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kcan
Punkcan

加密宇宙裡的擺渡人 聲音及電腦視覺藝術創作 數據控,喜歡音樂美食書寫思考 人在江蘇,只有Wechat比較好使 Wechat ID:stormychaos https://punkcan.art/

吞月犬.一 : 電話

當上班族已經把劉浩對週末的熱情都給抹滅了,對他來說週末就是一個補眠的日子,好在他還有雙休,公司裡面的前台據說一個月只有休四天,人來來去去的也都待不久,前台大多是年輕貌美剛畢業的女孩子,剛到這家公司的時候中午出去吃飯還會特別問一下前台妹妹需不需要幫忙帶什麼回來,過個兩年後,前台都換過8個了,依照劉浩自閉的個性,還沒混熟人就離職了,隨著自己對這份工作熱情的退去,他甚至不記得這些前台到底長怎樣。

辦公室會議室的會議還在進行著,桌角的手機突然開始震動,敲擊著桌面發出了跟現場不協調的聲音,坐在手機前一個叫劉浩的員工迅速關掉手機,還好台上老闆正在講一個冷笑話,大家正尷尬的應付著,沒人注意到。

劉浩是一家貿易公司的數據分析師,每個週會都會安排他大約五分鐘的簡報,劉浩一直也都游刃有餘,但這手機突如其來的震動,把劉浩的心都震慌了。

不一會電話又來了,逼不得已,劉浩只好把手機握在手上,放在桌子下,心裡一邊暗罵是哪個不長眼的一直打電話來,要不是正在開會,都快氣的想把手機給砸掉了。

他侷促的一直按掉電話,電話卻連續來了好幾通,劉浩的神色越來越不自然,接連不斷地電話讓他腦子開始胡思亂想,是不是家裡有什麼重要的事打電話過來?會是什麼重要的事?現在要是看手機,估計等下又要被說了,想著各種可能,劉浩開始覺得慌張,希望別是什麼不好的事才好。

就在他還在亂想各種壞消息時,突然聽到有人叫他,一下子讓他驚醒了過來:「浩子,輪到你了。」

突如其來的驚嚇下,劉浩像是被人從水底中拉出來,腦子嗡嗡的響著,眼神掩蓋不住剛剛瞬間的出神,耳根子熱紅了,主管看著他,皺了一下眉頭,劉浩才發現整個會議室的人都盯著他。

劉浩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別慌。

劉浩鎮定下來後起身講話,但臉頰還是微微發熱。

「我負責這個項目的客戶是屬於快消品零售類型,這週客戶門店資料中,周轉率低於1.5月的還有四家門店,目前針對滯銷商品已經建議進行調撥,轉往高周轉的門店......」也許是因為緊張,劉浩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畢竟是很熟悉的工作,主管看著他流暢的報告當週工作,也不再看他。

週會結束後,每個人都離開了座位,原本還以為主管會來責備些什麼,但什麼事都沒發生。

應該說大家彷彿當劉浩是個透明人似的,搬椅子的時候也當作他不存在,徑直的走過去,劉浩識相的自己靠邊站去,很快的會議室便空無一人了。

「我倒是要看看哪個混蛋打那麼多通電話給我!」

打開微信,他才看見強子來了好幾通未讀信息。

強子:「在不」

強子:「已拒絕」

強子:「已拒絕」

強子:「接一下電話,江湖救急!」

強子:「已拒絕」

強子:「在忙?」

強子:「已拒絕」

強子:「已拒絕」

強子:「已拒絕」

強子:「快點接電話,再不接我就死定了」

強子:「已拒絕」

強子:「完了」


看到信息,劉浩不禁愣了一下。

強子是劉浩的高中同學,本名李子強,家裡有點小錢,高中的時候幾個朋友玩得挺好的,本性不壞,雖然愛玩了些,算不上紈褲子弟,也不會強出頭,強子能惹上什麼事了,這還是第一次連續打這麼多通電話給他?

本來高中畢業後,大家各自考到不同學校,聯繫就越來越少了,但沒想到出來工作後,居然又碰上面了,不得不說強子這個人還是比較熱情的,原本只是中午休息去買個飲料,在便利商店遇上了,強子竟一眼就認出他了,旁邊還跟著一個年輕女孩,打扮得就像直播網紅一樣,在這個城市裡顯得有點浮誇了。

不過那女孩一直盯著手機,不時還傳來不斷重複的背景音樂,聽得讓人腦門疼,劉浩也不記得自己跟強子說了什麼,總之彼此交換了微信,離開的時候強子老練的對劉浩說「下次約,下次約。」便拉著女孩出了門,便利商店的響鈴聲交雜了店裡播放的音樂,強子的聲音顯得有點迷離不真實,劉浩制式化的微笑著,看著強子說「好!好!一定!」。

沒想到強子還不是說說而已,那個週末強子在微信上說週末有幾個高中同學一起吃飯,問劉浩去不去。

當上班族已經把劉浩對週末的熱情都給抹滅了,對他來說週末就是一個補眠的日子,好在他還有雙休,公司裡面的前台據說一個月只有休四天,人來來去去的也都待不久,前台大多是年輕貌美剛畢業的女孩子,剛到這家公司的時候中午出去吃飯還會特別問一下前台妹妹需不需要幫忙帶什麼回來,過個兩年後,前台都換過8個了,依照劉浩自閉的個性,還沒混熟人就離職了,隨著自己對這份工作熱情的退去,他甚至不記得這些前台到底長怎樣。

當時強子找的時候,心裡還猶豫了一下,沒想到後來強子又打了電話,別的不說,強子這貨講話有一定感染力,不去當超級銷售還是講師真的可惜了,劉浩就這樣莫名其妙答應了去聚會,莫名其妙的又跟強子熟起來了。

劉浩收起了手機,回到座位上打開了電腦上的微信。

劉浩:「咋啦?」

但微信一直沒有回應。

「喔靠,會不會惹事被人砍死了還是綁架了?」劉浩突然緊張一下,但想想應該不會發生這麼離奇的事情。

劉浩發了幾封信息,強子一直沒有回應。

快要下班的時候,整個辦公室突然又莫名忙碌了起來,劉浩總覺得這是一種詭計,讓大家不好意思而自動加班的詭計。

在辦公室假裝收東西多呆了半小時後,劉浩一離開辦公室,就打了通電話給強子。

打了微信通話沒人接,他翻了翻通訊錄找到強子的手機號碼,撥了過去,電話大概響了十聲,對方才接起了電話。

「喂~」

「強子?」

「浩子?」

「你咋啦?」

強子的聲音傳來後,劉浩鬆了一口氣,至少知道不是什麼綁架或是被砍之類的離奇案件。

只是電話那端陷入長長的沈默,


「喂?」

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緩慢但用力的說了一句話:「兄弟。」

接着又是一陣沉默,劉浩都快以爲是手機壞了,李子強才說出一句話:「出來吃個飯吧,我一天沒吃飯了。」

「你樓下的麵店吧。」

「好」

掛上電話後,劉浩才感到一點不對勁,說起強子這個人,從認識他到現在,人不怪,但有點潔癖,以前沒點格調的地方都不約飯的,更別說是去路邊攤了,路邊攤買的東西都嫌不衛生,怎麽會選他家樓下的麪攤子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