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查哈爾燦

專欄寫手、自由記者 關注公民社會 | 政制改革 | 社運思考 文章見諸《立場新聞》《眾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癲狗日報》等

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

2019年7月21日,同步發佈於香港獨立媒體。

黨國輿論機器毫無意外,不講元朗襲擊,不講平民受傷,集中轟炸示威者包圍中聯辦塗污國徽一事。因為黨國尊嚴大於民眾性命,人權必須次優和服從於黨權。所以一切與黨國利益衝突的都不值一提,儘管與人命相比,國徽只是死物。

衝擊死物的代價,極權之下必然是違法入監牢,甚至流放做難民。《國旗及國徽條例》寫明「任何人公開及故意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等方式侮辱國旗或國徽,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3年。」

國旗、國徽之於香港,正如當下特區政府、立法會於香港,論尊嚴,其尊嚴一早被弄權者損失殆盡。一個明白何為「法治」,睇清楚咁多年特區政府、立法會如何運作、如何組成,一個正常理解香港社會主權移交後發生過咩事的人,就會知道,紫荊一早變黑,如今這般只是還原返國徽真實的顏色。

國徽被塗污,牆身被擲雞蛋,體制毫髮未損,奴才們卻暴跳如雷,這邊廂雞蛋撞石牆,那邊廂黑警黑政黑社會對市民拳打腳踢,老人孕婦無人倖免。二者相比,我只看到暴政和它一手培植的黑警殘民在吠影吠聲。借力打力的失智之治,借黑社會來維繫管治,與大國之下愛國是流氓的最後一塊遮羞布相得益彰——這個政權已經瀕臨崩潰。

這個政權害怕了,它連連儂牆上的memo紙都怕,它連被塗污的國徽和施暴者的毆打片段都不敢示予人民,她連記者的多幾條問題都閃爍其詞,躲躲藏藏。它一手製造的困局,把舊時香港之所以成為香港的法治、自由一步步送葬,把高素質香港人和皇家警察送進牢籠自相殘殺,她滿手鮮血,卻還妄上天堂。

時日曷喪,唯有時代自救,光復香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