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Cindy

淪陷區災胞。

我在廣州親眼目睹了一次聚眾抗議被鎮壓的事件

今晚(04/20)住在附近的同事給我傳來一段視頻,附近村子聚集著上百人齊聲喊著口號,旁邊馬路上交通堵塞,不少人在看熱鬧。出於八卦的心理,我決定出門打探情況。

去到事發的村口,剛好看到一輛特警車經過,一排公安守住入口,但村民還是可以自由進出。圍觀群眾站在馬路對面議論紛紛,上前詢問了一位阿姨發生什麼事,她告訴我「撿黃珠」,我重複問了三遍也沒明白是什麼意思。後來才知道她粵語口音太重,其實說的是「減房租」。

據路人說大概有上百個租戶聚集在村子裡要求減免房租,並且遊行到馬路上,後來出動了公安武警特警,在陸陸續續抓人。還有一位阿姨不懷好意地說「都是那些湖北人啦,趁著疫情鬧事,政府為了政策說得過去嘛,肯定會給他們減租的啦。在這裡鬧房東有什麼用,夠膽的話去炸政府啊。」

蹲守了半小時後,一位穿橙黃色衣服的中年男性(據說是帶頭人)被押著帶進警車,身後跟著的女性試圖阻攔,被公安勸回去了。臉上的不解大約是在說,我們明明只是在爭取自己的合理權益,為什麼換來這樣的結果。

耳邊傳來阿叔阿姨的討論聲,阿叔說「這就是個無良政府,你要求這些沒用的。你讓房東減租,你賺了錢會分給房東嗎?」阿姨說「讓人復工復產,又沒生意掂搞嘛。就不要給那些外地人來咯,大家沒錢就在鄉下種田咯。」也有年輕人在旁邊喃喃自語,「這些也不會有電視台來拍,不會有記者來採訪。」

在媒體被政府控制的今天,所有人都已知這片土地的規則,「不准反抗,反抗也沒有用」被深深刻印在潛意識裡。假如這是一個遊戲,你不滿意最新出台的規則,你可以選擇退出遊戲來抗議,因為他需要你的活躍和投資才能存活。但現實是,退出遊戲太難,付出的代價太大,只能偶爾在規則紅線掃射不到的陰影裡偷偷抱怨一下。不到萬不得已,實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誰又敢站出來發聲呢。明知道和這樣的人站在一起,就一定會受懲罰,仍然抱持著微弱的期望去抗爭,難道他們不是時代的英雄嗎?

可以想象今晚也許是黃衫男的一生中最難熬的夜晚之一,他會想些什麼呢?大概有兩個方向,一個是就此認命,從機器的角度分析自己行為的不正當性,尋找降維的解決方式,從本次衝撞中獲得些許炫耀的資本;另一個是通過自身經歷驗證了規則之腐朽,表面投誠,內心已經無法再信任任何官方說法,抓住所有可能的機會向制度開槍。

但願他是後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