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landseeker

自許為在世界各地尋找從右邊數來第二顆星的旅行家,目前已拜訪 31 個國家,有時會因為好萊塢的花花綠綠而分心,正在努力從兔子的細毛往上爬,希望找到魔術師問對的問題!  歡迎透過個人網站 Second Star to the Right 或 FB Neverlandseeker 聯絡,有悄悄話也可以寫信到 [email protected]~

從原住民傳統中舞出自我 — 布拉瑞揚舞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

一群光著上身的舞者入場了,他們跑著,跳著,似乎在做某種訓練,動作整齊劃一,不停變換,我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阿美族巴卡路耐 (Pakarongay) 特訓呀!接著有兩個教練出場了,他們微微駝著背,雙手交叉放在身後,用奇怪的姿勢上下跳動,念念有詞......
在衛武營歌劇院的布拉瑞揚劇團《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活動看板

聽聞好幾次布拉瑞揚舞團 (Bulareyaung Dance Company) 的表演,卻從沒有現場看過,10/17 終於有幸在高雄衛武營欣賞這群原住民青年帶來的舞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表演超乎預期,決定記錄下來和大家分享其中幾個印象深刻的橋段。

當天表演開始前先由 Sakinu 阿輝用吉他迎接大家就座,配合舞台上海浪陣陣拍打的背景,一瞬間似乎真的移動到台東的海邊,聽著某個 live 小酒館的演出,氣氛營造得很不錯嘛!

布拉瑞揚舞團的吉他手 Sakinu 阿輝一邊撥著吉他弦,一邊跟大家聊天,還說開演前都可以拍照喔,我想這是幫他拍特寫的暗示

表演正式開始了,只見一個身穿阿美族傳統服飾的舞者吳元楷單腳跳著進場,他開始用這個奇怪的姿勢在舞台上畫出自己的陣型,現場唯一的聲音來自他身上鈴鐺的晃動,我感到疑惑,這是某種儀式嗎?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呢?

沒多久一群光著上身的舞者入場了,他們跑著,跳著,似乎在做某種訓練,動作整齊劃一,不停變換,我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阿美族巴卡路耐 (Pakarongay) 特訓呀!接著有兩個教練似的角色出場了,他們微微駝著背,雙手交叉放在身後,跟在舞者旁邊好像軍警片裡嚴格的教官;只見兩名教練用奇怪的姿勢上下跳動,念念有詞,要這群 Pakarongay 更賣力,舞者們開始大聲唱和,像是要回應教練的指導,又像是要勉勵自己撐下去。

然後一個體型明顯和大家不大一樣的舞者孔柏元上場了,他跟在隊伍的最後,雖然有點力不從心,但看得出很努力要跟上大家的腳步。隨著時間過去,眾人的腳步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動作也越發困難,抬腿跳、交互蹲跳、衝刺跑... 孔柏元開始拉開和其他舞者的距離,教練在旁邊嘶吼,要他姿勢不可以馬虎,這時台下應該不少觀眾都跟我一樣擔心起來,他真的有辦法跳下去嗎?

這時眾人突然停了下來,Pakarongay 們退居二線,教練要給孔柏元特別指導,只見後著很有信心地表示要爭一口氣。

「我要表演...伏地挺身」孔柏元大聲說道 。
「做幾下?」教練問了。
「五下!」完全沒有遲疑地回答 。
「五下太少了」教練不甚滿意呢。
「那.......七下!」孔柏元這次有點猶豫,惦了惦自己斤兩如是說。
「嗯,好吧,可以,那你就自己開始呀」教練一個側身把舞台讓出。

觀眾們被逗笑了,在接下來的 20 幾分種開始幫孔柏元加油,並為他有點嬌媚又自信滿滿的 ending pose 喝采。

來自台東利嘉部落卑南族的布拉瑞揚舞者孔柏元 (Kwonduwa) 奮力一跳,贏得觀眾滿堂喝采,照片出自衛武營臉書

接著上場的是來自屏東義林部落,身形嬌小的排灣族舞者高旻辰 (Aulu Tjibulangan),教練問:「怎麼穿這樣?」,我順著教練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哇,是一雙亮黃色的超高長靴呀!

