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49 articlesIn total 441645 words

原生家庭

曼弗瑞德

有多少处于不平等地位,仍然要保持在表面的恭顺,就有多少潜伏于人心的仇恨。小男孩只是一个小小的仇恨的显影。

蛆虫

曼弗瑞德

儿时的黑暗黏腻梦境 白色蠕动的蛆虫 只有一次 绝对 闷在胸腔内 未能发出的惊声叫喊 尖锐、冰冷、刺骨的恐惧 令我记忆一生 不,蛆虫并非最最丑恶 我曾在人流拥挤的市场 见过眼球当中长出 一朵诡异小花的孩子 他衣衫褴褛面孔肮脏 另一只眼睛 闪烁着流浪、饥谨、惊恐 以及对疾病的羞...

蕾(二)

曼弗瑞德

婚后K和蕾一直没有实质夫妻关系。K常在早晨才回到房中。偌大的宫殿,那么多房间,隐匿着不知多少美貌男女。难以知晓他身上的脂粉味道和吻痕是哪里来的。蕾心中没有K的位置,对此丝毫不介意。唯一令她挂心的,是母亲信件中的尊尊教诲,隐晦地告诫她,想要在王族获得地位,巩固两国关系,必须尽快诞下一位继承人。

蕾(一)

曼弗瑞德

与其结心肠,不如结衣裳。与其装点他人的梦,不如编织自己的梦。K的系列。一些零碎的情节。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七

曼弗瑞德

前方身影低头,看着面前这张男女莫辨的美艳面孔,瞠目结舌几秒钟后,用稍稍沙哑的低沉嗓音回答:“我叫羽。羽毛的羽。是夜叉族唯一幸存者。也是夜叉族的王。传言中,先代阿修罗王将儿子封印在阿修罗森林中。我年幼时曾与他有一段渊源。路过阿修罗城,便想要进来看看。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六

曼弗瑞德

两年后初夏的一天。释再次到阿修罗城散步。在洛水边,突然感到一阵劳累,坐在一棵树下休息。他半闭眼睛,看着空中的浮云,顶端被微风撩起一片网状格栅,逐渐向天空拉长、扩散、虚化,线条由平直整齐软化为飘摇的带状,散逸入湛蓝的高远之中。悠悠流淌的洛水,不断随水波荡漾的光斑闪耀变幻,落在释的眼睛上。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五

曼弗瑞德

星收起权杖,将飞至眼前的乱发理到耳后,对释无奈地说:“我只想替她们讨得一丝宽容。迦楼罗王和她妹妹太可怜了。我和你,从十七岁在砂城实战开始就是同伴。能活到今天,我一直认为,我手上也染有罗和族人的血。我们是命运紧密相连的同谋、共犯。我也希望你能从现有的状况中解脱出来。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四

曼弗瑞德

星露出难得的温柔表情,看着释:“正常的话,我们还有千年寿命,你想将未来所有时间,都浪费在过去的阴影中吗?现在的你,不是沉浸在罗的记忆中,忘了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摆脱失去罗的痛苦,去做这些打发时间的无意义事情。你不想做回原先的你自己吗?” 释茫然地摇摇头:“吃下罗的那个夜晚开始,我已经不再是原先的我。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三

曼弗瑞德

释这个天帝做得很悠哉。他不想要吞并魔族地界。边关仅仅维持之前的状态,保卫天界居民不被魔族侵害便足够。现任魔皇仍在整饬魔族内部,因政变,夺取皇位遗留下来的权力纠纷,无暇考虑扩张问题。于是边境除去一些小纠纷,整体算是平静。释的闲暇时光用于对史官讲述先代天帝朝的过往,或传召迦陵频伽和乾闼婆王进宫演唱。

圣传·同人二百一十二

曼弗瑞德

释自阿修罗森林回转罗的院落,又在院中盘亘稍许——他将罗的房间搬回天帝城,这座罗自幼生活的院子和阿修罗王宫却不容易迁移。罗的血肉,过上一段时间,总是撕扯着释,回到阿修罗城。在属于罗的空间中,它们才得以安宁。这些时候,释的部分也能摆脱自幼警戒一切的心理,沉入罗的感受——安全、得以放松。

