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een

有時沉默,有時健談。 閱讀/翻譯/思考/好奇寶寶/有點宅 文章列表由此去:https://mylittlelibrary.notion.site/Matters-f9b45b2f69c7467ababde786f3de9a50

【翻譯】村上Radio 第30回:村上的閒聊

圖片來自村上Radio官網

我本來想應景地去翻譯去年夏天的節目,結果發現這集更有趣。(畢竟村上春樹的散文寫得比小說更親民啊)於是,移情別戀開始翻這集。(笑)

這次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頂著浮誇樂團名稱的「美利堅合眾國總統」演唱的「Kitty」、旋律溫柔舒服的Muz「夜霧啊,今晚再次感謝你」、龍哥的「打麻將」、Boz Scaggs的「Speak Low」(低聲說話)。

第一首旋律很酷,但中間忽然喵~起來,這種反差真是有趣。第二首最讓人驚喜的曲目,這次居然出現了台灣的阿美族歌手龍哥的「打麻將」。我雖然是台灣人,但相當汗顏地倒是沒聽過這首歌。意外地聽了有點洗腦,不會打麻將的我都想哼了。

第三首則是以BOSSA NOVA的曲風重新詮釋日本經典演歌,讓本來風格濃厚沉重的傳統歌曲,變成吹拂著海風的清爽歌謠。收錄該曲的專輯裡也有收錄其他知名的日本老歌,滿有趣的,可以在該網站試聽看看。

最後的「Speak Low」聽起來非常舒服,同時有一種在週末夜舒服地躺在沙發上,優雅時髦地端著雞尾酒的感覺,非常耐聽,不愧是爵士經典曲。

原文與圖片皆來自:https://www.tfm.co.jp/murakamiradio/index_20211128.html

譯文如需轉載還請註明出處,先感謝各位囉!:)

以下譯文開始~


晚安,我是村上春樹。所謂的「村上的閒聊」,就是今天會跟各位天南地北地閒聊。有沒有什麼用處?有沒有包含什麼啟示呢?完全沒有這些偉大的東西,嘛,請各位一邊摸著貓的小腦袋,隨便地「好喔好喔~」地聽過去就好了。Meow~(貓山)

中間的空檔將播放我喜歡的音樂。在這秋天星期天的黃昏,輕鬆愉快地與您相伴。

前一陣子在涉谷附近散步,有一條羊腸小巷的入口,擺出了「前方有一家隱藏酒吧」的看板。雖然忍不住想「既然是隱藏酒吧就別拿出來宣傳啊」,可是一家誰也沒注意到其存在的隱藏酒吧,經營起來應該相當辛苦吧。真是個難題啊。

閒聊① 洗貓

在家裡在做什麼事情的時候,經常會有推銷員打來的電話呢。我在寫作時,基本上都是在家裡工作。像這樣的電話挺讓人傷腦筋的。可是啊,說什麼「我正在忙」,然後喀擦一聲把電話掛掉,總覺得沒什麼禮貌,且對對方有點抱歉。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隨便找個藉口:「不好意思,現在正在煮飯,沒辦法講電話」去拒絕它。但這當中總有不願放棄又繼續追問「那~請問什麼時候煮好呢?」的人,讓人傷透腦筋。於是,最近改用「不好意思,現在正在洗貓,沒辦法講電話。」去推辭它。
這麼做之後,大部分的人都會有點驚訝,馬上把電話掛掉。「那~請問您什麼時候能把貓洗好呢?」會像這樣反問的人一個也沒有耶。畢竟這樣的事情是依據不同的貓來決定的啊。無法知道究竟要花多少時間。您有親自幫貓洗過澡嗎?因為大部分的貓都滿討厭水的,會相當抵抗,所以通常相當地花時間。雖然我覺得洗澡相當舒服就是了。Meow~(貓山)

The Presid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Kitty

冠著「美利堅合眾國總統」這樣很厲害名字的樂團所演奏的曲子,Kitty。

閒聊② 反對票

每當有選舉的時候,一般人都會把投票率過低當成問題,但為了劃時代地提高投票率,我個人有一個提案,就是導入「反對票」制。什麼意思呢?也就是說,一般的選舉通常是想著「我希望這個人當選」,寫下這個人的名字而投票。這是贊成票。但是,對於找不到「希望他當選」者的情況,可以給「唯有這傢伙實在不希望他當選!」的候選人投下否定的一票 — — 這就是反對票。投票的人在投票所,不論投贊成票還是反對票都可以自由選擇。
我經常想著,看了選舉公報,與其會想「希望這個人務必當選」,「這傢伙絕對不想讓他當選」的人應該更多才對吧?因此,如果導入否定票制度,投票率應該會飛躍性的上升才對……不過,這樣的點子大概不會被採用吧。比起贊成票,反對票應該會多出很多來吧。嘛,這純粹只是我個人的提案。