「今天要表演什麼?」教練問道 。
「什麼都可以,我什麼都會」眾人或許跟我一樣皺了皺眉頭。
「真的什麼都可以?」教練點出大家心中的疑惑。
「對,我什麼都可以跳,還可以跳得更好更美」高旻辰狂妄又真心地說著。
「那....你就試試吧」大家屏氣凝神 ,想看看他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

高旻辰開始了他的自由舞蹈,因為那雙長靴,我馬上聯想到在首爾看的音樂劇 Kinky Boots,會是類似的艷舞嗎? 我好奇。

只見他先從類似 Pakarongay 的動作做起,似乎在暖身,藉著開始了一段優雅又充滿力量的單人舞,一時無法形容到底他的舞蹈是哪個流派,只知道當下高旻辰好像忘了舞台、忘了觀眾,專注在自己的舞蹈天地裡,像要證明什麼似的拼命地跳著 ,這種舞出自我的境界,讓人不禁想到著名音樂劇 Billy Elliot 裡面的一段兩分多鐘獨舞;踏著長靴的舞步和他的瘦弱身形有些違和又美的讓人移不開目光。

著名電影舞動人生改編的音樂劇 Billy Elliot 中有一段男主角在考試現場著名的獨舞 Electricity

接下來舞台開始變得明亮,陣陣海浪聲繼續從後方傳來,背景線條放肆著勾勒自己的地盤,舞者們又繼續一起高興地跳著,吳元楷還是穿著他突出的阿美族服飾,自顧踏著都蘭部落特有的「勇士護衛舞」,其他舞者從他身邊嬉笑跑過,有時幾乎要把他撞倒,但他還是面無表情、不為所動。

我納悶著他到底在這齣舞劇中扮演著什麼樣的存在,難道是部落的守護神? 所以大家才都像看不見他似的在他身邊走跳?吳元楷在《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中扮著阿美族勇士的角色,他是這麼孤獨的存在,好像雲門舞集《流浪者之歌》中王榮裕出任的著名僧人角色,堅持自己的信念,做不為世俗動搖的中流砥柱。

來自都蘭的吳元楷跳著自己部落的「勇士護衛舞」,不論身旁舞者如何吶喊喧鬧他都不為所動,照片出自衛武營臉書

說時遲,那時快,舞台上方突然降起雨來,大家跳的更開心了,舞台後方的布幕不知何時已被拉開,舞者們一次次快樂地向後衝,再炫耀似的滑壘回到舞台前方,擺出自己最有自信的 pose,全劇就在一片喧嘩歡樂中畫下句點。

劇後《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編舞家兼劇團藝術總監的布拉瑞揚老師親自主持了半個多小時的訪談,現場大家火力全開,問題都好有深度呀;舞者們也有機會親自解答,很喜歡這樣的安排。

布拉瑞揚老師講話很真很可愛,一再強調自己都讓舞者自然發揮,所以每次表演都可能不大相同。吳元楷是當天唯一的都蘭代表 ,也真的是本劇不可或缺的中流砥柱了。高旻辰再次聲明自己真的就是學什麼都很快,所以就把想表現的東西一次都帶給觀眾。孔柏元則是不得不說明為什麼自己就是跟大家不一樣,有自信的回答跟角色毫無違和。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劇後訪談,大家火力全開地發問,布拉瑞揚老師一直唸著會害他們來不及回台東的家

在觀賞《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前,我好奇為什麼身為排灣族的布拉瑞揚老師會選擇導一齣阿美族的戲,以為這是展現原住民傳統的舞蹈,結果台上 10 位舞者全部來自台灣各個角落的不同部落!

都蘭阿美族的勇士護衛舞在鈴鐺的清脆聲響中好似保護全場的守護神,揮汗如雨的練習在吶喊和鼓勵中是不可以逃避的功課,因身型總是落後的舞者不畏眾人目光散發著自信的光芒,醒目的高跟長靴是技藝高超的舞者證明自己的工具,海浪幽幽的拍打聲成了一股讓人安心的力量。

《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宣傳裡寫著 ,「你已經成為你想成為的人了嗎?」,與其說這是一齣賦予傳統新嫁衣的作品,倒不如說這是編舞家跟表演者舞出自我的生命議題探討;這也是最近常常在思考的好問題,或許大多數人都還在解題的路上,希望有一天我們都可以肯定的說 YES!

最後,布拉瑞揚老師說接下來還會有月底台中歌劇院跟明年在台東的演出,推薦大家買票進場支持。


希望你喜歡這篇文章,如果你也是表演場館的常客歡迎在下面出個聲,或追蹤我的帳號。有什麼悄悄話想說的話,可以透過 email 聯絡我~

另外,我的其他觀劇心得在這裡可以找到。還有還有,如果你是 Liker 一員也別忘了在下面幫我按讚 5 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音符 X 彩虹 X 市集 ─ 衛武營三週年活動紀實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