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20 articlesIn total 10214 words

美國敘事曲

vinci

春色中男人女人的蒼莽 是青春期鐘聲浩蕩吧 嘉年華白夜裡落寞 杯盤狼藉的快樂 寂靜驚逸寂靜 在狂歡黎明

米格爾回憶錄

vinci

我夢見自己 在那座夢裡的都會 孤獨園中漫步 老虎瑰麗寂寥 我將造訪 吉哈諾回憶中的城市 遍歷廢墟 愛情 戰爭 玫瑰 走進光的春日夜宴溫良從容 我等待 等待隨意哪種 幻夢中的未來

巴塞羅那懷想

vinci

魚肚白色中 我告別愛情 最終我們會找到她 墨西哥詩人的母親 不是為你 是為墨西哥青春昏暗朦朧 為拉丁美洲卓午靈魂的遺落 為世上人們已不再記起的幸福 為你老了越陌度阡 行至死神身畔的愛情 那是寂靜君臨 巴塞羅那的夜晚

與伊莉莎白晤談

vinci

“我自身便是地獄, 此處空無一人。” 夏日的寒冷中, 伊莉莎白已然一束火。春天走到冬天, 黎明離開我, 黃昏到達我, 我到我的旅途, 天堂和地獄的古戰場, 上帝與魔鬼必爭之地, 此處一人而已。

荒山島雪後

vinci

幸福 愚蠢 災難 復仇 愛情 戰爭 朝霞與黑夜的倒影 彩色窗戶背面 鎮日鎮夜上演不知疲倦 永恆輪迴的返照 永恆是真的 大衛之子預言命運 沮喪後倉皇脱越的疲倦 那麼也是真的

大戰前夜

vinci

馬可穿越淵深的寂靜 白色花繽紛的冬日果園 激流河谷死亡重重疊疊的背影 草色荒蕪的落寞無意有盡頭 純真遙遙化身魔鬼的詛咒 戰火照亮的初春夜晚 瑪格麗特隱逸於死神之畔 酒紅火光裡十字架沉默的黑色 白夜林中故鄉歌謠 來自天堂的地獄迴響 家書尚未動筆良久覃思 黎明灰色的風吹面頰 倚靠曠野...

徒勞訟

vinci

奔波勞碌中 這樣過完 久遠徒勞的一生 晚歲盛夏黎明 尤難忘懷從前顧盼自雄 深秋風裡漫長的身影 上帝在細節上不徒勞 上帝是整個徒勞 客居巴黎的日子 東方畫家的憂傷 是塞納河上流動的光 未曾抵達的地方 這樣徒勞的上帝造了人 總歸是上帝並不徒勞的意思 想到這裡 就想到這裡吧 念及久遠徒勞的生命 此刻我已頗感釋懷

晚間謠曲

vinci

夜市流浪歌手 暮冬時節的老邁 熙攘中旁若無人 孤獨者的隱密 在黑夜裡幽居

黃昏在綠茵墓園

vinci

紐約的邦斯舅舅 獨獨鍾情藝術和玩偶 在金銀色的孤寂的環伺中 離群索居 不過堂皇的潰敗而已 十九世紀 各有各的邦斯舅舅 各有各的施穆克 邦斯舅舅在施穆克以先 已經存在已然是存在的廢墟 十九世紀的悲觀 溫潤猶存的仁慈的鹽味 十九世紀過去 悲觀就只剩悲觀 仁慈也徐徐失去鹽味 後來的世紀 若言長久 邦斯舅舅 比長久更長久

月杪舊事

vinci

在白晝的幽暗 與夜的黑色中間 一片空白的渾沌歲月 便是他的整個文學生涯

阿維尼翁遺稿

vinci

愛情臨近時 我已非我 輕喚我 靠攏我 予我草莽間的溫存 愛情的曠野 月亮從血色中 在夜晚升起 又在夜晚落下 我夜夜兼程 在酒紅色的曙光裡漫遊 只為佔有 我正逃離的愛情 我來自太陽升起的地方 歐羅巴沒有月亮的冬夜 在彼特拉克的後園回望 過去的愛情 已是山崗夜色中的愛情墓園 ...

魏瑪日記

vinci

倘若生活 不必以生以死 熱誠赴之 生活不過 一席孤獨的盛宴 一場荒原上的安魂彌撒 失落的回憶的織錦 落滿這類盛宴這種彌撒 人人歡喜 以死以生熱誠赴之 耶路撒冷的隱士 法蘭克福的棄世者 最後的沮喪是這樣 聖誕前夜 我在異國的西奈山 懷念一個加利利人

晨風裡的探戈

vinci

我離去 酣睡正酣中 寂靜的狂歡 無非一場告別會 我歸來 寒夜將盡 那是逝去的愛吧 離去歸來的旅途 單向道上 薄暮無人處 生與死的探戈 在黑暗的晨風裡離去的人 歸來已是黎明的永夜 我將離去 不是為了歸來 我前往 無人踏足的故鄉 為了另一個 凜冬清晨的夜晚

彼得堡鄉愁

vinci

彼得堡暮秋時候 陽光穿過窗簾 落在橡木地板上 那種巧克力色的溫柔 就是愛情 愛情的鄉愁的模樣

塔外散步

vinci

以象牙塔來喻大學 這個天賦的始作俑者 許多次躬逢其盛 那是一個又一個有志青年 施施然如登寶殿 落入象牙之塔的宴席 前程是遠大的壯志何止凌雲 後來的意思是 幸與不幸總有個後來 塔還是象牙之塔 有志青年 徒然有志遠非青年 塔中風光 繽紛陸離的只此一樣 一片白緊挨一片白 是冬日殘雪的...

