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力再說MariosBB
瑪力再說MariosBB

社會心理學愛好者 美麗新世界1984號 手撕吾毛工作室 Youtube頻道:https://bit.ly/3oM9dLW 電報群:https://t.me/mariosBB 推特:https://twitter.com/MariosBB1

从灾难美学看正能量是如何耗尽你的一生的|玛力再说

想必很多人都听过罗曼罗兰的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这句话也被众多自诩有点文化的博主作为经典名言而频繁引用,长期霸占励志和鸡汤文之首,如果只能干下一碗汤的话,这就是鸡汤中的乌骨鸡,如果生活就像巧克力,它就是那根粘 牙齿的士力架。这里我们当然不是要批判罗兰的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而是要揭露一个事实,99%的人都误解了这句话真正的含义,至于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是什么,我们留到最后揭晓。而正是这种误解和自以为是的乐观,才让当今的中国成为世界的笑柄,无数的人存活在一个巨大的假象之中。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这是一个提倡思辨和手撕五毛的小频道,每一期我们将结合一个政治经济的案例,来探讨下他背后的原因和不同的思考维度。

细心的观众应该能明显的感觉出来我最近更新的频率很慢,几乎处于半断更的状态了。没什么特别的原因,除了有点小忙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最近很丧,因为很丧,所以变的有些懒。最近的两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相信很多人都经历了这些事情的全部或者一部分,每一件事情都荒唐的离谱,离谱的令人发指,甚至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没错,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我泱泱大国带给每个人操蛋的生活,正当你觉得生活就是会呼吸的痛的时候,总有人跳出来说,你这算什么,比你辛苦的人多了去了,别人都在微笑以对,你还在自怨自艾算什么。

前段时间二叔的故事刷屏,可谓是罗曼罗兰式英雄主义在中国最典型的体现。二叔在遭遇了生活种种不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并治好了up主的精神疾病。虽然这个故事后来翻车并不了了之,最关键的是在翻车前能引起如此大的社会共鸣,足以提现了中国人已经把这种叙事逻辑深深植入到了自己的基因里,自己的条件反射里。不管是二叔还是二姨,只要出现这种叙事,大部分人像瘾君子打了一针一样,鼻孔一酸,立马亢奋起来。这种现象,有个专业的称呼叫——「灾难美学」或者叫「伤痕美学」,而这种美学往往伴随着宏大的历史背景和事件,让人欲罢不能和屡试不爽。我之前曾经专门讲过一期关于法西斯美学的节目,从宏伟的建筑风格到整齐划一的集体操,都体现了独裁政权下面的普通民众要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只能从共同目标中不断赋予自己使命感和生活的意义。本质上灾难美学也是法西斯美学的一种,也是暴力美学的一种表现。

而仅仅是个体的苦难并不能体现灾难美学终极奥义,于是中国无数「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的人们便变成一种精神图腾,他们是背着背篓去灭火的摩托党、顶着40多度高温外卖小哥、跳舞的大白、写字楼里忍受着没有空调还坚持996的上班族,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最美逆行者。不知道谁取的这个沙雕的名字,而正是这些逆行者的出现,让中国人本来就扭曲的价值观,被直接焊死在人类历史的荒唐柱上,成为永恒的雕塑。

而这种集体逆行文化,正是灾难美学的主要桥段。熟悉交规的人都知道,既然是逆行,那肯定是违背了正常的交通秩序,必然会导致交通事故和更大的灾难。假设一个救护车为了抢救一个病人,虽然逆行是最短的路径,请问他可以这样开车吗?病人生还的概率会变得更大吗?如此反科学和常识的道理,居然被活生生的包装成一种最优解,还要大肆宣扬,关键是现在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只要是在大灾面前,逆行就是值得尊重的,逆行就是感动的,你不转发一个就感觉别人都白逆行了(虽然实际上大部分的逆行都是无用功)。前几天重庆山火,一个摩托小哥背了一箩筐柴油奔赴火海,被朋友圈大量转载和感动,先不说你技术多牛逼,你背着柴油进入熊熊烈焰的山里,是去当人肉炸弹还是给无人机加油?记得小时候课本有一个关于灭火少年赖宁的故事,先不说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光是逻辑就很感人,一个10几岁的孩子,没有专业技能,非要几次进入山区灭火,最后被活活烧死。据说后来课本悄悄取消了这个故事,多少年过去了,一群山地摩托车爱好者用背篓灭火的故事再次像赖宁同学致敬,不仅感动了重庆人,还要让全国人民看摩托车实景钻火圈表演。我毫不怀疑这些年轻人的热情和初衷,但在灾难美学的烘托下,人便丧失了基本的逻辑分析能力和求生欲望,变成了被道德和肾上腺素绑架的行为艺术。

