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老師|燈塔之墜

IndieCindy

我大學的時候也遇到這樣一位啟蒙老師,但是當時總是不太敢和他對談,怕暴露自己的無知。我也和老師失聯很久了,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並不太想重新聯繫上(如果有途徑知道老師的近況就好了),讓美好的回憶就留在那裡好了。

重構「家鄉」,以抵抗宏大國家敘事

IndieCindy

我對家鄉的認同過程與你有著相似的脈絡,大概因為都是差不多的成長環境?

包括那段「身在華南而心在江南,把它認作前世故鄉」的經歷也跟我好像噢,我也是超愛江南,超愛杭州,有嚴重的園林和古都情結。

不過在踏上台灣的土地之後,我心裡的故鄉又易地了。有人說台灣是中華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地方,我們一直以來追求的「溫良恭儉讓」在這片土地上實現了,於是乎所有懷抱著故國情懷的人都能在這裏找到歸屬感。到後來看80年代的台灣電影,其中的鄉村景觀、城市風貌、人情練達、鄉音餘韻都更接近我的生活體驗,畢竟我們的所謂本土文化只停留在飲食、風俗、語言這些表面的敘述,沒有更深層次的文化表達和集體記憶。這種「大我」的文化鄉愁比具體的故鄉認同來得更濃烈醇厚,台灣人普遍的親切感又讓我不需耗費刻意的努力就能構建在地連結,雖然因為物理上的距離很難有持續性,但心理層面的認同並不會輕易消散。

曾經在台灣文學館讀到一首詩非常符合我當時的心境:

鄉愁/不是在別後湧起的嗎?

而我依舊踏在故鄉的土地上

心緒/為何無端地翻騰著

只因為父親曾對我說:

「這片地原本是我的啊!」

鄉愁/不是在別後才湧起的嗎?

廣東唯一海島——南澳島苦逼騎行之旅

IndieCindy
Reply
食芒果@emango

嘿嘿其實我也是最近看了何偉的書受了啟發,才鼓起勇氣主動交流的。

你寫的才超棒欸!文字觸感太讓我羨慕了。待我今天認真拜讀一下給你回覆!

IndieCindy
Reply
WrightFu@fkh01

我有搜尋到劃分圖,就是比較疑惑劃分標準。

另外,查看了你說的香港天文台網站,真是做得細緻用心又可愛。

IndieCindy

謝謝你!原來是老鄉嗎?看繁體字還以為是台灣朋友。

我對人文的興趣遠勝於風景,這次並沒有做什麼準備,不過是機緣巧合多學習了一點新知識。

「陸生」:你們,他們,或我們

IndieCindy

寫得太好了!字裡行間都能感受到你的痛苦與掙扎,雖然不是陸生,也沒有在台長時間待過,但對你的經歷感同身受。

19年底我去台灣旅遊的時候,也剛好和我的陸生朋友聊她的困境。和你一樣,她也在陸生群體中主動邊緣化,和台灣同學相處時又只能小心翼翼點到為止,兩邊都無法真誠地交流,自己像是被壓縮成夾心餅乾的餡料左右為難。當時也提到了《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敏感身份裹挾的失語感,身份認同四處碰壁,都不是陸生獨一份的焦慮,也是每個自由派在港台互聯網圈中遊走時無法迴避的。只不過「陸生」走在風口浪尖上,成為一個易於舉例的代表,正如你所說的「是彼岸所期待的戰狼,也是此處所需要的箭靶。」

你提到的那位撐港卻又嘲諷陸生的網友,可以說在中港臺都非常普遍。我也遭遇過不少類似的衝擊,大約有兩種類型:一類是高舉自由平等的大旗,自詡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年輕人,在香港問題上卻接受了大國敘事,一味撐警。另一類則是完全清醒的自由派,但深入瞭解之後,發現其中不乏男權主義者、種族主義者、社達主義者。我想最大的問題可能出在,社會沒有形成共同的底線意識,所謂的「同路人」可能只是偶然重逢在某一條道路上陪你走了一小段,「最徹底的同溫層」或許只存在於想象中。

無力的時刻在這兩年頻現,常常讓我迷惘,為何中港臺三地人民,僅僅因為錯綜複雜的政治關係,就要承受隨時的威脅與變革?當第一世界的年輕人開心地擁抱世界進行自我探索的時候,我們卻被身份/地域/語言/信息屏障等等現實問題圍剿,輕者與朋友割席,重者政治抑鬱。

根據政見自由重組國度的想法,恰好我也有過同樣的想象,可惜我沒有什麼搭建理論框架的能力,無法再深入展開,其實倒是個蠻有趣的話題。

一次高鐵誤車後發現的社會主義漏洞

IndieCindy
Reply
食芒果@emango

嗯嗯理解你說的意思。所謂的國民性也是因環境、文化和歷史共同作用的結果,當初柏楊先生寫《醜陋的中國人》批判的其實是中華民族,無關地域,當年移民到台的大陸人也是同樣的髒亂吵。但正如你說的,制度和環境的不同,可以改變群體的精神和價值觀。而台灣能形成如今開放民主的社會風貌,也是基於後面成長起來的兩三代人在自由的環境中自然生長的結果,一代移民的影響被逐漸淡化,社會環境的改變同樣也作用在他們身上,舊時的「國民性」也在慢慢過期,不再具有共性。

IndieCindy

你是在台灣唸書嗎?台灣的好真是有目共睹哈哈,任何一個大陸人只要「親自」去台灣旅行一趟,就能感受到明顯的差距。並不需要很刻意去體驗,待人接物說話方式使用引導,各種日常生活的場景裡就能體現合理規範和人性化。

大陸人常常會把問題歸咎於「人太多」,大家總以自己的利益為先,總要等到成為「規定」的受害者時才來抱怨。跟隨僵硬的制度成為慣性之後,逐漸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沒辦法」就變成了大家的口頭禪。上次看到《尋路中國》有一句話特別諷刺,分享給你。「中國人可能會對很多東西都逆來順受,但飯菜不在其列。我認為,那正是他們長期以來既有一流美食,又有政治災難的原因之一。」

IndieCindy

鑽了漏洞的空子,不矛盾吧。不是在討論應不應該,我只是說我發現了這個漏洞,然後試著利用,並且成功了,這只是我的個人經驗。高鐵的規章制度是不是有問題才是應該被討論的。

IndieCindy

遠就算了,車站的設計非常不合理,沒有哪一點能看出在服務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