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雪Sunny
五月雪Sunny

誰說,五月無雪? 各位好,往後我將在此發表一些如小說、散文、新詩一類的文字創作,請多指教。 如果喜歡我的作品,可以去Instagram關注m.a.s.k.er,我會在那裡發表和這裡不同的作品,也有其他人的創作,希望大家能支持。

《請倒數》第一章 理所當然的序章

第一節 自說自話

   仔細想想,還真是無聊的不行。

   會這麼覺得也沒辦法吧,我只不過是想好好的過上輕鬆日子而已。

   啊啊,這麼說的話,那就是不只無聊,還很麻煩吧?

   「無聊。」

   嗯?

   雖然只是不由自主地發出聲音而已,但這可真是…

   真是想不到啊。

   我居然,還有辦法說話呢。

   「呵呵…」想到這裡,我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我看了眼早已停擺的手錶,認真地看了看上頭標示的時間。

   7:44

   「時間正好!」我瘋癲的跳了起來,既然還能說話,我想在這特別的時刻多說一點。

   但該說些什麼好呢?一面這麼想著,我突然失落了起來。

   明明是難得的機會啊,可惡!

   啊啊,別鬧了。

   實在是太不爽了,我拿起了還剩下四、五粒快樂的罐子,在一股腦地把所有的快樂倒進嘴裡後,我不耐煩的嚼著有點硬的快了,我還記得這東西很苦,不過現在沒差了。

   我不耐煩的用劣質的烈酒服下快樂,強烈的刺激使我倒在了地上。

   我放聲大笑,用著連自己也難以想像的音調和音量。

   好想說話啊…

   跟誰都行,我說真的。

   「要是我不知道就好了…」

   在喃喃自語後,我腦海裡不經意的閃過了過去破碎且片段的記憶。

   「呵呵…」

   有了。

   在一陣翻箱倒櫃後,我找到了過去的碎片。

   我熟練地架設所有設備,除了燈以外,我想我的眼睛大概是撐不住。

   我不是很熟練地坐在了不屬於我的黑色電競椅上,不過意外的是,我講出的話語十分的流利順暢,甚至比過去還要好。

   啊啊,原來說話這麼的愉快啊。

   真希望能有人聽到啊。

   我在鏡頭前脫去了布料早已劣化的襯衣,露出了上頭的印記。

   我放聲大笑,嘲笑著無聊的自己。

   在此時,快樂的藥效上頭了。

   我失去了意識。


   黑暗的房間裡,型號老舊的電腦自顧自的作業著。

   叮咚

   在輕快的提示音後,電腦銀幕以黑底紅字顯示出了一句話。

   影片以上傳。

   在這之後,老舊的電腦開始膨脹,以一種由內而外的擴張方式變得腫脹,表面甚至出現了如青筋一般的凸起處,規律的鼓動就彷彿有生命一般的跳動著。

   「呵呵…」看到這行字,少年情不自禁的笑出了聲。

   「一定…要來看喔。」


   在一個平凡不過的深夜,日期很曖昧的是剛跨越星期二的星期三。

   至於日期…反正那東西也不太重要。

   我看了看牆上貼著的字條,上頭用著我自己的字跡寫著數字。

   98

   看到那數字,我情不自禁的嘆了口氣。

   真是奇怪,明明很緊張,但我卻完全沒有實感。

   想到這裡,我手上的筆不自覺的停了下來。

   也就在這時,清脆的訊息提示音響起。

   理所當然的,我瞄了眼手機,雖然沒有很大的興趣,不過也比一直盯著的參考書有趣多了。

   不過大概又是那群庸俗朋友半夜既不睡覺又不讀書的朋友的無病呻吟吧,真是無聊透底。

   嗯?

   看著令人意外的通知,我不經愣住了。

   那個通知並不是來自任何一個我手機裡的應用程式。

   應該說,除了內文以外,那個跳出的訊息只是一片黑底,用著紅色且抖動的字體寫著短短的一句話。

   你有一部推薦影片

   影片?推薦影片?腦袋裡的疑問實在太多了,我不經停頓了下來。

   然而很快的,我就會對這件事感到後悔。

   因為下一秒,海量的通知就把那則訊息給推了下去。

   陳研菲:吶吶,你們有看到嗎!!!!!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附件

   月兒:有啊,你們也有收到訊息嗎?

   李易然:我也有收到,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陳研菲:是很不得了的東西喔,去看看就知道了。

   Jerry Wu:的確很不得了,我也看了。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李易然:可是,怎麼可能同時傳給所有人

   李易然:這不合理啊。

   月兒:無所謂吧。

   陳研菲:說的對!!

   Jerry Wu:總之不看是不會知道的。

   陳研菲:@林默祥 你還醒著嗎?這東西不看會後悔的!!!

   您已被 陳研菲 標註@

   陳研菲:真的很不得了喔!!

