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een

有時沉默,有時健談。 閱讀/翻譯/思考/好奇寶寶/有點宅/還沒想好要談哲學

【翻譯】村上Radio 第40回:貓山先生的禮物.細數那些貓音樂

圖片轉自:https://www.tfm.co.jp/murakamiradio/

我總覺得好像是因為這次是貓的特輯(雖然有些主題也不算是貓),所以好幾首曲風都有種難以捉摸的氣氛,似乎隨時都會滑溜溜地跑掉。嗯,可以,這個很貓!

不過,The Manhattan Transfer的「My Cat Fell In The Well」(我的貓掉進了井裡)倒是非常活潑可愛 ,雖然小貓掉進井裡還在一旁大合唱,似乎不太有同情心。但旋律讓人心情大好,(雖然是歌詞裡的)貓也有平安救上來,就算了吧!

Donald Fagen演唱的「Morph the Cat」也滿酷的,讓人聯想到一排黑貓站起來一邊拿著手杖與高禮帽跳著滑步的畫面。

這次的節目裡,村上大叔也提到了幫貓生產的事情。過程之艱辛忍不住讓人想著:貓好像習慣以一種半強迫推銷的方式表達愛意啊。叼蟑螂給你也好,壓在你身上差點把人悶死之類,各種神奇事蹟都聽過,但貓奴們嘴上抱怨還是甘之如飴。果然是真愛啊!(其實斯德哥爾摩症候群?XD)

圖片與原文出處在此:https://www.tfm.co.jp/murakamiradio/index_20220731.html

譯文如需轉載還請註明出處,先感謝各位囉!😃

以下譯文開始~


晚安,我是村上春樹。

今天的村上收音機,是以貓山先生贈送的、貓的音樂特集。從我家的唱片跟CD當中,蒐集來歌名跟貓有關的歌曲。好的,究竟會有什麼呢?敬請期待!不過,還真是蒐集了不少呢,貓山先生。

貓山:Meow~。

「雖然是貓山先生選曲,但就由你來翻譯吧!」然後,我就被點名了。於是,我揮著汗,把歌詞大略地摘要了一下。試著翻譯了之後,我發現貓的歌有不少種類,蠻有趣的。從可愛的小貓、小巷裡狡猾的野貓,還有悠哉地成天睡覺的胖貓,各式各樣的貓在歌曲中登場。府上的貓咪又是什麼樣的貓呢?「雖然我沒有養貓,但我家的戀人就跟貓一樣可愛唷!」肯定也會有這樣說的人吧!真讓人羨慕哪!

貓山:Meow~。


Al Stewart -Year of the Cat

好的,第一首曲子是Al Stewart在1976年發行的暢銷曲「Year Of The Cat」、「貓年」。雖然十二生肖裡面沒有貓年,可是它卻存在於Al Stewart的音樂當中。這首曲子加入了非常多繁複的「黑色電影」(Film Noir)風格的故事元素。因此,演奏時間也相當地長。主角在某個具有異國情調的土地上,邂逅了一位謎樣的女性。她悄悄地對他說:「嘿,我已經進入貓年了唷。」這就是Al Stewart所唱的「Year of the Cat」。

〈錄音中的喃喃自語〉
我在這首歌流行的時候,正在經營爵士樂店,始終都播著爵士樂,當營業時間結束時,下班時刻經常聽這首歌。

The Manhattan Transfer-My Cat Fell In The Well (Well! Well! Well!)

接下來是The Manhattan Transfer所唱的老歌「My Cat Fell In The Well」(我的貓掉進了井裡)這是在1939年由合聲團體Mary and Max所唱紅的一首歌,由The Manhattan Transfer翻唱。我家的貓掉進井裡了、怎麼辦才好、傷腦筋啊、明明是那麼可愛的小小貓…..之類,沒什麼特殊意義的一首歌。雖然,結局是貓濕淋淋地被救上來了。所以,各位也請小心府上的貓,小心別讓牠們掉進井裡了啊。雖然這麼說,但最近其實很難得看見水井了哪。這是黑膠唱片版的「My Cat Fell In The Well」。

前陣子我跟健身房的女教練聊天,她提到她家的貓會「握手」、「坐下」。我說「騙人的吧!」,她傳了影片給我,看了之後,那隻貓真的會「坐下」跟「握手」。嚇了我一跳。「怎麼學會這種事的?」反問她之後,她說「用Ciao*當誘餌慢慢教會的。」真厲害啊。我以前曾用過「就好像要教貓學會握手一樣困難」來比喻事物,看來這並不那麼具普遍性的樣子啊。不過,總讓人有點介意啊。貓畢竟又不是狗啊。

