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nokia

追尋幽黯的角落。

聖誕文字市集 | 輕鬆過聖誕

(edited)
你各位聖誕快樂啊哈哈哈

睡到中午起床,發現心裡有一股精神分裂之氣,後腦杓一股陳悶直通天靈蓋,咦咦這不就是創作的最好時機嗎我想?我看那些藝術家作家很多都馬有精神分裂的毛病,動不動就鬧自殺啦、亂搞女人啦、亂搞男人啦、亂搞老中青少幼啦、在街上亂吼亂叫啦,我猜大概也是常常有這種感觸吧,心裡悶悶的如便祕,發洩一下。

便祕很痛苦,於是我打開matters,想寫些文字釋放一些悶悶感,畢竟我之前也被馬特市大V捲氏俗女推薦過啦,也算是半個藝術家或0.15個作家啦,偶爾心中有點陳悶感也很正常嘛~我在心裡得意的科科科笑,哈哈痾痾哈哈齁齁哈。

但創作就難在這,想寫些什麼玩意兒,但也只有想寫些什麼玩意兒。沒題目,沒靈感,沒內容,想擠出點什麼東西,就像是唉唉想擠出點什麼東西,欸那到底是要擠點什麼東西啊?想了十分鐘都想不出來,各位你看,我連這麼簡單的比喻都想不出來,心灰意冷。

痛苦之下轉而看看別人在matters都發了些什麼好文:熱門首頁剛好有志工爺爺熱騰騰剛出爐的懷舊中國風歌曲一文,點進去哈哈笑開心了一下。ㄟ這樣不行,專注專注,總不能總是看別人的創作不生產吧?Motonokia 你給我注意,搞什麼東西啊,還給我躁動!耳中教育班長在向我怒吼。

心中突然靈光一閃,想到matters不是一天到晚辦社區活動嘛,這樣至少有題目了,聽說寫幾個字還可以賺錢,哪來這麼好的事,對我這個新來的實在太友善了,趕快來瞧瞧,隨便寫幾個字交差,順便幫我荷包裡少得可憐的likecoin充充值。

不看還好,一打開發現已經剩沒幾個社區活動可以參加啦,這怎麼可以!我把剩下的還在期限內的活動一個個打開,看有哪一個可以發揮我的靈感,順便賺點錢啦。一個發起人叫做捲氏俗女映入眼簾。心中一轉,咦這不就是那個我前面提過的那個捲氏俗女嗎?擇日不如撞日,就她!

社區活動名稱「聖誕文字市集」,主辦人說只要跟聖誕有點相關就好,也沒說要多相關零相關負相關高度相關。活動還貼心給新人獎,又說限制字數一千字以上,哈我前面寫那麼多字應該超過了吧?可以交卷了吧!應該?

但又隱約有印象此社區活動發起人好像在加拿大某大學念博班,而且正在當助教,馬上讓我想起大學時不好的回憶:某堂課因為翹助教課翹太多被當,白白損失三學分。

博班大助教好像更不好惹 = =,還是乖乖寫點聖誕相關文字。我可不想被當,而且還想賺點coin。

但我其實沒過過什麼聖誕節,要寫關於聖誕節的一點東西實在太困難了,我上次有印象過聖誕節好像是幼稚園的時候?這一回想就直奔三十年前。



我家兩小孩,我、我弟。一年聖誕,幼稚園老師給我一隻大紅襪子,給我弟一隻大綠襪子,或是給我一隻綠襪子,給我弟一支紅襪子,早忘了,隨便。襪子大到可以套住我們的頭,想當然是要給我們裝聖誕禮物的,但禮物也不是父母給的,是幼稚園辦聖誕舞會給的,反正私立幼稚園學費高昂,買的起。

禮物似乎是一大袋零食裝在大紅襪子裡。在書寫的當下回憶悄悄爬進腦袋,原本早該忘了都。

第一次拿到那麼多零食,我媽規定我一天只能吃一樣,好像足足吃了一個禮拜,而且一點兒也不想分給別人,外婆家那十幾個表兄弟姊妹盯著看,但我死不給。但我幼稚園時女人緣很好,有兩個大班女朋友,好像有分給她們一點。

父母皆是鄉下人。我爸老家住甘蔗田旁,他小時候專門偷火車上的甘蔗,偷偷的抽。我媽住的地方更為偏僻,全鄉至今2021年只有一個7-11,還只在高速公路服務區裡。丘陵遍佈,河谷種稻,荒涼,台灣西部竟然還有這種地方。考公務員是為數不多離開農村的路,能在那種鳥地方考上,的確很努力。我從小被父母灌輸讀書第一,恐怕也是來自於此,糾纏一生,七零八落。

又瞬間數十年過去,我考上在百貨公司附近的某高中。百貨每逢聖誕總會擺出巨大三層樓高聖誕樹,一擺從聖誕節前擺到農曆新年。年輕的我每次騎腳踏車經過,總會有點羨慕,也想過過節,找人陪,但心中又有股迂腐之氣,哼哼,不乖乖念書考好大學過什麼聖誕?那是三流學生才在過節。慘綠青春很快就過,我猜高中三年,百貨用的聖誕樹從未換新。


凌晨三點,去全家買了麻辣涼麵和四季春。


回憶不斷壓縮,腦中一陣暈眩。大學輾轉從木柵到了公館,格格不入,除了女友幾乎沒有社交,但與女友又常吵架,聖誕節有過沒過沒啥印象,如果有,那也是吃個飯就去開房,開完房回宿舍睡覺,隔天早晨醒來連昨夜有沒有開房都不知道。說實在,這樣的日子我寧願學隔壁寢室集體吸K,但又沒種。

但大學期間有一年聖誕節不知為何唯一的好友拉我去信義區新光三越閒逛,倒是忘了是否與女友剛開完房?剛好那兒在舉辦free hug,而且是正妹,害羞的問她可不可以給我一個free hug,她馬上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瞬間感受到啥是無私的愛,阿原來這世界上真有這種愛,想哭,感動直衝腦門,這些事不寫下來都忘了。

和女友相愛相殺,嚴重影響情緒,吵吵鬧鬧直到她去遠方工作也沒平息。退伍之後我在北投某pc廠工作,而她在東部任公務員,更不用一起過節了。不久之後,我工作離職,分手,加上家母在入伍前不久逝世。失重如同跌入黑洞,一堆破事融合在一起,瞬間憂鬱症爆發。

就寫到這吧。人生實在難以面對自己,直到讀了存在主義,本世紀最偉大的心靈雞湯,除了笨蛋沙特信了共產黨,共產黨可不過聖誕。

想了想,此生未覺聖誕快樂,又覺聖誕快樂,又未覺聖誕快樂,隨意的存在主義,輕鬆的聖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聖誕文字市集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