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 articlesIn total 5675 words

在2022年買一張唱片

馮南樓

於唱片店以電話付款落訂, 90後,或是可能更年輕的00後店員用紙筆記錄,表示﹕「貨到了,我們會致電給你。」落訂的過程,仿佛是多個時空的交錯。一方面,這位店員對唱片買賣並不陌生。Blackpink、BTS等韓國樂團一直有推出唱片,而唱片公司也不斷復刻舊碟,唱片業在近年有所「復甦」。

在地壇公園「重遇」

馮南樓

是的,讀〈我的地壇〉是一場意外,即使知道史鐵生是妳喜歡的作家。多年來,一直沒有衝動去讀,直至這個仍被封鎖的辛丑年。初三早上,不過在YouTube上看過一段關於北京的短片,拍到地壇公園,便到亞馬遜下載來看。對於出生在南方一個沿海城市的我說,公園是屋苑的公園,再大些,也不過是市鎮公園...

總是走在最前的張國榮

馮南樓

2013年4月1日,一個沒有智能電話的年代,新聞尚不是一個push notificastion,在電視台未播出突發新聞前,張國榮離去的消息曾被以為是愚人節玩笑。初初數年,4月1日還算是一個歌迷紀念偶像的日子。但隨著年月過去,加上當年SARS肆瘧、七一遊行、梅艷芳與林振強的離去,一連串事件演化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2025年再遇

馮南樓

(曾在簡書、Medium刊登過。趁2020年前,在此分享一個小故事) 三月的京城,風依然如利刀一下一下刮在臉上,身穿大褸的我快速地躲進商場。2025年的書店已成了家與辦公室以外的「第三空間」,當年人們以為智能電話的流行將「殺死」書店的擔憂早已一掃而空。

故都初夏

馮南樓

已經是第二次到南京了。去年離開故都後,讀了一些以此城為背景的小說、散文,談不上是專門研究,但也有了初步認識。提起南京,總是離不開她的傷痕。六朝金粉遮蔽不了這裡是多個朝代終結之地的事實,大屠殺深深刺入幾代人的心,短暫的民國是對中國的另一個想像,遺恨交織於秦淮河,流到金陵每一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