Louis Armstrong-口笛をふきながら(一邊吹著口哨)

Louis Armstrong唱的迪士尼電影「白雪公主」的主題曲:「吹著口哨」(Whistle While You Work)

閒聊③ 壽司店的故事

有一間在我家附近、我經常光顧的壽司店,前陣子跟師傅聊了天,他提到我在十幾年前,第一次去那家店的事情。據他說是這樣的:「村上先生這個人啊,我在一開始看到你的時候,還擔憂著這個人真的能好好地付錢嗎?心裡很抖。」
「欸?看起真有這麼窮酸嗎?」反問他。「有喔!真的是這樣!」毫不猶豫地被斷言了。(笑)
確實,皺巴巴的T恤、短褲配上棒球帽的模樣,乍看不太正經且隻身一人地晃進壽司店,朝吧檯坐下,這難免會讓人警戒起來哪。 我特別喜歡在旅行的時候,一個人跑去未知的店喝酒。但確實時不時會吃上閉門羹。被告知「不好意思,已經被預約滿了。」但明明目光所及,整家店還空空的哪。不過,若順利地混進去,結果通常都會得到相當有趣的體驗。吃到從未想過的美味食物、聽到很有趣的故事。恐怖的回憶也好、結帳時被敲竹槓的情況至今一次也沒遇到過。

(譯者:您旅行運也太強了吧?wwww)

曾經獨自一人晃進一家京都的小料理店,喝了點酒、吃了些小菜,跟店裡的人隨意地聊了兩句,可是在結帳時,被說了:「老師,非常感謝您的大駕光臨!」。原來早就識破我的身份了啊……完全沒有嗅到這種氣息耶。京都,還真是深藏不露哪。

Long-ge-Playing Mahjong

<錄音中的喃喃自語>

麻將啊,以前很常打呢。雖然已經有幾十年沒有碰了。學生時代、開店的時後動不動就會打一下。有生之年,真希望再徹夜打一次麻將哪。(笑)雖然想去泡溫泉、邊喝酒邊打麻將,但是始終沒有機會呢。

Sugar Ray-Heaven

接下來播放兩首歌。由台灣的藍調歌手龍哥先生演唱的「打麻將」(Playing Mahjong),中文的藍調,相當不錯。好久沒打麻將了哪。接下來播放的是Sugar Ray,非常有「加州」的清爽感,且帶有一點吊兒郎當是這個樂團的特徵。烏克莉莉的伴奏很棒的「Heaven」。

閒聊④ 蕎麥麵店的故事

有時我會去蕎麥麵店的吧檯坐坐、喝點小酒。麥燒酎以蕎麥湯稀釋*。然後吃一點下酒菜,真棒!然後,距離我大概三個座位上有一組男女客人,男性約四十歲,女性約二十五歲後半,兩者是什麼關係不清楚,可是一直聊著書的事情。嘛~雖然我沒有意思要偷聽,但聲音擅自跑進耳朵,沒辦法也只能聽了。結果,他們突然聊起了我的事情來,然後綿延不絕地講我的書的壞話。「真是傷腦筋啊」,可是隨便亂動反而很顯眼,且點好的料理仍還沒出餐,實在無計可施,只好用一隻手遮住臉,老實地待在原地。
然後呢,那個男人滔滔不絕地告訴他帶來的女性,我寫的書到底無聊到什麼程度。不過嘛,這也還好。作品被批判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既然會有褒獎,當然也會有貶抑。可是,中途我忽然驚覺:這個人,幾乎把我寫的每一本小說通通都讀透了,實際上甚至連內容中非常微小的細節都背下來。讓人很想從旁吐槽他說:「既然這麼討厭,就別那麼透徹地讀它不就好了嗎?」之類的。嘛,沒辦法這麼做就是了,可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是因為實在太討厭了,不知不覺就狂熱地讀起來了嗎?還是說愛恨其實是表裡一體的嗎?(譯者:黑到變紅www)總之,這樣的情境真的讓人疲憊不堪。也沒心情吃蕎麥麵了。

*そば湯割り(兌蕎麥湯):一種日本酒的喝法,用水溶解蕎麥粉煮沸之後,依喜好加入燒酒飲用。


The Jazz Devils-The Postman Song

(譯者:找不到只有這首的音軌,不過在以下專輯的26: 57 開始,請自行手動轉台)

接下來是The Jazz Devils唱的The Postman Song。雖然名為「爵士樂之鬼」,但內容跟爵士樂一點關係也沒有。

閒聊⑤ 去吧!日產!