读《1984》

曼弗瑞德

最近终于读了闻名已久的《1984》。一路读下来,一路感到震撼。《1984》写作背景是二战前后,社会环境混乱。经历法西斯侵略战争和政党内部相互倾轧后的作者,对社会进行深度思考。他设想,极权政府以恐惧与痛苦为手段进行专制统治,集体被无限放大,个人被无限压缩的未来社会中,生活的极度麻木与灰暗。

二百一十

曼弗瑞德

天王的生日宴会过后,释看着天王对自己和星行礼,跟随奶妈侍女告退的身影,想到罗千方百计留下的,阿修罗族最后的孩子——被封印在阿修罗森林中,除罗以外所有阿修罗族人,以生命为养分,通过结界供养的遗孤。回到寝宫,释换上从阿修罗城罗的房间带回来,罗惯常穿着的白色细软棉布的贴身衣裤。

二百零九

曼弗瑞德

释的目光重新落在天王身上。没有再做评价,神色间却柔软了很多。他将天王唤到身边,询问能力进境。天王逐一回答。释或点头赞许,或加以指点。天王与目前的释,一样同时拥有雷霆与火焰两种能力。使用雷霆是释迦族天生拥有的力量,释自然是其中的王者。释对火焰的控制方式来自罗的记忆,已臻火焰能力的最高境界。

二百零八

曼弗瑞德

释如被石化般在御座中一动不动。另一度无形的空间,释双手在背后支撑地面,双腿微曲伸向前方,坐在半米多高,肆虐丛生的茂密野草地上,抬头仰望天空。清澈钴蓝的天空被墨蓝和深红的大理石纹理所取代。天空正中是疯狂旋转的巨大漩涡,交替将红蓝两色投射在释的身上、眼中。

二百零七

曼弗瑞德

转瞬间,五年过去。善见城为天帝的唯一继承人——天王举办生日宴会。释迦王宫在宫廷总管和天王的奶妈主持下,装点得喜气洋洋。五岁的天王,日常生活与其他王族子弟并无不同,从初次显露出继承自父亲的雷霆和母亲的火焰能力之后,便由专门的师长每日教导培训。

二百零六

曼弗瑞德

善见城,释迦王宫。所有人都在为新任天帝加冕仪式忙碌。各族的王纷纷来到善见城,恭贺新任天帝。释身着大典礼服。白色底子上以金线仔细绣满天界山川风光。淡金色宽宽的饰边和腰带。头戴镶嵌宛如幽深海水般蓝色宝石的金制王冠。淡金色长发夹杂几缕银白,双眉间两条深刻的竖纹,连接到第三只眼的纹章。

圣传·同人二百零五

曼弗瑞德

释沉浸于,所有看得到自己的,罗的记忆中。一帧帧滑过,十七岁以来的思念,似乎终有着落。他闭上眼睛,似睡非睡,观看孤身救下实战学习期间的罗和星的自己,在深黑的夜色中,伴着雷霆、星光、雪片出现。品尝藏身于罗心中那份巨大的获救的温暖。之后,边关五十余年。

圣传·同人二百零四

曼弗瑞德

罗的房间内,似乎有不可见的力量不断呼唤释。他对星说,想要独自在这里待一会儿。关上房门,向内走去。内室陈设非常简单。地板是浅灰白的大理石。书桌,椅子,书架,衣柜,床,是透出木头纹理的咖啡色。床单,被褥,靠枕,和一只随意摆在地上的垫子,都由洁白的细亚麻布缝制。

圣传·二百零三

曼弗瑞德

登上天帝之位前,释遵守对穹的诺言,解封他先祖的城池——米迦勒城。穹和族人得以自由往来于祖居与灰色地带之间。七月初,穹到善见城与释会面。穹玩笑般地问释:“你不怕我势力坐大,又可自由出入天界,终有一日威胁到你吗?” 释淡淡一笑:“我目的已经达成,父母大仇得报,不再有任何必须实现的目标。

圣传·同人二百零二

曼弗瑞德

天帝和释之间又一次力量撞击。炸裂的电光雷暴中,天帝想到万余年前的自己,与之前那位米迦勒后裔的君王。本来并无任何造反意愿的自己,怎样在命运之手的拨弄下,弑君,登上帝位。而自己,瞬息之间,又在天帝之位上度过万年之久,被迫走上先代天帝遭到臣下讨伐的位置。

