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掖山

智力活动是一种生活态度 https://mountaye.github.io/blog/

文革史笔记-1.10 | 刘少奇的最后岁月

如题

内容梗概

上一章笔记写道,第9章和第10章的断章标准,当时推测是以是否能被老百姓以公开渠道得知。现在需要更正一下,应当是以刘少奇是否亲身受到批斗为界的。刘少奇的批斗会、八届十二中全会显然是对全国公开的,但是也放在了本章。

至于内容梗概,顾名思义,确实就是刘少奇的最后岁月,包括以下内容:

  • 为刘的批斗会找借口
  • 对刘少奇的批斗会
  • 破窗效应,身体健康开始无法保全
  • 病情恶化,丧失自主生活能力
  • 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定谳
  • 被发配离开北京
  • 死亡和火化
  • 死讯被世人得知

摘抄随想

对刘少奇的批斗会:

那天,酷热难挡,刘少奇和王光美被几个彪形大汉架上批斗台,用暴力胁迫他弯腰低头,双臂后伸,即所谓的“坐喷气式飞机”,达两小时之久。斗争会上,刘少奇的答辩不仅被不停的口号声打断,刘少奇本人还要遭受语录本的不断拍打。会场上频频响着“打倒刘少奇!”的口号,呈现出一片杀气腾腾的景象,会毕,刘少奇、王光美被押到会场一角,逼迫他们向两幅画上的红卫兵鞠躬。此时的刘少奇已是鼻青脸肿,他的腿被打伤,鞋被踩掉,半穿着袜子,双腿象灌了铅似的一跛一跛地走路。当他被押回办公室时,怒气正盛,立即叫来机要秘书并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抗议道:“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你们怎样对待我个人,这无关紧要,但我要捍卫国家主席尊严。你们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们的国家。我个人也是一个公民,为付么不让我讲话?宪法保障每一个公民的人?身权利不受侵犯,破坏宪法的人是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的。”一九六七年八月七日,刘少奇还写信给毛泽东,书面提出辞去国家主席等职务,并写道:“我已失去自由”。批判邓小平的会也是在他家院内进行的。陶铸院内的批斗会火药味就浓多了。快开会时,突然一个彪形大汉闯进他家,说是要批斗会,结果二话没说就把他给押走了。他的妻子曾志正患疾病,也被人硬拖去陪斗。会场上吼着、叫着,口号声、辱骂声交融在一起。陶铸赃被推着、搡着,并不时挨着捶打。批斗会结束后,陶铸的额头上生出了一个大包,其愤怒程度难以形容。

破窗效应,身体健康开始无法保全:

他不知道,就在“揪刘火线”甚嚣尘上的九月十三日,他的孩子们被驱赶出中南海,妻子也被捕入狱了。他整日盼望着能看见被隔离开来的妻儿。他总是佝偻着身体,扶着窗台,拖着伤还未愈的右腿,一步一步往前蹭,有时蹭到孩子们的住所,有时又蹭到他认为关押着王光美的后院墙根。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片寂静。不久后的一天,在刘少奇的住处连夜筑起一堵高墙,把刘少奇去后院墙根的路堵死了,也就是说,把他心底里仅有的一点儿希望堵死了,众此,孤独的魔影终日伴随着他。
不几天,有人奉命搜查刘少奇的居室,并要他把皮带解下来。刘少奇对此表示强烈抗议,却被来人强按在地上,不由分说地抽走皮带。刘少奇气得浑身打颤,
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从此,刘少奇过去的瞀卫员被逼成了他的“看守”,并被命令对刘少奇要毫不留情。
刘少奇还被迫改变了以往夜间工作的生活习惯,加上他终于知道妻儿被逼离去,发给的安眠药量又不足,因此,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有时甚至彻夜不眠。他渐渐感到精神和体力都难以支持,以致终日神情恍惚。他那在革命战争中受过伤的手臂,因被扭打而活动更受隈制,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二个小时。他那在批斗中被打伤的双腿,几乎迈不开步了。距他住处三十米的饭厅,他走一趟常常要用五十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当他拖着沉重的双腿,艰难地迈着步子,全身晃晃悠悠难以保持平銜时,跟随他的”看守”因为早被打过招呼,谁也不敢上前扶他一把。最后,刘少奇根本不能走动了,只好由工作人员为他打饭。打饭的工作人员经常被别人骂为“保皇兵”,弄得他们也不愿意每餐为刘少奇打饭了,常常是打一次饭,吃好几顿,有时饭里还被人吐进唾沫。只剩下七颗牙,又患有胃病的刘少奇,既咀嚼不动饭菜,又经常吃变质的剩饭剰菜,故而时常腹泻,身体也因此一天天虚弱下去。他的手頻频颤抖,吃饭时饭送不进嘴里,一吃饭就弄得满脸身都是汤菜饭粒。
刘少奇生病,大夫、护士也不敢对他太客气。每看次病,都要先批斗一阵。做体检时,还要骂几声“中国的赫鲁晓夫”。个别大夫丧尽天良地用听诊器有意敲打他,有的护士打针时则乱扎乱桶,还停用了他需要长年脤用的维生素和治疗糖尿病的药物。种种折磨导致刘少奇身体状况日趋下降,甚至时而神志不清,处于呆滞状态。即便如此,当时还有人说,’“此人狡猾,不能排除有意这样做的可能,……”

