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4 articlesIn total 23338 words

2022年招聘與面試現象

雷根

HR:看簡歷以為他們能夠製造火箭,進來公司以後發現連打口釘都不會。一般求職者:看公司給的薪水以及Package,以為公司要找個打口釘的普通職員,沒想到竟然是要我懂火箭理論,公司會否異想天開。專業求職者:看到公司招聘要求,與我的專業相似,本是以為這個崗位是造火箭的,沒想到進去以後是打口釘的,大才小用。

花開花落

雷根

四季循環,有花開也必有花落,有開始也必有終結。花開,一片春色盎然之意境。花開之際,正是大地回春,萬象更新。花朵由那渺小的種子,幻化成一朵鮮艷且美麗的鮮花。花開,是生命,是開端,是希望。花落,一片秋意瀰漫之意境。花落之時,正是大地沉睡,一片死寂。

新界鄧氏宗族與港英政府之博弈(上):武力博奕

雷根

新界鄉土文化、宗族制度本是香港普遍存在的生活模式,只是當遇上英國殖民者,新界便成了承傳香港特殊宗族文化的載體。宗族是指受到儒家禮制、思想所影響,並且拜奉共同的祖先,建立統一禮儀—「繼嗣群體」的家族結構。誠言,殖民地與殖民者、鄉紳與港英敢府之間,在文化上已存有根本性的矛盾。尤其當宗族是強調血緣、功名地位,則與殖民者的管治產生更劇烈的磨擦。最鮮明的宗族與港英政府之矛盾當數屏山鄧族。

出門事事都如意,只有餐盤合口難?——淺談袁枚《隨園食單》的水產佳餚(下)

雷根

除了上文提及的魚類,甲殼類、貝類海鮮都是另一種《隨》提及的食材,而其功能較著重消閒、娛樂。

出門事事都如意,只有餐盤合口難?——淺談袁枚《隨園食單》的水產佳餚(上)

雷根

《袁枚詩選》:「吟詠之餘作食單,精緻仍當詠詩看,出門事事都如意,只有餐盤合口難。」飲食文化從來都是城市發展的指標。清代文人袁枚在文壇的地位舉足輕重,編寫《隨園詩話》、《隨園女弟子詩選》等重要著作。早年為官勤政愛民,直到三十八歲時,他在金陵小倉山的「隨園」歸隱。除了文學的貢獻,他還寫了《隨園食單》,以表達他的飲食觀念,當中注重食材、烹治過程與飲食器具等等,以及反映其時的社會的飲食文化。

解封‧沙灘

雷根

夏日炎炎,沙灘成了泳客的天堂;寒冬蕭瑟,沙灘只剩下陰冷的大海為伴。夏。炎夏之時,沙灘人聲鼎沸,擠滿了泳客。泳客碧波暢泳,或躺臥在沙灘細沙之上,讓陽光輕拂在他們皮膚之上。或是只要凝神側耳傾聽,便會聽到微風的步伐中混合著泳客踏過細沙的腳步聲。泳客面上露出了樂而忘返之神態,還有幾陣笑聲。

大眾娛樂賦予性別形象、身體塑造:以《體育皇后》與《大路》為例

雷根

1930年代兩套電影—《體育皇后》和《大路》都是強調性別形象,《體》的女性形象與《大》的男性形象,恰恰與當時身體與國族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更可反映社會與大眾娛樂之間的微妙互動。

老驥伏櫪——從《殺出個黃昏》看老人世界

雷根

資深演員曾江前日(27日)被發現倒斃於指定檢疫酒店房間內,終年87歲。一代影星,由粵語片年代開始發光發亮,2015年憑《竊聽風雲3》首奪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及曾江,近年最觸目的莫過於「謝賢怒摑曾江」。謝賢同為粵語片年代當紅小生,雖然大江東去,浪淘盡,一代影星在八十歲之年,仍然施展渾身解數,拍下《殺出個黃昏》。這電影繪劃了遲暮殺手的第二春天,既荒誕又感人。

談談《智齒》——多餘的痛楚?重新的救贖?

雷根

香港電影導演會公布2021年度獎項結果,劉雅瑟憑《智齒》獲得「最佳女主角」,繼早前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頒獎禮》中獲頒「最徍女演員」後再下一城。不單只飾演王桃的劉雅瑟演技出色,整個電影的美學、主題相當到位。

咩係廣東話?

雷根

廣東話又稱粵語,是漢藏語系漢語系的聲調語言。最早可追遡至先秦時期,在朝廷及文人群體中廣泛使用。時而至今,廣東話的使用範圍主要集中在廣東、香港、澳門等地。

從「芬蘭化」看俄烏戰爭‧下

雷根

俄烏戰爭持續,除了觀察戰局走勢,芬蘭的歷史也許有參考價值。

五味雜陳還是味精過多? ——淺談《月老》

雷根

劇透評論………..

從「芬蘭化」看俄烏戰爭‧上

雷根

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戰爭連續,一場看似軍力懸殊的戰爭,竟然發展成兩者僵持不下。雖然烏克蘭盡力抵抗,不過平民死傷枕藉,生靈塗炭。烏克蘭夾在歐洲與俄羅斯之間生存,一方面要正面螳臂擋車,對抗俄軍,另一方面又希望得到歐洲支持。無獨有偶,早有上世紀的芬蘭,亦在著相似的命運:以弱國姿態抵抗蘇聯,並在國際局勢中以「芬蘭化」的方式生存。「一切真歷史都是當代史」,或者今日的烏克蘭就是當日的芬蘭,芬蘭的故事有著參考價值。

文學乎?詩言志?