圣传·同人二百零一

曼弗瑞德

释的头发被风向后吹起,全身包裹着窜动的雷电、火焰,悍然对天帝发动攻击:“用以后永远的痛苦换取与你一战的资格,这件事,罗倒在我的剑上时,我就知道了!你不必再对我啰嗦!” 释和天帝之间,闪电、雷霆、火焰、雷暴穿梭往来。释得到罗的力量之后,火焰和雷霆在同一个人身上的加成,比之前和罗两人联手强大更多。

圣传·同人二百

曼弗瑞德

天帝城前,释迦族大军排开队伍。天帝站在庄严的天帝城城墙上,对释高喊:“释迦族的小子,你终于还是反了!” 释愤怒地回应:“天帝,你杀了我的父母,血洗我释迦族王宫,不必在我面前装糊涂!我不为他们复仇,枉为人子!” 天帝哈哈大笑:“终于等到你这一天。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九

曼弗瑞德

释一路杀来。龙族,夜叉族,爱染明王家族……终于,来到我的阿修罗城下。我将修罗刀分离出来,留给前任星见——将它与小阿修罗封印于一处,和星带着装有“释的儿子”的培养皿,趁夜出城见释。星携带法器、符咒,做好最后的准备。父王、母后、前任星见等人,在朝堂与我道别。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八

曼弗瑞德

我实在拿不定主意,该怎样处置阿修罗城的普通族人。只好请父王、母后、星、前任星见及长老们来商议。前任星见提出,可以用符咒之力将城中所有人的生命力凝聚在一起,同样用于阿修罗森林封印小阿修罗的结界。可这样不就是在未征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杀死他们吗?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七

曼弗瑞德

婚礼过后,释恢复冷静,决定采取稳妥的方法,与穹共同定下日期再起兵。释回到善见城,装作刚刚收到情报赶回家,不知是谁杀死父母的样子。四处派人收集凶手的线索,追捕可疑的人,为释迦王和王妃举办隆重的葬礼。并且上书天帝,一腔悲愤地请求帮助彻查凶手。天帝无奈,只得发布公文通告整个天界,帮助释迦族捕捉血洗王宫的凶手。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六

曼弗瑞德

傍晚,到达和星约好,阿修罗城附近一处隐秘的林中空地时,星已经带着星见家族的长老做好准备。我和释梳洗整理,换去沾满尘土的衣服。临时搭好的礼堂,并未刻意装饰出应有的喜气。仅按礼仪,摆放最低限度需要的神像、几案、祭祀供奉的物品。看着高处那尊主管婚嫁的神像,我想:众多神族的祖神已死,这位神,为何仍能继续吞食香火,主持婚仪?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五

曼弗瑞德

走上通往仞利天的空间通道之后不久,星再次发来传讯符,说释刚刚进入仞利天。我稍加思考,决定停在仞利天外,这个唯一的通道上等待。天帝既然设局给释,必然留有眼线在仞利天,善见城。被他们知晓我来此处,不好。空间通道接近仞利天时,我和六位长老停下。进入道边树林,找到合适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到...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四

曼弗瑞德

夏秋之交的朝堂上,我发现自己眼睛周围的青黑已不那么显著。很多朝臣眼周,与我同样有着黑黑一圈。有人说,把青蛙放在冷水中,逐渐加温,它便会毫无知觉地死去。如果结局不能改变,青蛙的死法并不坏。不间断处身于焦虑、恐惧、愤怒中走向死亡的人,一定曾经羡慕过这只无知无觉,或快乐,或平静地失去生命的青蛙。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三

曼弗瑞德

返回阿修罗城时,早晨被我和释破坏掉的路已经修好,加固过。这件事必须及时完成。这条路不是普通的路,而是连接两个空间的通道。一旦彻底断裂,重新连接起来特别耗时耗力。回到阿修罗城,和星讲述今日与释相遇,打斗,在天帝城的见闻。星脸上浮现出柔和的神色:“释会这样,很真实啊。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二

曼弗瑞德

进入天帝城时,释本想让我先走,他在城外耽搁一会儿,与我岔开时间,以免天帝疑心。转念又想,我们在边城交好的经历,整个天界无人不知。况且当下的天帝,恐怕四下都派出了耳目。我们中途大战,包括每一句谈话,应该都瞒不过天帝。还是坦然地一同进城,反而不像心怀不轨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