   李易然:先講一下裡面有什麼吧

   李易然:我好作心理準備。

   Jerry Wu:你還真是膽小欸。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月兒 傳送了一個貼圖

   李易然:這叫僅剩,僅剩,懂嗎?

   Jerry Wu:謹慎的話就不會打錯字了吧?

   李易然:你少囉嗦啦

   李易然 傳送了一個貼圖

   月兒:好啦別鬧了

   月兒:還是解釋給他聽吧。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陳研菲:總而言之呢

   陳研菲:我好像不太會解釋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月兒:傻眼欸。

   月兒 傳送了一個貼圖

   李易然 傳送了一個貼圖

   Jerry Wu:也對啦,本來就不能指望這個笨蛋。

   月兒:嗯嗯

   陳研菲:你們這樣很失禮耶!!!

   李易然 將 陳研菲 的暱稱設定為 笨蛋

   笨蛋:喂!

   笨蛋 傳送了一個貼圖

   Jerry Wu:現在就先把這個笨蛋放一邊

   Jerry Wu:就由我這個天才勉為其難的解釋給我們親愛的李先生聽吧。

   看到這裡,我難以自拔地盯著銀幕上的訊息串,感覺就差一步了,就差一步就能撫平我那漫出的好奇心。

   「快啊…」我不自覺的喊出了聲。

   Jerry Wu:總之

   Jerry Wu:似乎是能讓人實現願望的儀式教學

   我愣住了,徹底的。

   一來對於這種幼稚的想像感到可笑,但是…

   卻又在奇怪的地方感到了一絲難以忽視的真實感。

   李易然:欸?就這樣?

   李易然:可信嗎?

   我懷抱著相似的疑惑緊盯著手機銀幕,原先只是隨意放在桌上的手機早已被我拿起,難以遏止的好其心驅使著我,我感覺自己的臉上正冒著汗水,厚重的鏡框正緩緩的滑下,我趕緊推了推眼鏡。

   月兒:我覺得可信。

   對了,陳研菲跟吳宗翰就算了,但蕭孟月平常可是個理智的人,我沒辦法想像那個帶著比我還厚的眼鏡、留著規矩短髮、面色嚴肅的書呆子會輕易地相信這種沒來由的傳說,她平常可是負責拉住陳研菲的那個人啊。

   疑惑解除了,但奇怪的是依舊有種沒來由地違和感在我的腦袋裡不停地打轉著,但我卻說不上來。

   我扶了扶眼鏡,吞了口口水後繼續的仔細看著訊息串。

   李易然:怎麼說?

   李易然:你不是都不信這些的嗎?

   不知不覺間,我的背部以一種奇怪的方式隆起,難以背意旨的求知慾早已將我僅剩的理智覆蓋,我所能做的只不過就只有看而已,我只不過是想要一探究竟而已,這種程度的要求都不能滿足我嗎?快啊!

   沒必要搞那麼多愚蠢的鋪陳或伏筆,我要的就只有正解,這個要求不過份吧,拖拖拉拉的煩死了。

   但此時的我並不知道,絕佳的巧合即將發生在下一刻,意外與剛好的程度就像是戲劇中被安排好的橋段,在情緒累積到極點的高潮時段,隨著導演的指令同時進行的情節轉折點。

   只見就在手機傳來訊息提示音的傳來的那一刻的同時,清脆的敲門聲與溫柔帶著嘮叨的嗓音以更大的音量襲來,幾乎…不,我是真的被嚇了一跳,就算是我,在極度專注時突然被打斷的話也是會受到不小的驚嚇,這畢竟是人之常情,我也沒有辦法。

   「默祥,我看你還沒關燈,你還醒著對吧?」

   該死…我不經這麼想著。

   是老媽…她這個時間怎麼可能還醒著,她不是應該早就在床上打呼了嗎,怎麼偏偏在今天…

   「我進去囉。」

   糟糕了…!

   清脆的碎裂聲響起,而碎裂的並不只有那裝著切片蘋果的盤子,一同粉碎的還有我本該美好的夜晚。

   啊啊,煩死了。

   怎麼偏偏在今晚啊。

   算了,還是先做好準備吧。

   我用著最快的速度,關上了我手機的鈴聲。

   接著我被那女人用力的搧了一個耳光,說實在的真的很痛,刺痛的灼熱感會在一瞬間蔓延到整張臉,彷彿所有的神經都被波及的大轟炸,雖然我已經差不多習慣了,但造成的衝擊依舊是逼出了幾滴眼淚。