雷根

什麼是文學?有什麼因素幫助判斷文學與非文學?如果這個問題得以解決,第二個大問題就是什麼是中國的文學?中國文學和西方文學究竟有什麼不同?如何理解這種差異?

1

對傳統的惋惜—— 談談白先勇的〈遊園驚夢〉

雷根

白先勇深受現代主義文學影響,吸收西洋現代文學的寫作技巧,並融合了中國傳統文化,描寫新舊交替時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台北人》的主題基調,就是有著沉重的今昔之別、年華老去的感慨;台北人都是從大陸遷徙來台的客人,對故鄉懷有一種衷戀。白先勇喜愛崑曲,對其保存及傳承亦不遺餘力。〈遊園驚夢〉便以崑曲藝人為題材,描寫了各種的今昔對比與文化鄉愁,都一一反映在結構形式和故事內容上。筆者就嘗試總結一些例子來討論:

談《盧麒之死》:徘徊真相與「真相」之間

雷根

意大利歷史學家克羅齊(Benedetto Croce)的名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人們每一次閱讀歷史的過程中,嘗試以他們對當下世界的認知來還原歷史。而以文學來書寫歷史,也是一種常見的文學類型。「小說」一般而言是虛構的,並且混合了不同的文學手法、理論,不是單純地使讀者認知世界,而是通過重構世界的過程,令讀者感知世界。

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跟我們開了個美學玩笑?

雷根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許多藝術家厭惡戰爭,以及當中不人道的行為。與此同時,達達主義在瑞士、紐約、巴黎各地變得越來越流行。經歷現代化、戰爭,他們開始反思現狀,試圖貶低傳統價值和美學,被稱為反藝術(Anti-Art)。反藝術並不是指反對藝術,而是挑戰固有的藝術觀念。而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是紐約最具影響力的達達主義者之一。

外表斯文的積家Reverso錶原來是運動錶?

雷根

1930年,Jacques-David LeCoultre和瑞空鐘表經銷商Cesar 前往印度出差,遇到當地的英國軍官參與馬球比賽。英國軍官隨即問及,有沒有一枚表能抵得住激烈的馬球比賽?所以 Cesar回到瑞士,聯絡了LeCoultre的後人David,製造了一款正面是表盤來看時...

電影與小說之間——淺談《東邪西毒》與《射雕英雄傳》的主題差異

雷根

武功絕頂的武林高手不論在小說內,還在電影螢幕上,也是橫掃千軍,無人可阻。然而,他們都不過是有血有肉的人,就算打遍天下無敵手,也敵不過時間和現實生活。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中的東邪、西毒、北丐,就在電影《東邪西毒》以前傳式的形象出現,並且加以改編。這些改編的地方恰恰是小說中留白的部分,以延伸的方式拍下了《東》。電影只在人物以及一些背景上呼應了小說,「非忠實改編」手法,擺脫傳統武俠故事情節。

會呼吸的鐘:Jaeger‑LeCoultre Atmos空氣鐘

雷根

1928年,放射學工程師Reutter設計了一款原型座鐘,它打破物理法則,在無需電池、電力或上鍊的情況下,能持續運行,而且不會磨損。Atmos空氣鐘的原理很簡單,驅動座鐘所需的動力源自日常的溫度變化。熱能被轉化為機械動力,驅動座鐘的平衡擺輪運轉。

「儒」的緣起與特性

雷根

關於「儒」的來源,學界有數種不同說法,若從研究方法相異處觀察,可略分為史學、語學、思想史三類,說明「儒」在古代的緣起與特性。對於「儒」的來源,可分為史學、語學、思想史三個角度進行分析。

斜槓族(Slashie)的生活模式:更加自由/更受束縛?

雷根

親愛的上班族,請問你有沒有遇過以下的情況:每天七時早起,睡眼惺忪地趕上列車,好不容易逼進車廂內,你環顧四周,發現大家都是雙目無神、昏昏欲睡,雙腳的平衡力卻異常地好,面對毫無先兆的煞車也處之泰然。一切荒唐而可悲的事盡收你的眼底,此時你耳畔是否響起一句:「為什麼我要上班?究竟我為了甚麼而上班?」生而為人,至少生活在城市,上班為口奔馳在所難免,但如何在工作中獲得意義,似乎是每一個上班族思考的問題。

舉人孔乙己

雷根

正值十月臘冬,北風凜凜,白雪紛紛。大地封凍,大街小巷盡是一派北國風光。今天我如常穿了一件已褪色的舊棉襖,獨佇在咸亨酒店的櫃檯裡工作,嚴寒天氣令我不由得打了個寒噤。小夥計的工作死板且沉悶,極為納悶,以手支頤的愣著。早前,盛傳了一個傳聞,內容相當奇怪,有位姓魯的說書人跟我們說孔乙己已死了,還說了許多批評舊制度的話。

漢娜

雷根

春意盎然,微風輕拂窗簾,陽光柔和地照射到我的臉頰上。我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眼睛還未張開,一股香氣已傳到我的鼻子,挑撥着我的神經。「漢娜,不要再賴床了。來吧,我煮了你最喜愛的早餐。」語未畢,一隻溫暖的手掌緩緩地放在我的額上,手指輕輕撫摸著我臉,沿著眼睫毛往下摸,托起我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