日產汽車不是有個「去吧!日產!」(やっちゃえ、日産!)的電視廣告嗎。嗯?聽說在關西播放時換成了不同的版本「上啊!日產!」*(いてまえ、日産!)。所謂的「上啊!」(いてまえ)就是關西腔的「去吧!」(やっちゃえ)。「上啊!日產!」

*譯者:btw木村滑步跳得真好www

「真的是這樣嗎?」我對此半信半疑,可是前陣子去關西的時候,實際上看了電視上的日產廣告。好端端地撥放了跟東京一樣「去吧!日產!」的內容喔。原來沒有關西版啊。嘛,也是啦。雖然說無趣也挺無趣的……。
不過,「上啊!日產!」挺不錯的啊。感覺好像跟TOYOTA挑釁似的。嘛,雖然似乎很難打贏的樣子,但至少氣勢上不輸人哪。很久以前,當時的大阪近鐵野牛棒球隊的打線被稱為「上啊打線」,總之是個相當亂來的打線。可是到了2001年,儘管是防禦率最差的隊伍,卻用盡全力強行摘下該球季勝利。好厲害啊。 日產汽車也是,雖然發生了
戈恩事件使得商譽收損,但還是希望它們從這裡奮起努力,儘管防禦率多少不太好,「上啊!日產!」。

下一首曲子……嗯~就先聽聽看吧。我想應該是各位都認識的曲子。


Muz-夜霧よ今夜もありがとう(夜霧啊,今晚也謝謝你)

https://twitter.com/RbJbc/status/1467874805487910913?s=20&t=aAo9h4feb6_P6N4TgJLI9Q

「夜霧啊,今晚也謝謝你」演唱的是一位名叫Muz的歌手。這是出自「演歌BOSSA」的一張奇特的專輯當中的曲子,可是只聽過一次,我就確信這是最棒的詮釋。

(譯者:原版如以下這樣~為同名電影的主題曲。)

閒聊⑥ 敞篷雙人座

延續車子的話題。我在前後25年間都是駕駛敞篷雙人座的手排車。所謂的敞篷雙人座就是只有兩個座位,沒有屋頂的那種車子。若問爲什麼要駕駛這種幾乎沒什麼用的玩意,我想是因為在駕駛這種車的時候,縱使只有一瞬間,能感受到「自己是自由的」緣故。等待紅綠燈的時候,可以傻呼呼地看著天空,流過的雲、飛翔的鳥兒,這一切都是這麼沁入人心。有時沒有注意到號誌已經變了,就會被後面的人按喇叭就是了。

可是呢,敞篷雙人座啊,首先就不能跟女人一起乘坐。覺得丟人啦、會曬到太陽啦、頭髮會弄亂啊之類的,大體上都會被嫌棄。所以,幾乎都是一個人孤獨地駕駛著。一邊聽著Eric Burdon與The Animals的「Sky Pilot」。(註:村上收音機第一回播過的歌)

(譯者:你可以載男的啊!✕)

雖然手動變速漸漸成為瀕臨滅絕物種,可是我仍然無法喜歡自動變速。手動變速究竟好在哪?當然,自己可以選擇變速。在這不自由的世界中,至少能任意選擇車子的變速哪。不這麼覺得嗎?這樣的結果,當然偶爾也有選錯了變速,造成無法順利換檔,結果動彈不得的情況。然而,這不就是人生嗎?在山路上無理由地降低排檔,是只有標準化主義者才能理解的樂趣。全國開著敞篷雙人座的標準化主義者,如果有這樣的人在的話,請來信讓我們互相撫慰這份孤獨吧!

Depeche Mode-ROUTE 66

Depeche Mode所演唱的「Route 66」,開車時聆聽非常棒!請各位也聽看看!


CHARLES EARLAND-Stomp!