   啊啊,真是麻煩。

   對於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我只感到一陣發自內心的不屑。

   「我還想說你這麼晚沒睡是在讀書,結果呢?你給我在這玩手機!」

   啊,麻煩的老女人,這次不知道又要說到什麼時候。

   「你知不知道我一天到晚有多辛苦,為的什麼?」

   啊啊,還真是老套呢,就不能來點有新意的嗎。

   就是因為大家都一直這樣,我才會覺得這麼無聊。

   「不就是為了供你吃、供你住、供你讀書!」

   果然又是這句啊。

   真是…她的詞彙量也就這種程度了。

   「你這樣子要怎麼出去跟人家競爭?你想過嗎?」

   不甘你的事吧,我的事我自己決定。

   好險啊,差一點就說出口了。

   「你說啊!」

   看來今天能早點結束了呢,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聽到收尾的語句。

   大概是因為半夜爬起來或是熬夜吧,她今天辭窮的速度特別的快,不過這樣正合我意。

   按照著一如既往的計畫,我拎起放在書桌上的講義,擺出那副極度不耐煩的嘴臉,念出與一樣的劇本相輔的一樣台詞。

   「我說過多少次了。」

   我裝作無奈地嘆了口氣,蒼白的手指輕輕地指了指上頭印著的試題和程式碼,淡淡地說到。

   「這講義的解答要用手機掃。」

   我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無奈苦笑,那笑容幾乎和我腦中演練的一般完美,但我事後想來還是差了一些真實感。

   不過算了,應付她這樣也足夠了。

   「你還讓不讓我對答案啊?」

   啊,出現了,是理虧的表情,看來這次也平安的度過了。

   看她這樣子是不敢再繼續說話了,我得趕緊把話題給收尾,不能再拖了,得在她還沒打亂我節奏前把她趕出去才行。

   得讓她…相信我才行。

   「算了,時候也不早了。」

   我做作的打了個哈欠。

   「媽妳也去睡吧。」

   見到她在我的感染下不自覺地打了哈欠,我偷偷的在心裡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

   「盤…盤子。」她稍微有些慌張地說到。

   也對啦,畢竟有一堆陶瓷脆片散落在地板上的確會讓我很困擾,那些不能再吃的蘋果也只不過是雪上加霜罷了。

   我嘆了口氣,這回真實的成份居多,畢竟要把她趕出去就代表我得自己清理那堆廢物了,這種麻煩事我向來是極為厭惡的。

   但我又有甚麼辦法呢,我有些不滿地放下了手機,拎起了擺在角落的小型掃把和畚箕,用著幾乎是發自內心的無奈語氣說到。

   「我來吧。」

   我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隨著她離開房間,我輕輕的將房門給關上,暗自咒罵著她怎麼這種時候還不會關門,到底懂不懂禮貌啊?

   我嘆出了今天最為真實且無奈的一口氣,很隨意地掃起了地上散落的蘋果和盤子的碎片,而在沒看到地上有東西後我便不耐煩的把畚箕裡的東西全到進了垃圾桶。

   在做完這一切後,我突然感覺很疲憊,沉重的眼皮幾乎就要闔上。

   反正時候也不早了,我光上了房間的大燈,緩緩地坐到了床上,拿起手機打算定個鬧鐘…

   啊,對了。這一刻,我猛然想起剛才我為何會挨上那一巴掌,我也顧不上什麼了,直接就點開了聊天軟體。

   我不耐煩地等待著視窗加載出來,焦急的啃著左手大拇指的指甲。

   快啊,快啊。

   總算…我連忙點開那有著令人作嘔名稱的群組,發狂的向上滑動著。

   但突然間,彈出的訊息又把我給拉了回來。

   真是的,就一定要標註嗎,害我又要重新滑。

   我嘆了口氣,稍微看了下那行跳出的訊息。

   陳研菲:@林默祥 你總算上線了!!!

   我不自覺地露出了無奈的苦笑,有些隨意的打字回到。

   林默祥:等會,我看一下再說。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我嘆了口氣,感覺最近好像太常嘆氣了,我得注意一下,我可不想被當成那種自我意識過剩的思春期青少年。

   我較為緩和的滑動著訊息串,總算是在我開始不耐煩之前找到了我有印象的最後一段訊息。

   在這下面,就能看到蕭孟月的說詞了。

   懷抱著複雜的情緒,我滑動了手機。

   笨蛋:安啦,連我們的月兒都這麼說了。

   Jerry Wu:你就是這樣才會被說是笨蛋的喔。

   看到這兩則無關緊要的訊息,我不經有些不耐煩的,繼續啃起了左手大拇指的指甲,我的眉頭緊皺,是個人就能知道我很焦慮。

   李易然:那些不重要啦。

   李易然:我想知道的是依據 依據。

   Jerry Wu:死腦筋耶。

   笨蛋 傳送了一個貼圖

   月兒 已收回一則訊息

   「搞什麼鬼啊…」我不經暗罵出聲。

   月兒:其實我也不太好解釋。

   月兒:但我可以很確定那是可信的。

   月兒:其他的我明天再解釋。

   李易然:你剛剛那是?

