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4 articlesIn total 322075 words

歪脑|当堕胎权案进入中国自由派语境:在“法治胜利”的叙事中被杀死

米米亚娜

中国人对美国的堕胎权议题进行剥除语境的解读,或许是因为对美国的宗教、政治背景完全不了解,只能就法律谈法律;也或许是出于一种选择,那就是借此解读去投射自己所关心的议程,但排除女权主义的议程。这值得引起我们的警惕——罗案被推翻后,美国的在地女权运动正要重振旗鼓,但如果作为堕胎权议题之核心的“女性权益”都被人从罗案的叙事里消除,那么罗案才是真的死了。

3

作为自由主义者如何理解中国米兔和女权运动

米米亚娜

继国内的自由派行动者们被镇压之后,女权主义者也受到了铁拳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已经是在一个苦苦支撑的边缘,但很少有关心中国的人知晓年轻一代女权主义者们的抗争史。如今整个公民社会都是割裂的,我们记忆断代,难以互相看见和借鉴。所以,与其延续过去的成见,更重要的是重新想象自由主义和女权运动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3

歪脑|唐山打人事件:这一次我不想再问女权主义者还能做什么,我想向进步男性们提出要求

米米亚娜

男性是性别暴力的责任主体,无论是以直接参与,间接纵容,还是以无视、回避、否认、为其辩护等与暴力共谋的方式,都应该成为问责的主体。这种属于“人”的责任不容推卸,哪怕推卸给父权制、推卸给公权力也不行。

3

歪脑|米米亚娜:作为女性,我与“母亲”概念渐行渐远

米米亚娜

母职将我们割裂。与我同龄的女性大多已经生育,在我和她们的日常里,有着埋藏在“前提”中的,巨大的不可言说的差异。我的朋友圈子里总是补充着新认识的年轻“后辈”,但Ta们往往很难连接上我的生命经验。脱离了“什么时间做什么事”的桎梏之后,我像是成为游离在代际之外的人。

4

谷爱凌对比徐州八孩母亲小花梅,女权舆论的左右手互搏 | 兼论精英女权的画地为牢

米米亚娜

你总有一天会明白,一个人作为纯粹的个体、其存在本质和自我价值的独立和超脱(也就是被所有人看作“她自己”)恰恰是最大的特权,也是最被人羡慕的地方。很多普通人没有这种超脱的经验,就像一个普通女性常常被看作女儿、母亲、妻子、员工,而非她自己;她甚至都“没有自己”——没有自己的空间、梦想和价值追求。

5

瘟疫年纪事|所有事物的价值,都需要以自由之身去重新衡量【2021年终记录】

米米亚娜

我开始经常做梦,梦都有一个孤独的结局,或者是梦到结尾的时候,孤独的感觉总会浮现,醒来后也久久深陷其中。有人说梦是潜意识的渴望,是被你的理智忽略的、压抑的需求。于是我被迫计算着,我的心究竟多少次向我的大脑发送了请求却从没得到回应。然后我绝望的想,在我最好的年龄里,我爱的人都不在身边,真是失败的人生啊。

7

歪脑|李靓蕾,还有李雨桐、孙一宁、都美竹……她们“私事"中的抗争,终于走入公共领域

米米亚娜

对婚姻中不平等的权力关系避而不谈,却聚焦于讨伐一个“失德艺人”,正是在维护所谓的“德”——也就是父权的体制、叙事和其价值观的正当性。通过不断把那些不合格的个体:不合格的丈夫、不合格的爸爸、不合格的儿子给摘除出去——或者谈不上摘除,只是规训和矫正,婚姻对女性幸福的虚假承诺便永远不会被戳破。

5

我受伤的故事

米米亚娜

回想起受伤的那一刻,我仍然心有余悸,觉得自己原本可能瘫痪。背部那一瞬间的剧烈疼痛,像闪电一样沿着后颈袭来,凌厉地击穿了大脑里的空白,因为格外陌生而带着强烈的不详征兆。在我能进行任何认知和思考之前,就震慑了我,把前一秒还在兴致勃勃冒险的我,打击得魂飞魄散。

4

歪脑WHYNOT | 专访弦子:“如果我是朱军的话,我也会说我相信法律。”

米米亚娜

你找历史要答案,这个答案谁给你?并不是我们需要找男性要历史的答案,我们是相信未来的女性,未来支持性别平等的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所要求的历史是一个记述的权利。未来会怎么样去判断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未来会怎么样判断我们现在在打的这个官司?其实米兔就是一个言说运动,它在鼓励女生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不让我们把判定这个经历的权力交给别人。

2

歪脑WHYNOT | 米米亚娜:阿里6000员工的倡议书是不是“公关”,真的重要吗?

