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hadow
Rshadow

插畫、劇評、小說

|劇評|屍戰朝鮮_第一季

近幾年,喪屍題材的作品,不論在影視或是遊戲市場,都取得很好的成績,尤其是在比較優秀的團隊或是資金挹注之下。

為什麼呢?

大家都喜歡被恐怖的東西追殺?

噁心的?

血腥的?

令人毛骨悚然的?

那都只是調動情緒的手段之一。

主要是節奏感!

在喪屍題材的作品裡,節奏感相對其他題材要好控制,觀眾只要被帶入劇情之中,就會感覺到時間過得很快。

因為我們會一直被帶動,去體會。

無數的怪物吊在你的身後的緊張感

一直處於生死交迫的危機感。

更需要保持著一種究竟還會發生什麼的好奇感。

其實,就算我們都知道喪屍題材就是以逃命跟追殺為主題在運作的,我們仍會不由自主地去好奇:

「我就想知道你死沒死?」

「死了?怎麼死的?被咬死的自殺死的還是被殺死的?這種題材的主角是有可能為了一些崇高的選擇而犧牲的。」

「沒死?為什麼沒死?憑什麼?發生奇蹟了?」

只要這一個核心的懸念沒有被搞砸,觀眾永遠都會保持著緊張與疑惑以及目不轉睛的專注力。

而在被追殺中穿插著疑點以及矛盾,更能夠製造一種絕無冷場的腦力激盪,就算產生了緊張感下降的鋪陳,只要安排一隻喪屍突襲出來,就能夠立刻將降低的緊張感調動起來,而不需要更多的去解釋為什麼。

而李屍朝鮮第一季。

用一句話概括

「用皇權爭奪包裝的活人生吃。」

喪屍題材除了緊張感之外,其實有著更深層的題目,在這個題材裡,會不斷的對我們每一個人,對劇中的每一個角色,不停提出靈魂的拷問。

他沒有問你,但確實在問你?

「在生死攸關的瞬間,你怎麼選擇?」

「在救人與逃命之間,你怎麼選擇?」

「在理性與感性之間,你怎麼選擇?」

這是一個價值觀的終極問題,利己還是利他?

要不要自私一些?

※以下涉及劇情,請斟酌閱覽。

除了滿滿的喪屍之外,我很喜歡他的一些表達。

李蒼世子從一開始的:

「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到後來的

「如果放棄了這些無力的百姓,跟那些逃跑的貴族以及趙學州有什麼差別。」

展現了一種,從利己到利他的過度。

而我相信,當他從這種不想成為自己討厭的人的心態,過度到真正的為民著想,李蒼世子便達到了一個真正的王的層次。

在權臣與王之爭裡,現階段,李蒼世子還不夠格成為趙學州認真以對的敵人,但他成長的很快。

在烽煙燃起後,大臣們闖禁宮想要面見那個外界不明狀況,實則成為了行屍走肉的「王」這個橋段裡。

趙學州一反隱藏真相的行逕,將大臣帶入禁宮,著實令我不禁設想?

他的目的為何?

是要讓王咬死他們,還是另有佈置能夠瞞過他們,或是還有一番巧言詭辯之詞能夠混淆。

而我沒想到的是,趙學州敬讓他們直面活死人一般的王卻說出這樣一番話:

「王雖然因病成為剩下對血肉渴望的怪物,但是王仍然活著,王仍然是王,所以身為臣子的你們,竟然想扇動世子與書生們謀奪他的王位。

就算王已經重病,但他依然是這片土地的君主,你們已經犯下株連三族的謀反之罪。」

而在一種無條件的忠君愛國氛圍之下,大臣們竟無話可說的被定了罪。

那便是在刺激我們思考著,既定的觀念如果已經陳腐了,我們應該怎麼選擇?

或著說,若我們設身處地,我們看到了這樣的真相,我們還剩下什麼選擇?

李蒼世子無條件的信任他的老師大臣安炫並投奔他,但在前面的橋段裡,趙學州曾告訴部下:

「不用擔心安炫,他有絕對不會背叛我的理由。」

在這一個伏筆之下,看似全心輔佐世子的安炫,身上便顯得迷霧重重。

我們不免為世子感到擔心,也為安炫的忠與正直感到懷疑。

在第一季結束時,留下了幾個承接第二季的伏筆:

除了上述提到的安炫的忠心與否?

還有李蒼世子一行人中,排除安炫之外,還有一個人是未知的內鬼,不斷的出賣世子的行蹤。

而除了醫女之外,每一個人都有著不大不小的動機可能出賣世子。

醫女在劇末找到了生死草,卻也遭遇到了喪屍,究竟醫女會有什麼樣的發現?

以及最後的喪屍攻城的一時大意的錯判,陷入絕境的世子一行與尚州城的百姓,能否熬過去?

都靜待著第二季為我們揭開謎底。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