   月兒:自動輸入。

   李易然:原來。

   笨蛋:看吧,我可不是笨蛋。

   笨蛋 傳送了一個貼圖

   Jerry Wu 將 笨蛋 的暱稱設定為 陳研飛

   Jerry Wu:好好。

   陳研飛:菲打錯了!!!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Jerry Wu 將 陳研飛 的暱稱設定為 陳研菲

   Jerry Wu:就你毛多。

   月兒:總而言之那並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

   月兒:我能保證。

   月兒:而且,無論那是真是假,我們都不吃虧啊。

   違和感,發自內心的違和感令我感到背脊發涼,就彷彿在玩大家來找碴一般,我感覺有一個奇妙的細節被調換了,但我卻說不出來。

   我啃著指甲的嘴因為冷靜與懷疑而停下了,我感覺自己變的高度緊張,恐怖的違和感正一步步形塑著難以名狀的恐懼。

   卻也帶來了讓我難以自拔的刺激。

   雖然麻煩,但卻不無聊呢。

   我不自覺地笑出了聲。

   李易然:真假啊?

   李易然:確定步危險?

   陳研菲:你很盧欸。

   陳研菲:沒問題的啦。

   月兒:嗯。

   李易然:好吧。

   李易然:既然蕭孟月都這麼說了。

   李易然:我就去看看吧。

   陳研菲:我就這麼不可信嗎?==

   Jerry Wu:那你注意腳不啊,步要跌倒啊。

   李易然:囉嗦。

   陳研菲:笑死耶。

   陳研菲:@林默祥 你總算上線了!!!

   林默祥:等會,我看一下再說。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總算是到底了,我不經這麼想著。

   雖然還有搞不懂的地方,但這發展對我可謂是十分的有利,能夠不用我自己去冒險是最好的,我相信李易然會是可信任的人選,雖然他不算是特別聰明的人,有時甚至有點傻傻的,但他在這種有危險因素的事情是總是特別謹慎,我想一個連翻牆前都有做半天心理建設的人應該能判斷那所謂的儀式是否具有危險性。

   現在我所需要作的,就只有等待了。

   我總算是冷靜了下來,成功找回了內心的餘裕,從容地等待著正解自己靠向我。

   我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事後想來,那大概是個挺不錯的微笑。

   我打了個哈欠,這回我是真的累了,要是再沒回應我可能就要睡著了,我連忙在床上喬了喬位置以保持清醒。

   李易然:欸。

   終於來了嗎,一面這樣想著,我揉了揉鏡框下有些酸澀的眼睛。

   我聚精會神地盯著訊息串的底部,熱切地等待著。

   李易然:那個影片…被下架了。

   毫不誇張的說,這一刻,我的世界宛若晴天霹靂,漫溢的絕望幾乎將我淹沒,那本該被揭示的正解就這樣被葬送了。

   很快的,我對於我那一刻的猶豫,感到了強烈的後悔。

   而這後悔大概會是我一生的痛楚吧。

   陳研菲:欸〜真假?

   Jerry Wu:這麼邪門的嗎?

   我面如死灰的盯著晃動的聊天室,我本來就很常被人說我有對死魚眼,現在大概就連我自己也會這麼覺得吧。

   月兒:真可惜。

   李易然:@林默祥 你覺得呢?

   我又嘆了口氣,啊不行,得控制一下才行。

   林默祥:不知道,我剛剛才看到訊息,跟別提那什麼影片了。

   雖然這只是個謊言,不過我總感覺我說謊時比講真話更真誠呢。

   陳研菲:哇,你們兩個這樣很可惜耶。

   陳研菲 傳送了一個貼圖

   是啊。我很難得的對這傢伙講的話產生共鳴,畢竟這傢伙是笨蛋嘛,雖然有時還挺有趣的,不過這種宛若行走風暴一般的傢伙大部分的時候都很麻煩,我一般是不太喜歡陪她去弄那些有的沒的。

   不過這回她說的還真的沒錯,可惜,真的是可惜,相比麻煩,我想我可能更加的討厭這種感覺。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林默祥:剩下的事明天再說吧。

   林默祥:我累了。

   陳研菲:8888888

   李易然:到底是什麼啊…

   Jerry Wu:應該是今天吧。

   月兒:晚安。

   我設定了六點整的鬧鐘,幫手機充上電後,我拿下了眼鏡,倒臥在了床上,我成大字狀躺著,疲憊的身軀實在是難以動彈。

   但不管怎麼樣,我就是睡不著。

   我還是點進了那個簡訊,極其平靜的盯著無法撥放的影片。

   一個字一個字的讀著

   本影片因涉及敏感成分而被官方下架

   在漆黑的房間裡,我又嘆了口氣。

   真無聊。

   仔細想想,還真的是無聊的不行。


(第一節 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