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0 articlesIn total 20167 words

讀《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解讀村上春樹

黑啡糖

村上春樹的小說有三個重要的主題:一、人與自由的關係。二、人與人之間的疏離。三、多重世界的並置。

93K與杜斯妥也夫司機

黑啡糖

我當時很快樂,因為我發現我有能力保護自己最心愛的人。就算不能時時刻刻守在妳身邊,我喜歡的巴士都能夠代替我將妳安全送回家。

讀《愛慾之死》— 愛即失去自我

黑啡糖

現今愛情危機並非來自選擇的增多,而是源於他者的消亡。自戀的社會過於強調積極的面向,愛情成了溫情、親密、激情的代名詞,戀人淪為供人消費的商品。

讀《還原演化論–重讀達爾文《物種起源》》 — 重新發現演化論

黑啡糖

正如楊照所講,經典就是我們談論得最多,但是讀得最少的書。過往別人提起「演化論」、講起「物競天擇」,我卻誤以為是「弱肉強食」。

[小小說]出奇蛋

黑啡糖

「我希望每當綠難過時,她會想起那個下午。」

懲教署平權「髮」案或違人權法

黑啡糖

梁國雄司法覆核勝訴/圖片:立場新聞「長毛」梁國雄司法覆核勝訴,終審法院一致裁定懲教署要求男性囚犯將頭髮盡量剪短的規定屬於性別歧視,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正當大家以為懲教署會藉機檢討有關政策,改為容許男性囚犯蓄長髮之際,昨晚(12月1日)竟然傳出消息指,懲教署開始檢查女子囚犯的頭髮長度,研究要求男女囚犯一律剪短頭髮。

讀梁國雄訴懲教署署長案:香港校規要求男學生剪短頭髮或屬「性別歧視」

黑啡糖

「長毛」梁國雄2014年入獄時被要求剪短長髮,他就懲教署的規定提出司法覆核,5名終審法院法官日前(2020年11月27日)一致裁定「長毛」勝訴(梁國雄訴懲教署署長 [2020] HKCFA 37),指署方規定男性囚犯頭髮必須「盡量剪短」的常規令構成直接性別歧視,違反《性別歧視條例》。

讀《政治的道德-從自由主義的觀點看》— 民主何以優於獨裁

黑啡糖

我們應該談論政治 從二零一四年佔中運動以來,香港社會經常出現「去政治化」、「不要將政治帶入校園」的聲音,反對將生活和政治牽上關係,有官員甚至批評立法會傾向政治化。然而,我們的生活真的可能完全迴避政治嗎?生活無一寸不是政治,從食肆堂食安排、限聚令人數、綜援金額,到醫療資源分配、文憑試試題,生活大小事都無可避免地牽扯政治。

讀《地下鐵事件II — 約束的場所》—我也許差點成為恐怖分子

黑啡糖

東京沙林毒氣事件1995年3月20日早晨,五個戴著假髮、貼上假鬍子的奧姆真理教教徒登上東京地下鐵,以雨傘尖端刺破盛有沙林毒氣的塑膠袋,最終釀成13人死亡、超過6000人受傷。恐怖襲擊事件震驚整個日本社會。東京沙林毒氣事件/網絡圖片高學歷的殺人犯談起恐怖襲擊,許多人會將施襲者標籤為「凶殘」、「暴戾」、「反社會人格」。

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我們的媚俗時代

黑啡糖

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想起一次義教的經歷。大學一年級寒假在貴州山區一間小學待了四天,負責教小二至小五的學生。義教最後一天,離別的時候有個陌生臉孔的小六女生走過來跟我說:「哥哥,我想好好看清你的臉,把它刻在我的腦海裏,那我就不會忘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