*日本知名貓食品牌Ciao Chyo-Ru。

貓山:Meow~。


Laura Nyro-The Cat-Song

Laura Nyro的「貓之歌」。貓的名字叫做Edy,是一隻公貓。

鋼琴跟演唱是Laura Nyro,吉他是John Tropea,貝斯是Will Lee,鼓手是Chris Parker,薩克斯跟小喇叭是Brecker Brothers,是當時最強的陣容。


Donald Fagen-Morph the Cat

Donald Fagen演唱的「Morph the Cat」。

Morph(變種),擁有不可思議名字的貓哪。可是,這並不是真正的貓。這是Fagen自創的語詞。在紐約市上空,輕飄飄的、貓一樣形狀的、像幽靈般的物體,這就是貓的變種。它降落在人間,將紐約的各個角落染上它的色彩。Morph the Cat,就像是紐約的城市精神那樣的東西哪。

先前好像這個故事曾在哪提過的樣子。我以前養的母貓雖然一共生產了五次,但她是隻有點奇怪的貓,似乎沒有在我腿上就生不出來的樣子。當陣痛開始的時候,就會跑到我這裡來,看著我的眼睛。握著她的手,就會彷彿交托給我似的生產起來。

實在沒辦法,我只好認命把生出來的孩子們一隻一隻地抓起來、把胎盤拿掉、擦拭乾淨……之類的。而且生產的時間不知道為何,總是在深夜裡,因為會耗時4–5個小時,所以必須陪著她一直到天亮。這真的是非常辛苦。生的一方費盡千辛萬苦,我這邊也累得歪七扭八。可是,若被貓如此信賴著,就不能不回應她哪。


Bobby Darin-What’s New Pussycat

Woody Allen編的喜劇電影「有什麼好事嗎?小貓咪」(What’s New Pussycat)*的主題曲。Tom Jones唱紅了這首歌,今天播放的是Bobby Darin的版本。

*1965年的電影,又翻成「風流紳士」。

這部電影,一來因為Woody Allen的品味跟Peter Sellers的喜劇演技的風格不太搭,二來電影公司剛成立,就擅自重新編輯電影。所以整部電影的成果看起來非常亂來。雖然 Allen對這件事情大發雷霆,但不知為何仍相當受歡迎,這使Woody Allen一舉成名。

主題曲的作曲者是Burt Freeman Bacharach。旋律也是由和旋進行,與其說是大膽,不如說是相當少見的特殊旨趣的編曲方式。當時的Bacharach,不管做什麼都非常傑出。

我參加了幾次所謂「京都馬拉松」的冬季馬拉松比賽。這個超棒的賽事,在路線上會巡至好幾個有名的古蹟,在仁和寺前面,會有裝扮成貓又的和尚夾道加油。

為什麼是貓又呢?因為在《徒然草》裡被貓又襲擊的,就是仁和寺的和尚。因此,雖然是在仁和寺被貓又加油,但總覺得非常激勵人心。「喔喔!被貓又加油了啊!」的感覺會油然產生。

《徒然草》裡說:「在奧山,人們傳說有一種稱為貓又的怪物……」,雖然是這麼說,不過若是真被貓又襲擊,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撒下「Chyo-Ru」*,趕緊逃走吧。我可不想被貓吃掉啊。

*日本知名貓食品牌Ciao Chyo-Ru。


The Lovin’ Spoonful-Nashville Cats

接下來是The Lovin’ Spoonful的Nashville Cats。在這裡指的既不是貓也不是貓又,而是音樂家喔。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Nashville)是個音樂城市,因此音樂工作室非常多。當然,高超的音樂家也是滿街跑。John B. Sebastian用這種方式去稱呼這些田納西音樂家們,並且作了這首曲子。


The Kinks-Phenomenal Cat

這是收錄在1968年發行的The Kinks著名專輯「Village Green Preservation Society」(鄉村綠地社會)當中的一曲。Phenomenal Cat(傑出的貓)、令人驚嘆的貓、讓人敬畏的貓。好喔,究竟是什麼樣的貓呢?


