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nokia

追尋幽黯的角落。

風格寫作練習|一切徒勞

(edited)
一切徒勞

原文

中午,某快餐店內,一名女子,三十歲,身高165公分,皮膚白晢,兩頰有雀斑,身穿一件淺藍色碎花連身裙,圍著一件紅色絲巾,在售餐處買了一個漢堡套餐。

她捧著餐盤去找座位,一名青年坐在她正要坐下來的坐位,她與青年發生衝突,最後青年面色不善的站起來,走的時候撞到她的餐盤,可樂都倒了下來。

女人指著青年的背影在罵了一會兒後,便開始進餐,擠茄醬時不小心沾到絲巾,她馬上拿紙巾清潔。

下午,她與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士,在咖啡店喝咖啡,她已經換了一條藍色的絲巾,男士說這衣裙配上紅色絲巾比較好看。


Hi,

大家好,我是神。

我承認,新性感雜誌搞的這個「風格寫作」練習都是我預謀。

那日在天上看到,那雀斑女子在檯前點漢堡。

可憐,實在可憐。已看到女子接下來的遭遇。


女子本是菩薩座前一株仙草,日日沾染仙氣,竟化作人形,賜名「絳珠仙子」。

絳珠仙子在天上修行日久,算算也該下凡承受苦難,於是將其魂魄放入凡胎,打入人間,待其經四十九載風雨,便可重返天庭,於菩薩座下修行。

人間一年,天只一瞬。一疏忽,竟沒料到在絳珠三十歲這年會遭遇如此劫難。無法可想,無計可施,慌忙匆促,竟想起Matters。無意之間,不過千年,地上的小人們,竟建立如此人際網絡;無意之間,文字竟能成雜誌,一群女子開路,轟轟烈烈,風風雨雨。

望能藉眾人之力,廣為傳播此事,讓絳珠逃過一劫。

降下神通力,讓絳珠別上紅色絲巾,望各路牛鬼蛇神,看之即知,避之遠之。派我座下二郎神於途中阻饒,坐絳珠不得不坐之位,行絳珠不得不行之路,汙其衣裳,阻其危難,擋絳珠之劫。



Hi,

大家好,我神他爸。世人叫我耶和華。

看我兒子寫字那麼假掰,笑死,哈哈。明明當初把他丟在猶太人的馬槽,竟然還一嘴文謅謅中文,難道我隨手亂找的東方三博士裡有中國人?

絳珠怎樣,哪是傻兒子能控制?這女人當初不過一枝草,憑什麼偷吸我家加百列的仙氣?該將她帶回我家,作成草料,喂喂我家羊圈裡的那群傻羊,一定很補,羊毛瘋長,大賺錢,嘻嘻。

加百列搞出來的事,就讓他自己負責。下凡去吧加百列,喔對了記得穿西裝,別搞得怪模怪樣,上次我派幾個天使出去辦事,竟穿得一副希臘天使樣,差點壞事,晦氣。



Hi,

大家好,我海康威視。我是黨員,不信神。

Motonokia要我出來和大家談一談一件即將發生的男擄女之事,說我眼睛厲害,耳目遍步,還說這件事將在某年某月某日發生,迫在眉急,要我好好觀察,好好準備。

拜託,搞什麼預知阿?搞什麼神阿鬼阿仙子阿天使阿?大哥,我黨員耶,我唯物論啦,你有聽過馬克思談這些東東嗎?還是毛選一卷二卷三卷四卷五卷裡面有?

我告訴Motonokia,毛主席不談鬼神,而且毛主席年輕時天天早起洗冷水澡,做一百個俯臥撐,那麼年輕就寫了《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哪是你這種晨昏顛倒的魯蛇能比。

再說,這塊土地上發生的事怎麼可能逃離我的眼睛?在我和黨的配合之下,罪惡無所遁逃!

我是誰跟我說一遍,海‧康‧威‧視!

如果Motonokia騙我,就把他抓來吊水桶,做飛機式!黨員是你可以惹的?



舞台燈光亮起。


登登~登登~登登登了登登~
摳摳~叩叩~摳了叩叩摳摳~

呀~呀呀呀呀~(三弦琴響起,二胡響起)

各位看倌~請了~
登了登登登 登了登登登 登了登登登了登等瞪了登登登(急促)

你看那~絳珠仙子下紅塵~
你看那~命中劫數實難逃~

呼拉登登登~呼拉登登登~呼拉登登登了鄧鄧登(加快)

竟不知~二郎欲將絳珠救~
竟不知~加百列來踏上門~

呼拉登登登~呼拉登登登~呼拉登登登了鄧鄧登(更快)

性感裡找新性感,風格中失去風格。
天安門上紅太陽,照耀大地螻~蟻~亡~~
(急快板)

哎呀呀~~(行板)
竟不知~朗朗乾坤哪~走~風~沙~~


拍手,演員鞠躬。

(幕間休息)


「妳紅色絲巾呢?」幕間休息,西裝男淡淡地轉頭看向那雀斑女子。

她拿著咖啡,向那西裝男子微微一笑。

竟無話可說。

她沒想到,現在蘇州咖啡館為了求客,竟也唱起曲。

更沒想到聽首曲,竟喚回她千年記憶,真是此曲只應天上來。

中午被那冒失青年搞的情緒不定,自己一不小心弄髒絲巾。那時她還無知,只當那青年糊塗蟲。

轟,一瞬間開竅。

她看著眼前深愛的男人阿,她該如何是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大家來一起玩「風格寫作」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