接下來是哈蒙德風琴演奏者的Charles Earland 的「Stomp!」。

總之,放克(funky)讓人心情很好。次中音薩克斯風由Eric Alexander演奏。

閒聊⑦ 第三次
我在東京的時候,既會搭地下鐵也搭公車,過著極其普通的生活,可是走在路上卻從未被人叫住過。嘛,就算有,也大概只是一個月一兩次而已。可是去其他地方旅行時,卻會非常頻繁地被人詢問「請問是村上先生嗎?」。為什麼呢?思考過後,發現「或許是因為東京人不怎麼關注他人?」。東京人在多數的場合下,不會一個個去看那些錯身而過的人的面孔。只是把他們當成「走過去的其他人(外人)」。雖然這種情況對我個人來說是滿輕鬆愉快的,但認為這樣行為「很沒有人情味」或「冷漠」的人肯定也有吧。

還有,或許是早就習慣看到知名的人了,假設發現「啊!就是那個人!」,也不會專程出聲叫他,會讓他就這樣走過去的樣子。前不久,我去涉谷的「Record Fun」的中古唱片行,在電梯裡有個年輕男子出聲向我打招呼:「您是村上先生吧。」「是的,我就是。」回應了之後,結果他說:「嗯,其實,我在這裡遇到村上先生已經是第三次了。」「前兩次想說不能打攪您,出於種種顧慮,於是沒有出聲跟您搭話,但我想說已經是第三次遇到了應該沒關係吧……」沒關係喔,我不會介意。我的讀者裡像這樣謹慎且優雅的人似乎滿多的啊。真的是衷心感謝。不過說起在同一家唱片行裡相遇三次,雖然我本來就滿閒的,但這個人看來也挺閒的啊。「Record Fun」後來倒了,非常悲傷啊。

(譯者:雖然我也有聽過初次北上的朋友嫌棄台北人情冷漠,連要問路都問不到,但其實我發現大家只是很怕被傳教推銷詐騙纏上,實際上你真的有困難,直接了當地問,願意回應你的人還是不少。btw太多客套話:「不好意思~先生/小姐~」大家反而會以為是推銷而逃走,請爽朗直接地發問,謝謝!XD)

閒聊⑧ NHK
結婚之後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家是沒有電視機的。當時很窮,連買電視機的錢都沒有,加上工作很忙,根本沒有看電視的時間。嘛,不過電視呢,就算沒有也沒什麼受限之處啊。

然後,某天我太太一個人在家時,某國營電視台的收款人跑來,雖然對他說過了「我家沒有電視喔」,但他怎麼樣都不相信,憤怒地大吼著:「太太,我很清楚你在說謊喔!看了電視節目卻不付錢的這種行為就跟小偷一樣啊!你這小偷!」當然,從此以後我們對該電視台都無法抱持著溫暖的善意。像那樣擅自把人當成犯罪者,真的很不好喔。尤其是對認真且勇敢地活著的市民哪。在《1Q84》當中,把主角的父親設定成某個電視台的收款人,也是對當時這件事的復仇。雖然是非常小的報復。

(譯者:如果去看動畫「再會了!絕望先生」也會一直看到作者在偷罵NHK收費員很兇狠跟流氓一樣www)


BOZ SCAGGS-SPEAK LOW

Boz Scaggs所演唱的標準曲「Speak Low」(低聲說話)。這首歌背景裡的中音長笛跟低音長笛的合奏營造出非常好的氣氛,很精彩。


DAVID SANBORN-Ballad Of The Sad Young Men

今天的收播歌曲是David Sanborn的薩克斯風所點亮的名曲,「所有悲傷的年輕人們」(Ballad Of The Sad Young Men)。全國悲傷的各位年輕人啊,雖然存在著悲傷的事情,但請努力地活下去吧。願許多艱難的事、悲愴的事,總有一日都能成為令人懷念的回憶。


今天的一句話是石川啄木的詩。

葡萄色的,
長椅上沉睡著的,
貓身上那抹朦朧的白,秋季的夕暮。

這是收錄在詩集《一握之砂》的作品,我在秋天的黃昏時,經常想起這首詩。白貓在葡萄色的沙發上沉睡,秋天的太陽漸漸地走入暮色。雖然只是寫了這樣的內容,但貓的那抹白卻靜靜地殘留在視網膜上。

我也一度寫過石川貓木的詩。

勞動著勞動著依舊,
吾人的生活還是無法變得輕鬆,
愣愣地看著肉球。*

*原文是「働けど働けど猶わが生活(暮らし)楽にならざりぢっと手を見る」(不管怎麼勞動,我們的生活都難以變得輕鬆,愣愣地看著這雙手)

像這樣的詩歌,但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始終看著貓肉球又能如何呢。Meow~(貓山)

以上就是本日的節目,下個月再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翻譯】村上Radio:第27回 村上作品中出現的音樂(下)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