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小小 | 蜘蛛女の結網言己事
魚小小 | 蜘蛛女の結網言己事

雪的碗裡◞盛的是月光 ─ Eternity in an hour ♑™️ ► Pin.Since1979 © Precious/H

南鄉子 ‧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人生,莫不只是一連串的妥協。
南鄉子 ‧ 蘇軾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

佳節若為酬?但把清樽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如果每個人都能理性思考以判斷作為,就不會被稱作感覺的藤蔓糾纏,沒有所謂的左右為難,也不會在蟲蟻蝕心的同時,搞不清楚該是恐懼還是興奮?會是毀滅抑或重生?

幾番角力較勁,在貌似沒有輸贏取得的平衡,原地打轉。

人生就在不斷妥協裡完成。什麼夢想、理想,縱然規畫精心,你步步踏實踐履,還是有著太多太多突如其來的狀況,與莫名其妙又莫可奈何的一堆阻礙,迫使一切佈局瓦解、計畫改變,事與願違,然後在如意與不如意中評定一生。

不具路線的地圖,是否就沒有迷失這回事?取消計畫,是不是就不存在符合與否的問題?圍了一個圓,便區分了圈裡圈外,灑下網,遂開啟了收成的期待。風風雨雨原是大自然現象,本來就不應該成為旅途的阻礙,我們總是預設了立場,親手劃分了差異,才來在位置與距離、點與線之間來回磕碰。

我不想高喊活在當下,但時間的洪流滾滾,來不及慨嘆,也無法重新設定,只有當下的分秒確實存在,才有機會一點一滴積攢生命財富。人生,莫不只是一連串的妥協。

貶謫黃州期間,元豐五年(西元1082年)重陽日,蘇東坡在郡中涵輝樓宴席上,為黃州知州徐君猷作詞。我猜東坡先生是感嘆了「萬事到頭都是夢」,才在登樓遠眺一眼便是「水痕收」、「露遠洲」。在這闋詞裡,不論是進取、退隱,抑或積極與消極,其中矛盾的雙重心理,可說是完全體現。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