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的事說來話長
編輯的事說來話長

M編,在職編輯,分享與編輯有關的事與其他。 「為乾旱流淚,為涼夏可能欠收而不安踱步,即使被人說自己一無是處、沒人讚揚,也不以為意。我想成為,這樣的人。」宮澤賢治 頭貼 by lulljevic https://liker.land/morpheuschen111/civic

生生之徒然#3 圖書館,與書的交際

南投縣政府文化局圖書館

對於圖書館來說,幾乎每個學生都對其有溢美的想像。一般常認為圖書館是靜的空間,不管是物質上的座落或嚴肅的氣氛,但人們對其的浪漫寄託卻是奠基在動態的想像上。

書的流動是這種動態想像的主要機制。

我們基本上,渴望透過書這種媒介與想像的他人進行對話。我們或許是因為一些基本需求或必要才來到圖書館,卻仍下意識透過書的流動參與這件事。

皺摺的封面,書邊的缺角,某頁面的污漬,或積滿灰塵;書本透過這些外顯的傷痕,陳述了某些與人有關的社會現象。

譬如說,我們好奇某本暢銷書都是誰在借閱,就會去翻找最末頁的借閱紀錄,看看登記了誰的名字,會否有自己熟悉的字眼?在這種欲望之下,甚至妄想有沒有可能有一個人總是與自己借同一類型的書呢?

從此,儘管靜默不語,圖書館依然是嘈雜的。每本書透過各自不同的方法溝通著,譬如鮮豔的色澤,規律的書脊設計,或吵鬧的標題。更細一點來說,不必翻看出版年分,你也能看見那些形於外的歲月標記,像褪色的色澤,老派的幾何圖形,過去的用詞與流行,都在用與眾不同的方式喧鬧著:「我在這裡!」或大或小,渴望著被翻閱,離開那沉悶的書架。

看書的人也一樣,那些彼此不同,但又本質一樣的看書方式,都在進行陳述。無須言語,站在哪類架位,用什麼眼神搜尋書架,是站在架位翻閱還是坐在走道還是拎了好幾本到位子上看,在位子上又是怎麼擺放書的位子,都說明了不同的事情。


圖書館,真是個吵鬧得不得不戴上耳機的地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生生之徒然#2 當我想起他

生生之徒然#1 昏沉沉的日子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