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庸庸碌碌,汲汲營營於生活中

心似長堤柳,千絲又萬絲。

沒有大意,就只是感想。

宋–釋文珦

同人久別離,消息不曾知。
心似長堤柳,千絲又萬絲。

前情提要:

「九」會苦嗎?當然不會,因為還有「千」要完成。

就這樣,幾個日子過了,我的「千」終於完成了。


寫給遠方的某人,我的千完成囉~

「我千次支持後就淡出了。」他曾經這樣跟我說。


「我八百了,等等我喔~」我在網路上這樣回應他。


就這樣一個多月的時間,我趕上了,他也淡出了。



「我自己先對號入座,看到有人暗諷我的支持動機。」我在簡訊上這樣跟他說。

自詡俠客的我,或許行之坦然,但多少也會被這似是而非的文字給影響,尤其這暗諷又是在我寫了七百之後。(我不能直斷對方是對我的質疑,畢竟沒指名道姓,呵呵

他笑了笑,然後很正經的:「別人不信,我一定信你是真心誠意。」

當初他的堅定回應,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邊,為何他如此確信?在某天,我得到答案了。



志玲:「奇怪,XX之前問我,你到底是真的是假的,關於錢?每月支助小孩,定期捐款,然後又是血,又是甚麼的,看到馬特市需要幫忙的人,又恨自己沒能力..........」


我:「妳怎麼說?」


志玲:「我說,你這個人從認識你到現在,往往都把別人放在前面,以前自掏腰包成立論壇,只為了推廣,堅持不商業,看到要幫忙的都衝第一,工作也是如此,公事永遠第一,分紅不要。排了一兩年,終於等到到了家扶中心的認養,高興得跟什麼一樣,旁人的事遠比自己的事重要。有紛爭想當公親,有不平想出聲,你沒當法務部長,可惜了.........」


我:「難怪他那時,一直跟我說,不要再支持,他會幫我支持,不要再管閒事,自己家人才是重要的。還跟我說誰誰誰可以幫忙把like coin換成台幣。」


志玲笑笑地說:「因為我最後跟他說,就是你這樣,我們吃飯都配鹽啊,呵呵!」


上面的對話是在好幾個月前。



因為志玲沒跟我提過這段他兩的對話,現在回想起來,我終於明白他為何會那麼堅定地回答我。


他曾經是我的鐵粉,因為很多因素,加上有許多他值得關注的好作者,所以後期雖未在鐵粉名單中,他曾問我,有沒有在我的鐵粉名單上,我想都沒想,鐵粉只是數據,在我心中他永遠是我的鐵粉。


我回答他:當然是。


「千」,我到了,而且我會連他的心意一起努力,還有「萬」~~我就是這樣雄心壯志~~


  • 我記得第一次 – 小太陽的支持,拿到那不知是什麼的coin?
  • 我記得第一次 – 快樂探險家的支持,我才知道支持coin不一定只要166、666,可自由填入支持金額。
  • 我記得第一次 – 給我了我想不到的coin,他要我繼續支持好的作者,雖然最後我還是還給他了,但是我的支持一直在。
  • 我記得第一次 – 白色毛衣也給我我一樣鉅額,我還給她,希望他朝讚賞公民前進。
  • 我記得第一次 – 兔兔給了我1000,希望我朝讚賞公民前進。


那個感動跟悸動,就是我持續的動力,希望每一個馬特市的作者都能感受到。社交?偽善?一切都不再重要。

曾經寫給他好幾篇的心經



為了不重蹈七百的覆轍、九百的覆轍,明明694、899硬說700跟900,所以這篇超過一千再發^_^





文頭的歌,好似情歌,但卻有更深的意涵。那個曲一樣吸引著我,就跟獻給北漂妹的歌,詞或許不搭配,但這個曲卻很喜歡~

AnyConv

憂愁

友人喜愛的歌《憂愁》,老實說我不太熟,我聽過是黃乙玲版,但裡面的歌詞太寫實,寫到去死...等的字句。所以找了蘇打綠的版本歌詞,原本等熟了再錄,心意比其他重要,就放上了,起頭好像車子還沒熱車.........。

說書人,我唱了,那個台語不是口語化發音,我卡詞了,哈!


對了,我的入題詩,從未寫詩名,這首詩,名字為【憶友】。


也許對方看不到這篇千文,聽不到這他愛的憂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