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kcan cryptoverse

加密宇宙裡的擺渡人 聲音及電腦視覺藝術創作 數據控,喜歡音樂美食書寫思考 最近搗鼓一個個人項目 KOI Project https://koiplur.github.io/ 人在江蘇,只有Wechat比較好使 Wechat ID:stormychaos https://linktr.ee/punkcan

吞月犬.五 : 失業

像往常一樣去到公司,一樣的吃午餐,但是到了下午,部門的會議一直沒有舉行,傳給老闆的信件一直也沒有回應,隔壁同事有一筆預算需要老闆核准才能發放,今天已經不只一次問劉浩有沒有看到老闆人。

「不知道啊,老闆偶爾會突然不來公司啊」劉浩嘴上是這樣講,但直覺讓他感覺有點不對勁。

「劉浩,你進來一下。」財務部的同事從財務部探出了頭,叫了一聲劉浩。

是不是哪張發票資料不對?劉浩心裡想,走進財務室後,發現財務長的位置上坐著一個不認識的女人。

「你叫劉浩?」那女人抬頭看著劉浩說。

「是」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新來的財務長,我姓楚。」

「財務長您好。」

「首先,我很感謝這兩年你對公司做出的貢獻。」

「什麼意思?你要開除我嗎?」

「嗯,真的這個決定,我個人深感抱歉。不過公司發展方向上,這是不得不做的決定。」

「為什麼不是人事跟我談?」

「公司該賠償給你的費用會全額賠償,而且你今天就可以離開,公司也會付你整個月的薪資,並外加一個月的求職期間補助。」

「這太突然了,怎麼就這樣開除我,按照規定應該要提前通知吧,我這兩年也幫公司做很多事啊。」

「我知道這很難讓人接受,所以公司盡可能的補償你,如果你同意的話,請去人事那邊簽署自願離職聲明書,人事部會跟你說明後續的賠償方案。」

的確,公司開給劉浩的條件優於法定的資遣方案,除了資遣費外,還直接多開兩個月的薪資,從法律上並不違規,但早上還匆匆忙忙的在趕著案子,下午就突然說要開除人了,一時之間很難讓人接受,劉浩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看著新財務長的眼睛,誠懇又堅定的眼神,突然像是昏了頭一樣,腦袋一片空白,啥都說不出口,劉浩無力地起身,本來還想摔個門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身體卻像是被抽空了力氣一樣,拉了門就往人事部去。

辦好了手續後,劉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收拾東西,電腦的登入密碼已經被修改了,不過那也沒有關係,就這樣吧,抽屜裡也沒有什麼雜物,劉浩突然發現只要一個小袋子就能拿走在公司所有的家當。

當他在收東西的時候,其他同事偷偷看著他,但也不好問些什麼,直到收好要離開的時候,他才看見還有幾位同事陸陸續續也被叫進了財務室。

就在劉浩準備要離開的時候,財務室傳來陣陣的叫罵聲:「自願離職聲明我是不會簽的!你們這群傻逼!我現在懷孕了,你要我重新找工作?我一定申訴到底,你們等著賠錢吧!」

所有人都抬起頭來看著財務室,直到摔門聲驚醒了所有人,大家連忙把頭低下去,像是心虛的孩子,怕被誰注意到似的,還裝起忙來了。

陸陸續續有人收拾東西,劉浩看了一下,大約有十幾個員工吧,大夥臉色難看得很,其他沒被叫進去的員工也不敢跟收拾東西要離開的人搭話,沒想到公司突然把十幾個員工給開除了,誰曉得下一個會不會是自己呢?

公司倒也乾脆,劉浩前腳剛離開公司沒多久,銀行戶頭就收到收款通知,算了算將近有半年的薪資,索性先去吃一頓好吃的。

劉浩來到一家義大利麵館,點了最貴的漁夫淡菜墨魚麵,吃完了等著餐後咖啡跟甜點時,大腦才慢慢接受了自己被開除這件事情

這年頭數據分析師算是搶手,找到下一個工作也不會太難,但公司突然間就開除自己還是讓劉浩一下子緩不過來,一點徵兆也沒有,老闆也是消失了一整天,難道老闆是怕面對這種大量裁員的窘困財故意不露面?

靜下來想想,劉浩發現這事情不太對勁,公司雖然算不上飛黃騰達,但項目也是一個接一個,自己在接手項目時,客戶也很少拖過公司款項,再來公司如果要轉型,應該老早就有動作了,而不是像現在日復一日讓大家做著一樣的工作啊。

再說新來的財務長之前完全沒見過,難道是專門找一個財務長來開除大家?

越想越不明白,劉浩傳了封信息給自己的直屬主管,想問問公司到底怎麼回事,腦子才突然驚覺今天也沒看到自己的主管!就在他邊喝咖啡邊等主管回訊息時,工作群「天天向上No Boss」突然熱鬧起來,劉浩點進去後,看到大家在討論的信息,震驚的連放進口中的甜點都忘記吞了。

「宋光文死了!」

「真的假的!?」

「新聞都有了,看新聞說是跳樓死的」

宋光文是他們部門的大主管,也就是劉浩正在等候回訊息的人。

不對勁,一切都不對勁。先是莫名其妙開除了一堆人,又是大主管自殺,會不會是我們部門發生什麼貪污問題?不過開除的好像各個部門都有,應該是自己想多了。

我操,老闆該不會也自殺了吧!呸呸呸~應該不會。

劉浩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企圖把腦子裡那些奇怪念頭給拍掉。

就這樣花了一整個晚上,劉浩待在義大利麵館裡,喝著續杯的咖啡,一直到店關門休息了才離開,這段時間他跟幾個較熟的同事在線上聊天,看能不能套出什麼線索來。

同事裡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可以確定的是老闆沒有自殺而是跑路了,說是把股權質押給其他股東,但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跑了,其他股東知道老闆跑路後,其中一個大股東便把自己的團隊整個拉進來,準備接收公司。

劉浩心裡覺得這事情沒那麼單純,新老闆接收公司何必要開除這麼多員工呢?老闆跑路會不會跟強子昨天講的那個Luna有關?但都是已經離開的人了,也不想琢磨太深,在微信中大家互相客套了一下,劉浩便關了手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吞月犬.一 : 電話

吞月犬.二 : 會所

吞月犬.四 : 麵攤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