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nokia

追尋幽黯的角落。

隨筆|讀遠藤周作《深河》

向河裏呼喚

遠藤周作的作品幾乎都是探討宗教與人性,這本也是。

但看得途中,總覺得好可惜好可惜,還差一點。差一點的並不是令人錯愕的彷彿未完成的結局,而是那些人性與宗教交織,應該更深沉一點,讓人更起雞皮疙瘩的一些事。

當然,所有的文學皆是為人性服務,但遠藤這本書,更像是文學為了宗教服務。我的意思不是指特定宗教,而是他心中關於一神論與泛神論、基督教與其他宗教的辯證。

身為神學院的學生,男主角在企圖變成神父的過程之中,總因為心中懷抱著對其他宗教的同情,被同僚及師長質疑。

遠藤亦寫出,信仰天主教一神論的德蕾莎修女不顧宗教上的差異,反而在印度街頭竭力幫助信仰印度教的異教徒,來反思一神論的基督宗教是否就是全無錯誤。

人,只有信仰基督教能上天堂?既然全知全能的耶穌就住在你我的心裡,那又何必特地去追尋信仰?信仰是天生?信仰如果是後天習來,追尋信仰是為了心中的篤定和踏實,那為何選擇基督?對天生信仰梵天的印度教徒,他們乞求輪迴及來世,難道對基督教徒而言這些事就那麼惹眼?

不,遠藤告訴你,不,從更高更廣的角度往下看,宗教應永遠服膺於人性。所以身為落魄天主教神父的男主角去恆河邊幫忙印度人的喪葬,為了完成印度教徒的遺願,將將死之人搬到印度教的火葬場時,並沒要求人們改信,他甚至被當地的天主教教會當成異端。所以德蕾莎修女在加爾各答幫助窮人時,並沒有因為被救助人的宗教信仰,而差別對待他們,也沒要求他人改信。

這樣一來,從更高的視角往下看,拋開你信仰的神是誰這個疑問,無論你信仰的是什麼宗教,只要人的心裡有著神存在,無論什麼神,在你活著的、身而為人的這段時間裡,心裡總有依託。

既然如此,在人性面前,一神論和泛神論的差別到底在哪裡?我想了想,差別只在死亡之後的歸屬。前者是上天堂,後者是轉世輪迴。

人啊人,你死後到底是想轉世輪迴,還是想上天堂?

人啊人,為什麼只想為死後之事選擇信仰?

人啊人,是因為活著實在太苦,所以只能在死後好好放鬆,拋離活著時的悲傷與饑餓嗎?

上了天堂,就與曾經人間之事全無關聯嗎?

走入輪迴,就能拋開上輩子的一切苦難,重新開始嗎?

人間之事,只能去那飄渺之所,在那由神口喻,而人書寫下來的黑匣子裡尋求解決之道嗎?

人間之事,反而人間無能嗎?

因為人間無能,只能乞求上蒼嗎?

太多關於人的問題,遠藤並沒有告訴我們。

當然,我一開始就說了,遠藤這本書更像是他自己宗教觀的辯證,少了些宗教與人性交織,很可惜。

這本書是他的絕筆之作。聽說在完成前,他已疾病纏身,痛苦不堪。我可以想像,在病榻上,在他的腦海裡,他企圖掙扎完成這部能融合他心中宗教觀的作品。

但很可惜阿很可惜,差一點阿遠藤。差一點人之所以為人的辯證阿。

差一點人的空虛無力,差一點人的醜陋面貌,差一點人的自私忌妒。

還差一點人焚燒時的溫度,還差一點人死前的喃喃自語,還差一點火葬完成後,燒屍人如何把骨灰推進河裡。

查了查年表,發現遠藤十一歲時就受洗。如果你上了天堂,就好好寫寫,把這本書完成,托夢帶給在人間的誰吧。

但我看你一天到晚質疑基督,簡直是個異端,是上不了天堂的。像你這種傢伙,如果投入包容一切的恆河裏,說不定已經轉世到哪裡去了,可能變成了螞蟻或一條魚吧。

那也不錯,身而為人那麼面目不堪,來世變成一粒螞蟻或是一條魚也不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