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格勒来信
彼得格勒来信

19—20世纪阶级斗争历史文献汇编

广东地下党刊物的思想交流之二十《青运杂谈:广泛结交朋友》

作者:方敏 出处:《正报》1947年第34期 录入:江风

录入者按:本文当是《青运杂谈 突破小圈子》之续篇。可以对其分条批判,诸如“无原则无阶级立场的统一战线”,或者“多数崇拜”,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了。不过我们也大可不必那样大费口舌,直接给本文写一个副标题即可:

广泛结交朋友

——资本主义中的学生生存指南

李星按:本文内容可说是“青年的自我修养”“青年的社交注意事项”,而阶级气味近乎没有。值得指出的一点:作者提到有些左翼青年对接触的“同志”有求全责备的倾向,对方有缺陷就不愿接触了。这个批评确实正确,但我想说的是,为何会求全责备?因为很多参与“革命运动”的人,是想寻求心灵的避风港,而不是来战斗的。这样的需求来自阶级社会对人的压迫,无可厚非。而如何对待这类“寻找心灵港湾”的人?推动他参与阶级斗争,让斗争本身迫使一个人面对自我,真正选边站,所谓“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又:上边说“让阶级斗争迫使人选边站”,但何为阶级斗争,又容易变成争执的话题,“你说是斗争就是斗争啊?!你算个啥玩意呢?”。所以,很多时候不必争论,相信自己的工作有益于工人阶级,就去做,并欢迎他人参与,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不做,让阶级现实本身去教育人,迫使人思考,直到社会思想开始明显分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以工人斗争为社会出路的方向…… 到那个时候,有阶级代表性的论战,才真的有意义,成为思想分化、聚拢的指标。


爱国民主运动应该是个动员千万万群众,包括所有不愿意做奴隶的中国人民都来参加的运动,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则是不少进步的积极的青年朋友,他们虽然意识到自己是推动这个广大群众性运动的骨干,却苦于没有个知心朋友,变成“孤家寡人”,“好”一点的,也不过只有十个八个说得开合得来,气味相投的“同志”,一走出那个小圈子半步,就有人海茫茫,何处觅知己之叹了。

这是一个严重的现象,他使青年运动局限在方仅盈丈的狭小天地里,无法扩大成团结广大的青年群众的青年爱国统一战线,使爱国民主运动不能够源源不断地补充生力军,迟滞了独立和平民主新中国的出现。

怎样克复这个严重的现象,自然首先得在思想上搞通,要深知宗派气息之必须肃清,小圈子生活必须冲破,那在本报卅二期上已经谈过。在搞通思想中,生活实践上就得配合起来,这配合,我想广泛结交朋友就是中心的一个。

正因为当前的爱国民主运动是一个极其广泛的群众运动,只要不是卖国贼,都会赞成这个运动,做成我们的朋友的,何况中国青年爱国心和民族观念都特别强烈呢;所以在爱国热潮洋溢全国以至海外的今天,客观上已经为我们准备下最易广泛结交朋友的基础。我们参加爱国民主运动的青年,应该拥有大群的朋友知己,共同在爱国民主的大目标下团结起来,携手奋斗前进。

开首下定决心去结交朋友的时候,什么苦恼着我们呢?第一是困惑于选择朋友的标准。

不错,结交朋友之所以不易,就是难于替自己定出一个选择的标准,跟着就难于决定结交的对象。普通青年知识份子之会变成脱离群众的“孤家寡人”,就是往往预先凭自己的成见捏造一个固定的模型,或者那个模型就是自己的第二化身,自己所喜爱的,别人一定要照样喜爱,自己所走过的进步的道路,别人也一定要照样走来,动不动就轻视别人,觉得落后,配不上自己,当不了朋友。如果要替那样结交朋友的错误态度起个名称,我们就叫它做“交友中的主观主义”吧。这种交友中的主观主义自然应该在打倒之列。正确的选择朋友的标准是决定于主客观的实际条件和需要上面的。今天我们结交朋友,主要的是为了扩大青年爱国统一战线,是为了增加爱国民主运动的力量,那末选择朋友的标准就很明确,只要赞成爱国反对卖国的都是我们的朋友,至于对爱国与争取民主的关系,对民主涵义的了解等等,容或有认识的片面全面,偏颇正确等等的差异分歧,那是我们结成朋友之后,在研究讨论切磋琢磨当中逐渐求得一致的问题,不应做选择朋友时的最高的标准。

如果这么一个包罗广阔的选择标准确定以后,我们青年人要找朋友便像鱼在水中,到处逢源,你尽可以放心跑出两三知己的小圈子,跨开阔步,在学校,在工厂,在各业各行之间和之外,随地见到热烈的友谊的招手了。

当然,选择对象的广泛,还并不就是说友谊的增进不需要经过一定的互相教育影响的过程。一见倾心,顿成知己的友谊常常是不很牢固的。所以发现朋友,结交起来之后,跟着就要在爱国民主运动里共同工作共同学习来增进互相之间的友谊,在彼此鼓动,彼此安慰,检讨观点,帮助进步当中,是自己的呼息与朋友连成一体,把友谊提高到革命的友爱去。

因此,我们也应该承认来自不同社会,出身于不同阶层的朋友间生活方式、思想意识、个性感情的差异和距离,要善于区别对待各种各样的朋友,并根据朋友的不同特点、品质、要求和觉悟的程度来进行长期的互助教育。有些人交到新朋友的时候,开始是觉得句句投机,事事适意的,可是过了不久,发觉了对方有些生活上、个性上、作风上的个别弱点。或者人家的觉悟未能够提到如自己一样的水平,未能接受自己所认为对的意见,于是感情日趋淡薄,不睦的现象愈来愈多,甚至反目成仇,把已经建立的友谊尽付东流去了。这实在是很可惋惜的事。

正确的做法是要记紧在大前提大目标下一切差异分歧是可以克服的,而克服则要经过比较长期的斗争过程。朋友的责任是互助,它有弱点固然要看他自身的反省锻炼功夫。不过周围环境的陶冶影响也很重要。是以作为他朋友的自己,对他帮助和其示范作用就同样要紧。好些时候,不一定自己全对朋友全错,在发生差异和分歧的时候,首先要虚心倾听朋友的意见,加以思考和分析,如果他错了,也要耐心解释说服,有时给以时间,等待事实发展来证明来教育,等待朋友的进步觉悟也有必要的。

我们要时刻想起朋友愈多愈好,友谊得来不易,因此要广泛结朋交友,并应以正确态度来珍重已有的友谊。

香港青年运动今天还为小圈子所局促而不能扩大发展,大多数青年积极份子在进行开展爱国民主工作的时候还痛感到朋友极度缺少,这个严重的现象到了克服的时候了,我们大胆地走向广大青年队伍中去,广泛的交结朋友团结朋友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