病情恶化,丧失自主生活能力:

一九六八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刘少奇突然发高烧,由于没有及时恰当的治疗,转成肺炎,生命垂危。江宵等人狠毒地说:“现在快要开刘少奇的会了,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活着看到被幵除出党,给‘九大’留活靶子!”这就不得不派医护人员去抢救。
……
这一次,刘少奇的肺炎被治愈了,然而人却从此虚弱得无力起床活动。他面容憔悴,身体消痩,头发、胡子又长又賍,常常是没有人帮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上厠所大便,以至把屎尿拉在衣服上。长期卧床,造成双下肢肌肉蒌縮,枯瘦如柴,身上长满褥疮。当刘少竒处于这样一种来无自卫能力的悲惨状况时,监视他的人仍日夜守在床边,还说“为了防止他行凶或自杀,我们要进一步加强监护工作”,并用绷带将刘少奇双腿紧紧地绑在床上,不许松动。
一九六八年十月五日,刘少奇突然两次悲愤交加,失声癢哭,或许是他觉得生活对他太残皓了,太不公正了,…… 以后,由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和脑供血不足,脑软化的症状恶性发展,刘少奇失去了自主吞咽功能,只能靠鼻饲维持生命。他时而紧攥着拳头,时而张开十指乱抓,而一旦抓住什么又死死不放。在他痛苦地在空中划动双手不止不休的时候,有人把两个硬塑料瓶子放在他手中。他紧紧捏着,于是稍稍安静一些,天长日久,他竞将两个塑料瓶捏成了”葫芦”形。

另一面,歌舞升平,齐奏凯歌:

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三日至十月三十一日,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八届扩大的第十二次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毛泽东亲自主持会议,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成员都出席了会议。会议期间,毛泽东就一九六六年八月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以来“文化大革命”问题,作了讲话。会议认为,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各个时期的一系列指示都是正确的。两年来的“文化大革命”成果就在于“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下”,“深入地发动了亿万人民群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支持下,”“终于摧毁了以刘少奇为代表的妄图谋党、篡政、篡军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夺回了被他们篡夺的那一部分权力。”全会还批准了中央专案审査小组关于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决定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并肯定反击“二月逆流”运动是正确的。

这一面,刘少奇在病榻上听见了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中有关他的结论。

全会批准中央专案审査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賊刘少奇罪行的调查报告》。这个报告以充分的证据査明: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全会认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党和革命群众把刘少奇的反革命面貌揭露出来,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伟大胜利,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伟大胜利。全会对于刘少奇的反革命罪行,表示了极大的革命义愤,一致通过决议:把刘少奇远幵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刘少奇听着听着,“永远开除出党”! “永远开除出党”!象恶魔咆哮着不离他的左右。他的眸子里不时掠过他一生所走过的道路。他觉得冤枉啊!他浑身颤抖,大汗淋滴,呼吸急迫,频频呕吐,血压陡然高到260/130毫米未拄,体温骤然升至40度C。

发配离开北京:

(1969年)十月十七日这一天,刘少奇病情笃重。他的血管里不停地滴进为他输入的液体,鼻孔插着长期放置的鼻饲管,吸痰器不时伸进他的喉头,吮吸着涌上来的痰液。用医护人员的话说,他“随时郝可能突然死亡”。然而催促他立即离京的指令越逼越紧。为了通知刘少奇,护士用棉签蘸上紫药水在二张报纸上写了几个大字:“中央决定把你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刘少奇无言以答。解放前,他经历过白区的斗争,理解这转移可能包含的内容。他把脸转了过去。随着刘少奇头部的转动,护士又把那张报纸拿在他眼前,刘少奇再次把脸扭开。无奈,刘少奇原卫士长只得俯在他耳边,把写在报纸上的字念了一遍。刘少奇紧闭双眼,一言不发。此时,他心中一定非常清楚,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用不着対少奇明确表态,他便被转移了。患有糖尿病的刘少奇,由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长期卧床,又投有人为他清洗,身上又脏又臭。临离开北京时,看护人员索性把他的衣服剥去,包裹在一床粉红色的缎面被里,被上蒙了一条白色床单。晚七时,刘少奇被放在担架上,在专案组人员监护下,由护士和刘少奇原卫士长陪同,放在飞机后舱,运往河南开封。

