是爱国团体,要听从国家安排的。这番话仔细回想起来,真的不无道理啊。

我们回到天安社的事件,至于社员们是否真的像他们所称的「爱党爱国,不忘初心」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新时代的黑社会来说,爱党爱国、攻坚扶贫似乎成了可以为自己洗白和逃避责任有效砝码。而天安社作为香港黑帮,或者是香港早期黑帮的cos模仿者,虽然已经在形象上已经和理论上的黑帮无限接近,甚至穿搭出来了中国特色的赛博朋克风格。但在爱国初心和能力上似乎和他们的偶像们还有不小的差距,喊喊口号和做几件好事很容易,长期为政府排忧解难才是一个成熟黑帮应该有的素质啊。你们几个人搞的破事,让国家兴师动众的调用巨大的警力来保证普通老百姓的宵夜安全,这疫情的事还没完,你知道又要浪费多少纳税人的钱吗?国家收税容易吗?你们敢试试吗?如果昆山龙哥,东北金链哥,唐山烧烤哥这些人到14K、竹联帮这些全球华人连锁的帮会考察学习的话,估计第一堂课反手就是几个大嘴巴子,你TM谈爱国,你配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