米米亚娜

米兔运动中的女权行动者们,在看到在地反抗的语境的同时,也一直对个体反抗者寄予信任。这是一种选择,也是ta们和这些媒体发言人的最大区别,不仅是因为其具有“天真的乐观”,也是因为ta们在米兔运动中明白了话语的力量,这力量既包括个体故事对公共叙事的重塑力,也包括公共叙事对于运动,和运动参与者们的影响力。

瘟疫年纪事 | 疫情之后,我们并没有什么“所知道的生活”可以回去(下)

米米亚娜

我的期待本在于,去推动这段历史被更多人看见、理解,大众对女权主义的困惑和误解也会多少随之冰释。但直到这时才醒悟到,长期的信息审查和政治宣传已经扭曲了人们价值判断的坐标,在一个颠倒黑白的舆论场上,我们越是自证清白,就越是在自证其罪。结果,我想要为她们尽的这份力,却在这场网暴中变成了污名化她们的帮凶,这一度让我倍感沮丧。

6

瘟疫年纪事 | 疫情过后,我们并没有什么“所知道的生活”可以回去(上)

米米亚娜

她说,共产党经常成为歧视中国人的一个借口,里面包含着北美社会对无力(甚至愚昧)的中国大众的想象,以及历史性的对共产主义的恐惧,它导致了很多打着反共旗号的种族主义凝视。但是,对共产党的态度不应该成为中国人反对歧视的前提,也不会成为中国女权主义的前提。虽然我们从来不回避对其压迫的反抗,但女权的议题不是拥护它还是反对它,而是比它更广更深,直指那些人类社会暴力机制的根源。

3

歪脑WHYNOT | 米米亚娜:作为丧家之犬,我真羡慕赵婷

米米亚娜

当你为了谋求更多人的自由承受了个人的不自由,不断被打击、被孤立、被驱逐、被污名的时候,身心早已千疮百孔,疲惫不堪,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也无法获得安宁的时候,如何才能以平常心去直视一个彻底放下了身份包袱,得以自由自在写诗的人?

5

吕频:解决女权主义?从“性别对立”到“爱国”作为一种性别暴力,及一个”境外势力“的自白书

米米亚娜

当他们通过网络施暴,以“爱国”的名义,用最污秽的语言攻击女性的身体、性、外表,她们的尊严和美德,她们最关心和看重的亲情友谊, “爱国”已经不仅是他们的流氓庇护,而就是他们实施性别暴力的手段。

吕频: 论性别恐怖主义 — — 我们犯了女权罪

米米亚娜

肖美丽为劝阻室内吸烟而被网暴的第N天,事件愈演愈烈,更多人被炸号被人肉被威胁,刚刚主办成都女性月的爱思青年宣布即将关闭,更多计划还正在提前张扬。这当然是性别对立,是男权分子对敢于站出来指认公共空间中男性日常暴力的女性的公然报复,但不仅是男人女人的问题,是嫁接父权国家意识形态的集体仇恨,是一场正在上升的性别恐怖主义。

3

吕频:女权运动如何才能存续——再论梁钰入党问题

米米亚娜

现在想搁置对梁钰个人品行的关注,评论一个相关的,更广泛的问题,即在今天这么逼仄的政治条件下,如何理解女权运动的合法性的设置。如果说这是一个关乎应然的问题,那么,应然的标准应该是什么?如果这是一个策略性的问题,那么策略何在?

1

吕频:经血染红旗?——评梁钰入党事件

米米亚娜

当女权社群正在被布局的政治污名中挣扎搏斗,一个女权网红庆贺自己染红上岸。

《让娜·迪尔曼》——还原妓女与母亲的日常一体性是女权主义的红药丸(以及点名批评《你好,李焕英》的反动)

米米亚娜

最近我和朋友们在Clubhouse上组织了“周末观影吃面团”的活动,每周六纽约时间9pm(国内时间每周日10am)讨论一部电影,我们会在微信群里提前发布每周的选片和片源,欢迎Matters上的朋友加入,也欢迎自荐为选片人。(请在评论里查看联系方式) 在我们最近一期活动中,讨论了...

2

瘟疫年纪事 | 纽约,让我再爱你一次。

米米亚娜

Tracey Emin作品 从哪里开始说起呢?我坐在一间墙被漆成湖蓝色的单人房间里,地上放着两个打开的,但还没有拆封的大箱子,里面只装了我一小部分从纽约带过来的家当。桌上堆着几个没有吃完的餐盒,剩下硬掉的披萨边,和粘成一团的意面——学校每天给隔离期的学生送饭,食物并不难吃,但是连...

