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弗瑞德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有拍必回,简化人际关系。

圣传·同人一百九十七

婚礼过后,释恢复冷静,决定采取稳妥的方法,与穹共同定下日期再起兵。

释回到善见城,装作刚刚收到情报赶回家,不知是谁杀死父母的样子。四处派人收集凶手的线索,追捕可疑的人,为释迦王和王妃举办隆重的葬礼。并且上书天帝,一腔悲愤地请求帮助彻查凶手。

天帝无奈,只得发布公文通告整个天界,帮助释迦族捕捉血洗王宫的凶手。再发下诏书,命释继承释迦王位。

此时释迦族的处境异常艰难。诸王对于谁是凶手心知肚明,无论与先王关系如何,均是只派出使者吊唁,先王和王妃的葬礼上,没有任何王族敢于出席。

丧期中,释的加冕仪式更不适合张扬。参与人员仅限释迦族内。我同样不便亲自到贺。唯有派遣使者表达心意。

使者为我带回记录加冕仪式影像的符咒。头戴金色王冠,身着白色,滚有宽宽的金色饰边王袍的释,有着愈加明显的威严。与我幼时记忆中,强盛时期的天帝仍有差距,却不似以前那般遥不可及。

释私下与穹如何联系,我不清楚。我只是默默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星见家族负责培育的两个婴儿已初具雏形,可以看得出其中之一有着尖尖的耳朵,是阿修罗族婴儿。我时常在政务结束后,去星的母亲那里看他。

不知透明的培养皿中,小小的身体被赋予了怎样的命运,才使创世神如此不愿他来到这个世上。而超出制定世界规则的创世神控制的力量,又来自哪里?是否还存在着创世神之外,更强大的力量,因此才会有小阿修罗这样一个漏洞?

许是我对这孩子寄托了太多关于报复命运的希望,居然似乎真的能感受到一丝由基因传承产生的温情。我想看看未来,他长大的样子。还有他能制造出怎样巨大的动荡。

离别前我问释,这孩子留在阿修罗森林成长,以小阿修罗灭世的命数,未来若成为他的威胁会怎样。

释淡然一笑:“我只想要替父王母后报仇。能坐在那个位子上,就坐下去。若小阿修罗能送我与你重逢,我等着那一刻就好。

何况,你怎知我不想对创世神报复?我丝毫不想要那个位子。我想要一个与其他各代释迦族王子相似的普通命运,在那样的命运里,有父王、母后,和你……”

成为天帝,对大部分人都有强烈吸引力。唯一令人排斥的,是走上那条路的风险。释的话,与半个多世纪以来我认识的他相符。然而经历时间推移和地位变迁,若他改变想法,也属正常。

还好,还有星。星对小阿修罗不如我上心。但我知道,她一定会保护好他。

使我更为揪心,却不得不去面对的事情,就是所有阿修罗族的族人们。不能有战争。我们不能消耗释的兵力。而我这些号称战神一族的族人们,以怎样的方法告别人世,才能让他们不感到憋屈?

父王、母后、前任星见、一众长老、朝廷中各位大臣,已经达成共识,将生命终结于阿修罗神庙,所有的力量凝聚在一起,结起最后的封印保护小阿修罗,成为给他吸收,赖以生存成长的能量。但城中这些普通的族人们,要怎么办?我是王,却不可以轻易地处置他们所有人的生命。即使我有权力。也能够做到。

而要把实情告知每一个人,让他们自行决定生死,也不可能。这件事情不可以泄露。该怎样解决,使我坐立难安。毫无头绪。

PS:看到魔都人民团购小毛驴。这件事的背景悲惨令人同情。但是小毛驴本身并没有问题。想起来我们原先住了五年的房子后面是一个牧场,常常有一匹棕色的马和一头灰白底色,上有黑色花纹的毛驴。

这两只动物总是结伴出现,看起来是悠悠闲闲在散步。好几次我看到,马停下来等毛驴,毛驴就地躺倒,在地上快活地打滚。滚够了,它爬起来,两个小伙伴再继续散步。

与它们为邻,颠覆了以前我对于毛驴“蠢”的认知。发现它们不仅不蠢,还很可爱。后来又注意到,居然还有和矮种马一样大小的毛驴。脑袋上和脖子后面的鬃毛更多更厚,毛茸茸的,长耳朵,短腿,超级可爱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