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查哈爾燦

專欄寫手、自由記者 關注公民社會 | 政制改革 | 社運思考 文章見諸《立場新聞》《眾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癲狗日報》等

六四33:遠離惡政治

世界还在下沉,這地的光怪陸離、對惡的忍耐沒有下限,而我清醒且慶幸,還能與惡保持距離。記住要做一個怎樣的人,記住荒誕的世界,記住不要成為他們。

維園第二年沒有「蠟燭(立足)之地」,警察重兵把守無人之地,有人取笑,維園的警察比天安門的公安還要多。這一年,支聯會被清算解散,六四紀念館被查封,國殤之柱、民主女神、屠殺浮雕被大學剷除,太古橋被粉饰,六四圖騰絕跡於香港。捉的捉,逃的逃,這個700萬人的城市擁有世界上最多的政治犯,33年前還有黃雀行動讓北京學生逃離鬼域,悲涼的是,33年後,大陸已經沒有多少人還記得這天,也沒有人在意三十年後仍有人因為堅持銘記而被暴政迫害。

中國人跪著做核酸,被門封鐵鎖數月,要服從就服從,要歌頌便歌頌,沒人起義造反,萬疆國土,竟無一人是男兒。那些廣場上的青年,為開明領袖鳴不平,反官倒、反獨裁、求民主,中共今日寫在牆上的話、洗腦民眾的「政治正確」,被真正心懷家國天下的青年人實踐,被殘忍血腥的鐵騎屠城證偽,這個眼中只有權力和鬥爭的政權,視人命如草芥,視民權為洪水猛獸,大言不慚的講自己的民主和特色。歷史會記得,這個屠殺中國人遠甚於歷次戰爭的黃俄政權的暴戾和虛偽,這個鎮壓學生運動的暴政權不會有好下場(毛澤東語)

你相信因果嗎,我相信,且每過一年愈加堅定。

「因為人所做的事,連一切隱藏的事,無論是善是惡,神都必審問。」(傳道書十二章14節)

六四的記憶,在我腦中存在了十數年。我眼見網路圍墻的層層築高,也一直留意身邊的年輕人是否對這個日子保持敏感。原來,他們只是因為李佳琦在六四當日直播無意舉了一個坦克蛋糕被封殺、沒有地方推薦購物而失落。而我的失落,是這地再難有年輕人懷著天真的笑臉說出那句「It’s my duty」,是學校的老師不再關上門偷偷講一些課本外的「知識」,因為舉報盛行,是年輕人不再追問,是網上居然有人開始致敬六四廣場上的士兵。

世界还在下沉,這地的光怪陸離、對惡的忍耐沒有下限,而我清醒且慶幸,還能與惡保持距離。記住要做一個怎樣的人,記住荒誕的世界,記住不要成為他們。

寫在六四屠城三十三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六四33:維園這三年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