我没经历过白区斗争,不理解这种转移可能包含什么内容。也不认为这是不言自明的,是作者有理由略过的。


死亡和火化:

一九六九年十月中下旬,气候开始寒凉,刘少奇身受风寒,得了肺炎。到达开封时,体温升到39度,呕吐不止。河南的负责人却说,“一切均好,病情无异常变化”。在开封,医护人员除了定时给予鼻饲、帮助翻身外,只进行十分有限的治疗。十一月五日,刘少奇再次高烧,经过抢救,两天后体温降至37.2度。十一月十日晚,刘少奇体温又骤然升高达39.7度。由于受检査条件的限制,“当时不能确诊是肺炎”,但按肺炎治疗,不准送医院。十一日深夜,刘少奇病情突然恶化,张口喘气,口唇青紫,瞳孔对光庋射消失,体温40.1度。在治疗成效毫无进展的情况下,于十二日清晨六时四十分才发出病危通知,谁知,五分钟后,刘少奇的心脏就从此停止跳动了。两个小时后,“抢救”人员才赶到现场,在刘少奇病情日益恶化之时,守护在他身边的医护人员,曾提出是否能让他的亲厲来见最后一面,但是谁也不敢作主。当刘少奇溘然与世长辞之际,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他孤独地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日。他孤独地离幵了人间。他的遗体被抬放到西楼一层的廊檐下进行了拍照。
十一月十三日凌晨,当刘少奇的卫士长再次赶到他的身边时,只见刘少奇遗体放在地下窒的过道上,身上盖着白床单,蓬乱的白发有一尺多长,嘴和鼻子都变形卞,下颌一片淤血。卫士长小心地为刘少奇剪去过长的白发,刮去长而稀疏的胡須,穿上一套普通的衣服和鞋子。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干四曰深夜十二时,头部和面部全都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刘少奇遗体,由六、七个人抬上一辆“六九”型吉普车。由于吉普车太小,对少奇的两只脚还露在车厢外面。十五日零点刚过,载着刘少奇遗体的“灵车”在淅淅细兩中驶向火化场。
火化场早已得到通知,说是有一名“烈性传染病人”要在半夜火化。二十多个军人把火化场全部戒严,只留下两个工人操作火化,当“灵车”开进火化场时,有人还在那里喷洒消毒药水。当刘少奇的进体化作灰烬时,他生前在开封时的遗物也付之一炬,随着灰烟飘没了。他的火化单上填着: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签的是他儿子刘原的名字。刘少奇的骨灰寄存证是这样写的:
骨灰编号:一二三
申请寄存人姓名:刘原
现住址:5XXXX部认
与亡人关糸:父子
死亡人姓名:刘卫黄
年龄:七十一
性别:男
人民共和国的主席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死讯被世人得知:

在林彪事件发生后的一九七二年,许多伴随“文化大革命”而身陷囹圄的老干部被允许家属探视了,刘少奇的子女心中也燃起了探望父母的希望之火。他们郑重其事地给毛泽东写了封信,要求探望父母。八月十六日,中央专案组向他们转达了毛泽东批示:可以见见妈妈。第二天,孩子们才知道,毛泽东批示的第一句话是,父亲已死。虽然一再囑咐刘少奇的儿女对刘少奇的死讯要严守秘密,但不久,相当多的中国人都知道刘少奇已离开人世了。而刘少奇的妻子王光美所以能活到今天,是因为毛泽东在王光美的“判决书”上写了“刀下留人,要留活证据”这么几个字。否则,她的生灵早就在“九大”开后不久,林彪亲判的死刑“立即执行”的指示下,飘拂到天国去了。

时间线

matters 不支持多级列表,所以时间线的显示效果不佳。

请到博客网站阅读原文:https://mountaye.github.io/blog/articles/great-cultural-revolution-ten-years-1-1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pdf | (更新中)高皋、严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笔记

.ihsil | 第一篇·第一章《对〈海瑞罢官〉的批判》

.ihsil | 第一篇·第二章《围绕着工作组问题的斗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