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禾禾而山呱呱
禾禾禾而山呱呱

秋崽日常攝入奇怪知識的紀錄|偶爾紀錄遇到的crush:)

你知道幽門螺桿菌有三種檢測方式嗎?

體檢這件事真的是「現代性」最好的詮釋,從頭到尾都是。但我明年還是會記得按時年檢(嘆氣

沒想到在Matters第一篇文章說的是這個事情,也算重要的事。

上週收到體檢結果,明明廣東話不太好,居然這次都聽懂了。大毛病不太有,讓我多喝水,下次年檢注意甲狀腺,肌肉含量不太夠,甚至有點骨質疏鬆,和爸媽在電話裡說的時候他們笑得很大聲。

唯獨幽門螺桿菌抗體陽性那部分讓我有點擔心。好友Y說不用太在意,亞洲胃一半以上都有幽門螺桿菌感染,如果沒有明顯的症狀可以暫時不理。好像很有道理,搜索引擎也是這樣說,偏偏在這些數據之間夾雜了一些小故事:「男子檢測出幽門螺桿菌不理 再查時已來不及」、「幽門螺桿菌被列入致癌物」,就算憑著統計學的常識我知道這些故事多半都是小概率事件,我還是一篇篇看到尾,心裡恐慌不已。面前彷彿已經可以看到多年後痛悔的自己,留下為時已晚的眼淚。

遂開始自我教育,從幽門螺桿菌的英文學起:Helicobacter Pylori,簡稱HP,我腦子裡都是惠普和哈利波特。然後開始了解這個病菌具體對胃部健康的種種危害,醫學科普文章都很討厭,最末都喜歡說一些不確定的話,「我們的實驗目前結果是有XX%的胃癌患者胃部有發現幽門螺桿菌,但考慮到龐大的病患人口基數,這個結果可能並不具備普適性」。最後還要一點一點查檢測的方式:血液檢測、糞便檢測、吹氣檢測,三種檢測方式的精確度還不一樣,偏偏我之前用的是準確度最低的測驗方式,估計還要再做一次更精確的測驗,才可以決定是否真的感染,以及要不要進一步治療。

感覺體檢的整個過程真的都很「現代」,我看似終於可以用一些看似理性科學的手段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有辦法對此作出反應,但是作為一個個體,我同時也深刻感到了我認知能力的有限,我依舊沒有辦法「確定」這個菌群是否會在幾年之後對我的健康造成影響,只能在這個「風險社會」裏戰戰兢兢,有點神經質地看著網上那些小故事,擔心下一個就輪到自己。而且好像因為有了「體檢」這個操作的存在,我個人突然就需要對我之後所有的健康後果負責。就好像現代醫療體系在對我說:「啊你不都有辦法知道自己的健康風險了嗎,自己想辦法啦。」

終歸都是在風險裡游走。我看了一下治療方案,要連續吃14天的抗生素,還要兩種搭配著吃,並且如果身體有耐藥性,可能會需要兩個療程。Y在旁邊補刀:「你連續吃14天的抗生素,沒有抗藥性都能吃出抗藥性。」

有一種很荒謬的感覺:個體在現代社會的各種敘事中,看起來被賦能了,其實還是在賭博,在各種對於「風險」的敘事中下注。只是賭注不再僅僅是金錢了,可以是任何東西,包括我們自己的身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