2

从“清华学姐”事件说到女权舆论的困境

米米亚娜

“清华学姐”事件在11月下旬时在微博上一时沸沸扬扬,我曾为歪脑撰写一篇短评指出女权主义者在应对此类“冤假错案”时的言说困难,但事情过去许久之后,还是觉得想说的话没说完,提出的问题也没有进行充分探索,所以在那篇文章的基础上扩写了这篇,留作记录。

4

当事实成为一种政治立场 | 川普如何加速了民主的危机?

米米亚娜

1. 任何一个政治纪元都是被它所处时代的媒体环境所塑造的。这次美国大选让我最意外的,是民调再次扑街。好在最后拜登还是胜了,给各大民调机构留下一丝生存希望。分析民调为何不准的文章很多,但都提到了一点:民调没有充分接触到川普的支持者,或是让他们说实话。

1

瘟疫年纪事 | 大选之年

米米亚娜

1. 原来我从来没有投过票 大选日前一天,我听到一个美国朋友说准备第二天早上六点去投票,立刻表示想陪他一起去,但是早起确实太困难,而且我上午还要上课。一番商量后,我们决定中午的时候一起去投票站,即便可能会大排长龙,但我们也可以打包一些外卖,边吃边排。

3

瘟疫年纪事 | 天光渐短,长日将尽

米米亚娜

日期上的数字,它就这么一天天加减,却并不指向某个方向,离岸已经渐行渐远,靠岸也还遥遥无期,所以暂时漂浮在真空里。就像人们想把整个2020折叠起来一样,假装少这一年也不会怎样。假装我们还有。很久之后回想起来,才发现人生的真相:“我们所拥有的全部仅仅就是这样。

2

北美中国女权群“性骚扰”事件对女权社群的绑架以及MeToo运动的危机

米米亚娜

近日因为在北美中国女权群里一件有争议的性骚扰指控,最后发展到吕频被网暴的事件,极大地震撼了我。在目睹社群撕裂,昔日熟悉信任的人互相伤害,并被迫被拖进公共领域审判和霸凌,也让我陷入了连续数日的情绪困难,甚至一度无心睡眠和工作。此事在女权相关的圈子里引发了热议,也催生出一些评论文章。

4

抵抗不是为了有用

米米亚娜

加缪《鼠疫》里的主角塔鲁是一个继承了作者加缪的灵魂的角色。他出身优越,家庭体面,是典型的社会中产。但在他十七岁那年,身为代理检察长的父亲邀请他去旁听重罪法庭,以便推动他子承父业。然而没想到的是,他在法庭上看到了那个被司法体制宣判死刑的罪犯“活像一只被强光吓坏的猫头鹰”,将死之人的...

2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米米亚娜

Protesters gather Monday at a memorial for George Floyd at the Minneapolis intersection where he lived out his final moments.

9

《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讲座后的一些想法

米米亚娜

听了钱永祥、刘擎、周濂、周保松四位老师的讲座,很有感触,作为一个自我定义的自由主义者,又有些家国情怀,我想简单记录一些想法。讲座我是通过youtube的回放看的,没办法,美西的居民太受歧视了,每次讲座时间都是我们的凌晨三四点钟,实在爬起不来。

瘟疫年纪事 | 这世上的路我们终究要再走一遍

米米亚娜

1. 这个世界没有人类挺好的在湾区的客居生活进入第三个月。后院的柚子落了烂了,月季花开了又谢了,早晨被热醒的次数多了,留海又长得遮眼睛了,冬末时带来的衣服也不再适合初夏穿。除此之外,日复一日毫无波澜地流过去,好像从未有意外。小西本来买了5月初的机票回国,我还寻思着到时得准备收拾东...

1

【旧世界物语】他修复了挚爱之岛的过去,也改变了它的未来

米米亚娜

斗转星移,日出日落,古老的摩艾石像巍然不动,守护着这座与世隔绝的岛屿。最初对复活节岛的印象,来自于小时候看的《探索》,那是一本有浓浓cult风味的科幻杂志,充斥着外星人、飞碟和古文明的猎奇故事。在我还没弄清楚它们到底存在于世界哪个角落的时候,就被那些神秘的石像深深吸引。

【旧世界物语 】最后的亚马逊,永恒的亚马逊

米米亚娜

2018年的六月初,我和爸妈从巴西的玛瑙斯进入亚马逊雨林。玛瑙斯是巴西北部亚马逊州的首府,人口不到两百万,到达前还以为就是个小镇,没想到城里有像模像样的剧院,市民广场和商业街。我们住的青年旅社就在闹市区旁边,晚上出门散步,还在一家餐厅里吃到了亚马逊特产的烤鱼,足足有脸盆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