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小龙 LASU

去获得更大的可能性。

皇冠、赌博、英雄联盟——一些来自刻板印象的启示

起码,在现实生活中,有更有据可循的路径可以走。当然前提是,我们要在一个靠谱的当代政治体制中,不然生活将会变成一场又一场的赌博。

这两天是大概快到庆祝英国女皇的日子(6月11日,周六)了,大街上的一些店铺会把自己的店铺门口改装成一些颇有艺术特色的装饰,当然这些元素都与“英国”“女皇”的一些元素相关,而且都是用植物做成的,不得不说,看起来还是相当漂亮,也引来了很多游客的拍照打卡。

这些所谓“英国”“女皇”的元素,大概就是,女王的皇冠,英国国旗,皇家徽章(狮子和独角兽还有盾牌的组合)玫瑰花等等。还有伦敦的红色电话亭有时也会被用来当做一个标志性元素改装成某个“打卡装置”。总而言之,这些东西都有一个特点,将人们对于英国的典型印象发挥到了极致。对于一个刚来英国不久的留学生,这些元素似乎也在提醒我一个如今国际上颇具声望和知名度的当代民主政体的来去今身。

查了一下,由于英国似乎没有国庆节,大概女王节日即算是他们某种意义上的国庆节了。乍一看,这似乎好像还是一个停留在“君主”崇拜的落后政体当中,但仔细一想,正是因为英国本身的国家认同感非常低——他们往往会更对自己所生活的区域有认同,诸如,英格兰地域的人认同自己为英格兰人,威尔士地区的人的认为自己是威尔士人,苏格兰地区的人认为自己是苏格兰人…——英国,女皇,皇家,这样的元素似乎也随着英国现代政体的强化,渐渐脱离了其本身的政治元素,变成了一种对民众来说更倾向于文化,娱乐意义上的流行符号。

这么说的原因是,虽然在大街上看到许许多多的庆祝仪式,但是和一片锣鼓喧天的景象不同的是,英国卫报上(the guardian)关于英现任首相乔纳森(Boris Johnson)的派对们事件猛烈报道。由政府委派的高级公务员苏· 格雷(Sue Gray)在5月25正式发表了关于COVID限制期间政府场所的所谓集会的调查结果,里面还包括了大都会警察(Metropolitan Police)的调查结果,全文共60页,卫报做了关于这份报告的几个要点,我在这里摘抄其中几条:

  • 格雷调查了 2020 年 5 月至 2021 年 4 月期间 12 个日期的 15 起事件,所有这些事件都涉及人们在 Covid 封锁期间聚集。 鲍里斯·约翰逊参加了其中的八场。
  • 其中一些事件显得特别醉酒和吵闹。 在 2020 年 6 月 18 日的一次离职活动中,发生了卡拉 OK、“过量饮酒”(其中有人生病)和“另外两个人之间的小争执”,工作人员在凌晨 3 点以后逗留。 2021 年 4 月 14 日的两次离开事件在 10 号花园合并,涉及醉酒和凌晨 4 点后离开的人。 在 2020 年 12 月的圣诞晚会上,红酒洒在墙上和文具用品上。
  • 格雷发现的电子邮件和信息发现了社交活动的定期计划,但也有一些官员试图警告这些事件是一个坏主意。
  • 除了约翰逊,还有少数高级官员被点名,其中包括内阁秘书西蒙·凯斯和约翰逊的前首席私人秘书马丁·雷诺兹。


//

这周和一位爱尔兰大哥聊天,他这周要朋友去利物浦看欧冠球赛,我查了下,这周六是欧冠的利物浦球队VS皇家马德里。由于我自己不是很懂球,只能问一些其他的(白痴)问题,诸如,那你喝酒吗?抽烟吗?大哥非常认真地说,他喝酒,但是不抽烟。他似乎是一个很喜欢旅游的人,据说他小时候(大概10岁左右)妈妈带他从英国最北部自驾游到英国最南部,所以他长大以后也很喜欢旅游。有趣的是,当谈到一些刻板印象的时候,他提到,对中国的人刻板意象最深的,好像是赌博(gambling)。

我想了想,好像在我的经验中,以打牌、打麻将等一些似乎以赌博为核心的活动确实构成了很大程度上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在一篇发表在今日心理学 上的文章里,有一句话是这样的:

“我们中文有这样一句话:不赌,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匿名中国赌徒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Semel神经科学和人类行为研究所精神病学临床副教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赌博研究项目联合主任Timothy Fong的研究中显示,与美国一般人口相比,美国的亚洲人拥有不成比例的病态赌徒(即上瘾),他们的赌博成瘾率从 6% 到近 60% 不等,其中东南亚难民得分最高。

Fong 说,与西方人相比,亚洲文化中对迷信、命理的’运气’概念会更高。“亚洲人也推崇好运,迷信,认为命运是先人注定的,即赌博‘幸运’的人被认为是上天赐予的。”其结果,也就是输赢,会带有更重的认同感,因为它可以被视为对自我的反思。

//

关于上面这点,我最近倒是在英雄联盟中感受到了许多。由于一直在国际服中单排,这个原本应该是“公平“的,以技术为主导的游戏模式,里面似乎瞬间掺杂进了许多不可控的”运气“成分。在一把游戏中,个人技术的成分,在一次次的版本迭代中,占的比例在越来越缩小,相反,游戏的整体战略性,诸如对小龙、峡谷先锋(一些可以带来公共利益的第三方地图生物)的控制,对于游戏节奏,推塔的把控等。

因为无法选择队友,所以会在每一把游戏的一开始,就颇有“三岁看到老”的意思。队友的靠谱与否,甚至会不会因为一些原因直接放弃游戏,队友本身的技术水平等等。每天进行的几把游戏中,好像享受游戏本身带来的快乐的感觉在变低,相反,倒是有种看这两把游戏中是否获得了胜利,而衍生出的这两把的运气还不错,或者这两把的运气糟透了。

似乎,一把把的游戏都变成了一把把的赌博。

而这样的游戏结局,似乎常常会影响到日常生活中的决断,比如,坐公交的时间,有时刚好等了3分钟就有一趟,有时却因为某些交通管制等上一个小时。如上面所说,我骨子里似乎还有一种通过这样的“赌博”而衍生出的某种“自我反思”。

这样的结果最大的危害在于,将所有的事件都变成以结果为导向的目标,而忽视了事件本身发生过程的原因和合理性。在英雄联盟中,由于队友匹配的算法是一个黑盒子,我们常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些队友在一起,也即带来了一种和赌博中抓牌很像的逻辑。且里面的段位积分制也正像赌博中的赌注,输赢的结果机制都极其明晰。然而,现实生活中,固然有很多事都无法被控制,但至少,我们通过全人类的努力,建立科学和民主的机制,让大部分事情的都变得清晰可查,可理解,可参与。想明白了这些以后,我二话不说就把英雄联盟卸载了。

生活不能被当做是一场黑盒子规则的赌博游戏。起码,在现实生活中,有更有据可循的路径可以走。当然前提是,我们要在一个靠谱的当代政治体制中,不然生活将会变成一场又一场的赌博。


作者:LASU

原文首发公众号:花火画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