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故事的怪獸

是一隻熱愛被故事餵食的怪獸。 沉迷於旅行,那種用雙腳走出來的旅行。 無法克制的反思是內建的功能。 對於慢慢的能有想像空間的東西著迷, 所以喜歡文字勝於影片,可是喜歡相片。 相較於快速的飛行,更喜歡緩慢的巴士移動。

七月七日微雨

那是我第一次離家十萬哩,第一次初嚐獨立與孤獨,第一次跟家人朋友有著時差,第一次必須每天說著不是自己的母語。

期待又緊張,像極了初入現實世界的小綿羊,也像劉姥姥入大觀園。

我們相識於一個巧合,當時一群朋友正要一起旅行。在巴士站,第一次遇上了他,他是朋友的朋友,這一次也會一起旅行,就稱他為K吧。

跟K的故事,現在想來有一點點模糊,大致上是在他一直對我生氣,我一直求原諒求和好中度過。看起來很卑微吧?我想當下得我應該也覺得自己卑微,可是卻無力跳脫出卑微。

一開始K追的很勤,那時我們都還在語言班,壓力相對沒有那麼大,他不時會出現,我們會約著一起去吃飯,他也每天會傳簡訊給我。不記得我們是怎麼進入交往的,但是記得當我們開始熟絡的時候,當時有一個較年長與他同國籍的同學,跟我的朋友說,K跟他聊天時提到在母國有女友的事。涉世未深的我,當下自然是錯愕,那時我的世界可是非黑即白呢。

後來,經過與他當面確認,他告訴我的是,他單身。而他和那位同國籍同學是以母語交談,所以我無法了解,但當下,我是相信他了。

這件事情在非常多年以後,我猛然想起,覺得事有蹊蹺。

因為我們的分手,是非常戲劇化的。

他因為找工作需要,回國一趟,回國前都還在我愛你你愛我。但在回國後一陣子,他就開始失聯,一開始是說生病,後來變成就避不連絡,最後在他要回學校前夕,跟我說有事回去再說,並且說期待之後的生活。終於盼到他回學校,好不容易見面後,他給我的第一個消息是他要分手,而且堅決。當下的我已經被他提過無數次分手,而也明白這一次會是最後一次。

當時的我,有交論文的壓力,每天逼著自己去圖書館寫,每天每天這樣才能夠寫完。而他雖已回到學校,依舊對我不理睬,因為對他來說,我們已分手。

我是不能夠理解的,那個時候。但理性上,我還是完成了我該做的事情。

我記得,一交完論文隔天,我就頭也不回地離開那個傷心地。

說是傷心地,不過對我的人生是有啟蒙意義的。

他的無情也許只是剛好對付了單純無知的我,只是那時我並不知道,那並不是愛,甚至不是愛情,或許勉強稱得上是互相取暖吧。

我的第一段異國戀,是以不堪的方式做最後的了結的。

幾年後,在一個劇烈天災後,我忍不住傳簡訊問候他,當時並不奢望回覆,可是最後手機出現了「我不喜歡你,no more contact」 的時候,我心跳加快,異常冷靜。

那一秒我才知道,我其實沒有喜歡他了。

我所留戀的只是回憶,是回憶中的他,和回憶中曾經短暫快樂的我們。

往後的日子,我依舊堅持想一個人生活,而面對異性,卻又總忍不住拿他的形象當作範本,或是一直無意識的追尋與他相似或有相同特質條件的人。

這樣浮沉的日子過了再一個兩年後,某天突然徹底醒悟。

人都是會變的,因為不得不,不是一種逼迫也不是一種必須,就是會如此而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