从08年汶川地震开始,中国人多年风调雨顺、丰衣足食的生活被这突如其来的精神内耗打破。众志成城、万众一心掩盖了政府的无能低下和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体会到灾难美学带给自己的成就感。本应该深刻反思、为受难者讨回公道和帮助幸存者走出困境等理所当然的事情,变成了政府和民间团体的形象能力展示。通过宣传工具的报道,将受难民众的愤怒和悲伤,转化成感恩,再化悲痛为政治力量,成功进行了政治美容术。在大灾大难面前,中国人毫不掩饰对「受难者」这种高度抽象的群体的悲悯与同情,这一点在后面无数的灾难里面前显得尤为明显。灾难来临时,在网络上配上煽情的音乐,疯狂的转发,给灾区、疫区的人民打气,烂大街的喊出我们都是某某人的口号。中国史专家****唐小兵在2010年就分析到,****所有人面对苦痛以及在苦痛中升华的人性与道德,会很容易感动,然后,看着自己因为感动和同情流下的泪水,又再一次被自己的感动,继而形成一种奇怪的道德美学。米兰昆德拉将这种道德迷思称之为「媚俗」。

但对于具体的某个人的苦难,却缺乏一种坚韧、持久的同情,更不用说救赎与援助,因苦难而燃烧的道德激情,在柴米油盐一地鸡毛的日常生活的磨蚀之下,迅速地褪色、弱化,甚至快速的遗忘。比如虽然一边喊着某某加油,但对于从疫区过来的人显得格外紧张和歧视,拒绝风险地区的人住酒店,城市之间互设路障,互相甩锅等现象层出不穷。即所谓****,****普通人对与受灾民众的感情,仅仅是「抽象的同情,具体的冷漠」。在中国人的生活里,一次次的灾难所唤起的觉悟、自我的省思、援助灾民等道德冲动,又会迅速地被消费主义和大国崛起的滚滚洪流湮没、遗忘。这就导致每次灾难的发生,都好像第一次感受如此巨大的苦难,都是多难兴邦,每次积累的道德和努力,周而复始清零重来。

在进入天灾+人祸频发的时代以来,光靠「灾难美学」是无法在精神上建立强大的凝聚力和认知习惯。于是,我们开始提到过「道德美学」又出现了,我们不仅要为别人感动,还要随时感动自己,感动中国,需要在认知底层建立一套国际通用的逻辑。我曾经多次提到,日本文化对与近现代中国文化、语言上深远的影响。这次,日本再次扮演了新文化运动的角色,只不过,这次的日本文化,是个彻头彻尾的「伪科学」。

2001年,日本一个民科学者江本胜在他的一本叫《水知道答案》玄学书中,认为水能根据外界的信息来辨别美丑善恶,从而影响水分子结晶。于是发明了「正能量」和「负能量」的概念。显然从物理学来说,能量又不是矢量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怎么可能有正负呢?而正是这种唯心主义和神棍逻辑在当年的中文圈居然掀起了一阵旋风。但「正能量」这个词被中国人熟知则源自于另一个神棍——山木教育集团前总裁宋山木,这个长相猥琐的大胡子通过刷春晚让自己一举成名,2010年他性侵女员工事件引发社会关注,宋山木的性侵前会对女员工说,「你现在充满了负能量,我要帮你处理一下」。于是充满负能量,注入正能量成为网络热词,后来被官方大力宣传,逐渐成为包装所谓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流行语。