曙色夢境

vinci

自巴黎遠赴以色列 赫米托說為了尋找 旅途沉重的倦怠中 利馬坦言並未找尋什麼 維也納 曙色迷離的歲月裡 墨西哥詩人 極地夏天的流亡中 夢裏孿生子的隱喻 是生活靜止的牢獄 是巫師的那種吉凶未卜

林中路

vinci

我沒有選擇那條路 那條路選中了我 弗羅斯特彌留之際 林中路上暮歲蒼茫 就這樣 我走近命運 絕非命運迎向我 弗羅斯特晚來欲雪 林中路上夜色紛紛

波赫士的回憶

vinci

回憶裡 遠去的歲月 總比此刻 離悲傷近一些 總不能更近一些 倘言人 在悲傷中更像人 那麼人 在回憶裡離人更近 那麼一切文學都是回憶 波赫士知之 某亦知之

伊薩卡的流亡

vinci

在生命開始以先 他已向故鄉流亡 旅途漫長的沮喪 死地醒寤的寂靜 沉沉睡去後恬漠如冰 他旅行 他歸來 他在死亡的深淵尋找夜色 夜色裡老虎金黃的回望 他度過奧德修斯的一生 在並非奧德修斯的命運中

1

成功詠嘆調

vinci

舉世風行的成功 每每集媚世之大成 追隨者一片汪洋 媚世的熱誠濫觴 無關熱誠不過濫觴 從前歲月繁華 獨獨鍾情死神的凜冽 熱誠媚世快速成功 青春的殘照 不復當樓繁華寂寞 死神的回光返照只一重 青春時候 跡近死亡的熱誠是多重 舉世風行的成功者 長於銘記的健忘家 倘言寬恕即遺忘 追隨者的青春滿目汪洋 是長於寬恕的那種吧

曠野遊樂園

vinci

我長久尋找 尋找一種生活 一種生活可能的變形 同時確知 生命是 一場盛大的徒勞 火光和笛聲中 獨自走過茫茫永夜 可能與徒勞之間 那片無人的曠野 便是我走過的生命 盛大變形的遊樂園

客西馬尼之夜

vinci

他遍歷 敗績的名城 完成了的廢墟 他親炙 疇昔預言 命途困窮後的應驗 世上的愛 輾轉流離的盛宴 不知在慶賀什麼 這玫瑰色的夜晚呵

洛桑遺緒

vinci

友情愛情行過 不寫信無電話不晤面 大抵是彼此失望 仍懷有希望的意思 我目擊荒原的繁華 心如死灰的那類熱情 希望失望冷卻後的運命 一片空白無遠弗屆 就這樣 那麼是這樣 人與人的現代命運 意思也只指到現代 指不到命運

愛情紀事

vinci

從前 是很久很遠的 早先時節吧 愛情的光 傾覆在我眉目 口唇上鼻息間 夜夜氤氳徘徊 它的多情 使我病了一場 炎熱病體 愛情沈淪後的欲望 饜足徐徐轉為無情 恬漠了的誠誠懇懇 暮年在望的日子 愛情的失策 沒有落在多情 也沒有落在無情上

大戰以後

vinci

剛剛過去的時代 不期然失落許多個時代 後來的時代 後來的人在風中 漫無目的地搖搖欲墜 唯獨青春的斑斕血色 有油彩的餘味 世紀末的青春 欲言又止於青春期 青春期的荒漠 暗夜大雪紛紛 大戰以後 漫遊者的嘉年華 那是流放的青春 不得已的婉轉說法 大戰以後的日與夜 日與夜漫遊 除了青春 什麼也沒有

航海家的回憶

vinci

在看清 佈滿世界的 矯飾以後 他拒絕了 他轉身 從未離去 清明脱越的白晝 夜色倉皇的從容 索居的年月 靜默如鐵 那是犀牛的 孤獨的樣子 在看清 佈滿世界的 矯飾以後 他以信仰作筏 穿行於絕望之海 暗酒色的光裡

蒙馬特墓園日記

vinci

“說出那些最壞的苦痛, 也就是說出了我的苦痛。” 海涅談論平生 十九世紀的適可而止 適可而止的言猶在耳 後來的世紀 後來的人述及平生 大病未及痊癒 施施然展示病體 苦痛的勳章索取同情 適可而不止而無意止 十九世紀過去了 “同情中斷後的辛辣”沒有過去 那麼海涅言猶在耳也沒有過去

博物館風光

vinci

個人主義展覽 風行的世代 個人主義 奄奄一息尚存 肉體旅行到心靈 沿途繽紛的貧乏盛宴 蜿蜒曲折如宇宙之蛇 麟光流動 柔情瀰漫成災 深淵中的黑暗 遙遠莫測限度 經年強光普照 慢慢顯出 深淵 黑暗 遙遠 博物館裡的 個人主義 風光無限 命運有限

拜占庭之夜

vinci

拜占庭 向晚的雨季 睡意沉沉 憂悒泛起 是夜色堂皇 寂靜如墨 凱撒 葡萄酒 卡夫卡 一個人旋轉木馬 街燈的寂寞 與孤獨無涉 拜占庭憂悒的黑色 與我何涉

塔尖

vinci

文學孕育文學 文學家使文學家 雨露陽光慢慢成熟 已是文學史上 失去時間的逸聞陳跡 動輒登峰造極 夜夜永垂不朽 從一個塔尖 到另一個塔尖 文學的天才 時間的觀念淡漠了 多情後的無情尚有體溫 天才沒有後裔的時代 人人爭問文學已死 荒野中的希望 絕望的曙光 燈光下的心情 夜夜已涼未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