Jimmy Smith-The Cat

接下來是純粹樂器演奏的音樂(器樂)。

Jimmy Smith以電子風琴演奏的「The Cat」。René Clement執導、Alain Delon與Jane Fonda共同主演的電影「脂粉金剛」(Les félins/ Joy House,日文譯為「極度危險」)的主題曲。雖然看起來好像很有趣的樣子,但是在我印象中是一部意外地很無趣的電影,至今還殘留著當時看完大為失望的記憶。可是這首放克的音樂卻蔚為流行起來。作曲者是Lalo Schifrin。

當Jimmy Smith的電子風琴愉悅地彈奏時,背地裡斷斷續續打著拍子的是Kenny Burrell的吉他,真的是非常美妙。

我以前就是Kenny Burrell的粉絲,在美國一個小小的爵士樂俱樂部裏面聽過他的三重奏(trio),無需贅言那真是至上的滿足。Kenny Burrell的音樂真的是誰也模仿不來。


The Rolling Stones - Stray Cat Blues

Mick Jagger與Keith Richards共同創作的「Stray Cat Blues」(野貓藍調)。收錄在專輯「Beggars Banquet」(乞丐盛宴)中。該說此專輯很有Stones的性格嗎?總之是首有點壞壞的曲子。

描繪的是一個相當黑暗的世界哪。「Stray Cat Blues」,小貓咪啊,要不要緊哪?

貓山:喵~喵~喵~!

〈錄音中的喃喃自語〉
你聽過牛頓的貓門嗎?牛頓飼養了大大小小的貓。然後,牛頓給貓咪們做了大的跟小的貓門各一個。大家都傻眼到無語了。因為小貓明明能通過大的門啊?(笑)所謂的天才,有時候真不知道他腦袋裡在想什麼耶。

Gals and Pals-The Alley Cat Song

再來一頭野貓吧。「The Alley Cat Song」(巷貓之歌),所謂的「Alley Cat」就是棲息在都市裡暗巷中的野貓。這就不是小貓咪了,而是經驗老道的黑道貓了。

這首歌由瑞典的六人合唱團體Gals and Pals所演唱。

這張專輯是去瑞典的時候購入的。在斯德哥爾摩買了不少黑膠唱片哪。每天都往唱片行跑。關於斯德哥爾摩的記憶,真的是只有唱片行而已耶。我到底是跑去那裡幹嘛的呢?

(譯者:買唱片啊~www)

〈錄音中的喃喃自語〉
斯德哥爾摩不知道為什麼中古唱片行非常非常地多。英國、德國、法國這些國家都是在自己國家內壓製唱片的。但是北歐卻不自己壓製唱片,而是從美國或其他地方寄過來之故,所以很容易就能買到初回版。

Henry Mancini-Something for Cat

接下來,是電影「蒂凡內早餐」的插曲「Something for Cat」(給小貓一些好東西)。由Henry Mancini與他的樂團作曲、演奏。在(電影女主角)Holly Golightly的公寓內舉辦派對時使用的歌曲。在電影裡出現的貓咪沒有名字,只稱它為「Cat」。因為取了名字會有感情,所以Holly才沒有為牠命名吧。Holly本身也是一個沒有固定安身之所、持續四處移動的女性。電影本身拍得很不錯,滿有趣的。可是,據說原作者的Truman Capote看了電影之後,非常憤慨地說:「奧黛麗赫本不適合Holly這個腳色!」因為他本來設想的是瑪麗蓮夢露那樣的女主角哪。不過,如果讓瑪麗蓮夢露去當「蒂凡內早餐」的女主角的話,應該會變成完全不一樣的作品吧!

(譯者:女主角變成瑪麗蓮夢露的第凡內早餐?真讓人難以想像啊!)


Leroy Anderson-The Waltzing Cat

今天的收播曲是Leroy Anderson的「The Waltzing Cat」(跳著華爾滋的貓)。是一首非常有魅力的曲子,最後會有無禮的狗兒們偷偷跑出來。演奏家們大家都是演那個狗的腳色。這首曲子由Frederick Fennell所指揮的羅切斯特愛樂樂團演奏。雖然我家只有類比錄音的唱盤,但仍然是相當美妙的聲音。


今天的一句話是來自The Rolling Stones的Keith Richards。

對我來說啊,電腦什麼的根本沒必要。要是讓我看到Mouse,哼,那只能拿去逗貓了吧。

Richards先生,非常棒呢。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能像這樣簡單且充滿野性地活著。

貓山:Meow~

還有,一直到夏天的8月31日之前,我想徵求各位的發問。節目網站上有個「村上先生請聽我說!」的橫幅,有什麼希望告訴我、想找我商量的事情,請儘管寫過來。雖然到時候已經是秋季了,但我就會在節目裡為各位解答。「村上先生請聽我說!」,請上節目網站看看吧!

好的,今天就到這裡,下個月見囉。 (Fi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翻譯】村上Radio 第39回:村上的閒聊2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