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cy

追踪 自由、公平、人性 向往 真诚、美好、交流

【命牌子】疫情与互联网的畸形产儿——健康码

这就是 我 们


翻开一本泛着茶黄色的古典文献,你先看到的是什么?或者说,你先意识到要看什么?对,牌记,又名【书牌子】。他就相当于今天书本的版权页,是我们鉴别古书版本的重要依据。

——题记

今天是期末复习第N天,我依然重复着昨天的动作······生活枯燥,像是渴望遇见冰糖的古茗。结果,真的遇见了,但不是冰糖,而是咖啡豆。

某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时事:一位老人因为没有健康码被拒绝乘公交车,他的“不下车”行为也遭到了无数“正义”公民的讨伐。接着,公众号对此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没有评定对错是非,而是就这一事件深挖,看到了疫情之下所表现出来的【被边缘化】。没错,我感受到了公众号的意思,健康码只是互联网社会达尔文主义在疫情下的一个偶然暴露。有点遗憾的是,公众号似乎单单认为老人被边缘,殊不知,青年人中的大部分也在被边缘,即使他们自认为很懂网络。

一个很普遍的现象是:互联网让我们的生活更加透明。不错,很多智者都有通过各种平台发表自己的相关言论,呼吁人类“带好口罩”。其实,互联网也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私密。而且,它加剧了阶层分化、地域分化等等。扎克伯格的信息流通链条和你的信息获取途径绝对千差万别,你不得不承认,很多资讯不是你生产不出来,而是你根本没有接触,甚至你从来都不知道竟然有这种资讯存在。这种私密在互联网的推动下变得更加私密,他似乎给你一间磨砂玻璃制成的房间,你只能模糊看见却无法真正融入。这就让你变得越来越边缘。当然,边缘是相对概念,这取决于你的参照物是什么。我想这个时代之下,我们的参照物多数是【主流】,【主流】多数来自最具引领能力的那个阶层。就像老人要以年轻人为参照物一样。

终于要说到疫情,说道健康码了。如何理解“老人以年轻人为参照物”这句话?我们就以健康码为例。这位颇让我同情的健康码老人不止一次被当时的乘客,甚至是后来的网友“劝告”:不会?不会可以学呀!这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本位意识。我们在不自觉中就已经把自己置于参照物的点上了。其中一部分原因是 互联网给我们的错觉。我们最直接看到的就是 老人不会用网络,不会电子设备,他们在被时代抛弃,他们在越来越边缘。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呢?用社会达尔文看别人的同时,社会达尔文也在看着你。

我们继续说【健康码】。健康码是疫情之下一种非常手段,每个公民都要申请一个健康码,才可以出行。我觉得这个方案很可行,毕竟疫情期间不能松懈,我们要证明我们是来自安全的地区,就要展示健康码。可是,每一个优秀的方案都怕三个字:一刀切。这个【健康码】显然是不成熟的。没有手机的用户出行怎么办?这也就出现了公交车上的闹剧。一个健康码,牵扯出多少人情,开了多少来自天堂的门?这个被贴上“安全”“高效”的健康码,耽误了多少重要的事,浪费了多少珍贵的时间?不过最后,这都可以很好地被解释:疫情之下。。。那他不会有副作用吗?一定会。对那些被边缘的人是一种无法接受的悲哀。

生活在看似和平的年代,我们越来越爱惜自己的生命,越来越看重自己的尊严。既然有得到,那一定就会有失去。目前感受到的,是失聪、失明、变哑、失心。不是去热爱生命,而是在渴求生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