「正能量」这个词从诞生之日起,本身就充满了「负能量」。首先它否认了世界运行的规律,我们借用一句老话「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水流作为船的前行能量,它本身没有好坏之分,你利用得当就是正能量,利用不当就是负能量,何况很多时候人是胜不了天的,遇上极端天气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所谓正负能量、正义与邪恶,本应该是人们需要努力去认知,并接受的事情。一味的宣传正能量,无疑就是对所谓负能量的打压和零容忍,如果把这里的能量比做人的情绪来说,难道负面情绪的人就不值得被尊重,被理解吗?正是这种口号式的真善美运动,彻底的将人的本能标签化和媚俗化,所有人都急于彰显对与道德美学的崇拜和认可。于是从官方到民间,批量生产的正能量充斥着新闻、短视频,成为和爱国一样的流量密码。每当正能量生产者刚刚收割完一波,屏幕面前的韭菜们就迅速像嗷嗷待哺的小动物一样,急不可耐的请求到,我还要,我还要。这场景,像极了瘾君子毒瘾犯了之后向贩毒者跪地求恩赐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对于这种精神毒药,带着强烈自我价值的满足感和道德优越感,生怕被别人抢占了道德制高点。所以,这种以正能量为依托的道德美学,我更愿意叫它「道德鸦片」。

前段时间川渝大旱缺电,鸡汤文《四川的每一度电 都来之不易》将灾难美学、道德美学、强行注入正能量发挥到了极致。把四川这样的一个地理经济体,硬生生塑造成一个任劳任怨的小二黑形象,一会又是为了大哥输血,一会又是到处借钱过日子,反正就是命苦。将政绩工程、计划经济、环境恶化的人祸包装成人定胜天的灾难大片。最可笑和可悲的是,强制工业和商业限电的「让电于民」,这种智商和道德已经到地板下限的策略,居然被渲染成政府和企业的大爱无疆。这么热的天,本来大家蹭蹭公司空调、商场空调还能促进下消费和生产,你让大家强制回家,家里没空调的怎么办?不能远程办公的怎么办?中小企业老板的订单怎么办?但对于已经习惯道德鸦片的中国人来说,一边忍受着苛政带来的不便,一边又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甚至觉得我被限电我光荣,我为祖国添砖加瓦,纷纷转发和点赞。这种荒唐至极的人类集体媚俗的愚昧行为,真的是前无古人,来者不拒了。

我们回到罗曼罗兰的这句经典名言,这句话本来出自他的传记三部曲之一的《米开朗基罗传》的序言。在这句话的前面,还有几句振聋发聩的警句却很少被人提起。他说:「我绝不会造成不可几及的英雄范型,我恨那懦怯的理想主义,它只教人不去注视人生的苦难和心灵的弱点,我们当和太容易被梦想与甘言所欺骗的民众说:英雄的谎言只是懦怯的表现。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便是注视世界的真面目......并且爱世界。」傅雷先生的这段翻译,虽然现在读起来有点文邹邹和不那么大白话。但却表达了罗兰真正的用意,他并不是鼓励人们像二叔般的受尽社会毒打后还用自立自强来回报这个社会;也不是像重庆摩托车少年一样,明知山有火偏向火山行;更不是像被限电的川渝人民一样,明明自己像热锅上的蚂蚁了,还要装出一副我能坚持,人定胜天的假象。

我想罗兰真正想告诉我们的是,世界没有那么多的英雄,也没有那么多理所当然应该追求的正能量,如果我们不正视痛苦和懦弱,那又算什么英雄呢?如同米开朗基罗的《胜利者》的白石雕像,当一个线条俊美的男青年豪不费力的把一个老人压在脚下征服的同时,自己却迷茫了,因为他自己被自己的征服感所征服了,反而变得不知所措。

好了,今天分享就到这里吧,从现在开始,远离过剩的正能量,让自己歇斯底里一会,哭过,骂过之后重新上路。我是玛力,我们下次见,拜拜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