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癡中,勿擾
花癡中,勿擾

高敏人、 就算有上班還是常常缺乏寫作素材、願望是成為家庭主婦3號 當媽之後順勢躲在Ricky's mom這個名字後面 覺得愉快自在 育兒、職場、樸實無華家庭餐桌、黑手指用心照顧綠植栽 在這裡記錄生活的點滴

我的髒話演化史

(edited)
日常髒話愛用者的自我剖析,好孩子勿學。

我私底下是一個日常會說髒話的人。不是說我會嚼著檳榔站著三七步、嘴裡一邊噴髒話。我說髒話,但是用的自自然然,說的輕聲細語,髒話對於我,其實也不特別怎麼樣,就是一種語助詞、一種較為奔放的情感表達,可以是驚訝、可以是狂喜、可以是驚嘆、當然也可以是憤怒,總之呢,髒話其實就是我的一種日常而已。

國中

十二、三歲的年紀,還太青澀,還在尋找自己,還不明白甚麼是一個人"散發出的氣質",內心對髒話其實就像對戀愛一樣,既嚮往、又膽怯,這時候頂多是說句"機歪耶",就已經覺得口出了惡言。

高中

經過幾年有如海綿般對髒話的吸收成長,即使話到口邊還是會有些嘴軟,心裡面可是已經有了一部髒話寶典。雖說如此,高中的我深深著迷於倪匡、金庸、楊喚、楊牧等作家,說話也刻意想要帶點文學詩意,髒話寶典就深埋在我內心深處了。

大學

這時候已經會用"幹"來開頭。例如看了部超好看的電影,我會說:幹!這部電影太好看了吧ヾ(●゜▽゜●)♡!或是走路不小心跌了個狗吃屎,就要說:靠~痛死了:;(∩´﹏`∩);:

出社會

完全是一個自我放飛的年紀。這時候的我髒話說到一個甚麼程度呢?

例如我曾經想要去應徵百貨公司的播音員,然後我的臉書貼文底下就出現了這樣的留言:

這時候我臉書的po文也都是走一個相當"真性情"的路線,舉例來說,跟人吵架,我的臉書是這樣的:

他媽的你以為就你有靠山你最會吵架?笑掉大牙!老娘還去過黑道大哥家泡茶咧!鼻屎大的小事都要拿出來嘴,不跟妳計較妳以為別人都白癡是嗎?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阿我講理的很呢!但就是妳沒資格來跟我談講理!

總之呢~回顧我的臉書,三不五時就會看到類似這種畫風的貼文。

30歲以後

接連著幾年,我曾經好幾次自我反省、深切思考,立志再也不說髒話,有一、兩次甚至真的好久沒說,幾近於戒斷髒話,但是只要看到類似"女生也可以罵髒話啊~"、"有些情況罵髒話沒什麼不對~"的這種立論,又會覺得幹對啊罵髒話有什麼不對?

就這麼來來回回的戒了又說、說了又戒,我開始探究髒話的意思,開始在意為何要罵別人的媽媽?為何要把性器官掛在嘴邊?於是各種"別人媽媽"、各種與性器官發音類似的髒話,我都再也不說。

我的髒話又退回到大學的程度,大部分都只用在語助詞,如果真的真的真的要罵一個甚麼人,我就改說"恁老師咧!",雖然現在想想,罵別人的老師也是滿莫名其妙的,但感覺還是比罵別人的媽媽來的好(?)

現在

我當了媽媽,雖然不在孩子面前說,但我依然會說髒話。我從來不覺得髒話是粗俗、沒水準的表現,也從來不覺得罵髒話的人就粗鄙不堪。髒話也是一種文化歷久的累積,它存在於每種語言,跟"請、謝謝、對不起"一樣,是學習每種語言時最先會學會的。髒話拆解開來,也不過就是普通的一個字。

要說我反對髒話,那真的是對我天大的冤枉、莫大的汙辱!我從來不覺得會說髒話有甚麼問題,問題在於你決定怎麼用它、以及何時用它。

我私底下常說,不代表我在公開場合會說;我平常會說,不代表我與人爭執的時候會說;我臉書個版的貼文會用,不代表我發表創作時會用。

我心中對於私領域與公領域有一個界線,對於放飛自我與尊重他人也有一個界線,這個界線的兩邊並不衝突,我可以優雅溫和、也可以外放粗俗,原則只有一個,那就是:髒話,只是我自己情緒抒發的方式,絕對不能拿去當作攻擊、傷害別人的武器。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