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细无声

本来想写一下自我介绍的。后来一想,来这里就是为了和大陆的一切信息断开联系的。就不多写了。一个中年的文科生。想写点东西记录自己的思考点滴。等有时间了,慢慢写个小说吧。

微博伯曼儿事件的思考


2020年4月23日,朋友对我说:“你知道吗?那个叫伯曼儿的女孩的抖音里面的信息全都没有了,都删干净了。之前发过的视频,互动都没了。并且,连查看她的关注人的列表都不能查看了。”

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当我看到他发过来的抖音的截图的时候,我想,这个女孩可能真的去世了。

在武汉肺炎发生的初期,伯曼儿事件在内外网上都曾经引起过很大的波动。对外,很多人士,从海外的个人,到海外的民主人士,还有法轮功的一些组织,都在拿伯曼儿在微博上的求助信息当作话题去讨论和报道。而这件事造成的最直接的后果不是伯曼儿被及时的救助。而是伯曼儿的微博下面一片骂声。

骂她医闹的,骂她给中国抹黑的,骂她神经有问题的,各种原因的骂。大部分是骂她的。

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是支持她的或是鼓励她的。而这些支持或鼓励她的人,又被骂她的人骂,或者更直接的找个理由举报。凡是言论上有一点不满的,都会被几个领头的当作境外势力举报给公安的微博和微博后台。慢慢的,很多人因为伯曼儿事件被消号。

后来,伯曼儿在2月初出面发出视频,证明自己受到救治,并且感谢政府。

很多人,包括我,都认为这是维稳的结果。如果得到救治的话,没有必要说出那么多感谢政府的词来。而说出来,特别是视频上几处疑似看稿子的动作,基本上可以肯定是被逼着去读那些话了。

2月17日,伯曼儿在微博上说已经出院。并且说27日会露脸交流。但是到了27日,她只是发出了几张图。文字的风格已经不是她之前的风格了。可能是别人写的稿让她发的。也有可能是她人已经离去,是别人发的稿子了。

2-17日,到目前为止最后一个微博下面,还是大部分人在骂她。支持她的人已经很少了。怀疑的人也很多。也有人说她2月2日 晚 8时 27分去世了。

如果到此结束,可能我也会认为她已经治愈了。我一直在看着她的微博,由于我不喜欢抖音,有朋友加她的抖音后给我看过里面的信息。2月17日的信息和微博上的一样。我想,可能这个女孩在那么年轻的年龄经此磨难,不光身体上第一次面对生死,特别是精神上经受了一般人一辈子也没有面对过的指责的漫骂。真心希望她能活下去。

3月的某一天,发现她的微博已经不能评论了。当时想,可能她看烦了别人为她的争论关了评论功能了吧。


但是,有一个小细节却让我留意了一下。记得她之前的对别人的关注数是二百多的。但是,现在却成了4个了。细想一下,就算是刚注册的微博也会自动加上不止4个的广告号。但是,她却把自己关注的全部取关了。这从情理上说不合理。

惟一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有人把她关注的人都取关了,让别人无法从她关注的人当中找到她身边的朋友,从而去验证什么。

经历过李文亮的事件,已经太明白政府为了言论的做法了,死亡的时间可以改。那么死了的人,当然更可以让她在网络上显得还活着了。

于是留意了一下她的微博,还有图片存在,从一些信息当中,可以查出她在武汉的常青花园住过。可是没过几天,她的微博也删得快没有了。只留了一些和疫情没有关系的,和地点没有关系的,和别人没有互动的消息了。连图片也删得比较干净,所有能在实景当中可以人肉的图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心里有了一点点不祥的感觉。因为这手法有点像专业人士的做法了。

她的抖音界面还正常,还是说自己万一不更新了,可能。。。。。。


可是今天朋友说,她的抖音界面里什么信息都没有,自我介绍没有。所有的作品也没有了。最奇怪的是,她关注的列表别人不能查看了。这又是微博同样的操作。

我希望她还活着,但是,实际上可能她已经走了。

上推特上查找她的信息,只有偶尔几个人偶尔地问一下,伯曼儿怎么样了?之前大肆利用她的各种媒体已经不再关注这么一个平凡的女孩子了。所有的信息,都好像已经定格在了2月17日,她发出最后一个微博的那一天。

在这个世上,我们每个人都是渺小的,小得我们擦肩而过之后,都不会回头看一眼。我们都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但是现在看来,这种记忆也是和鱼的一样,只有几秒罢了。一个热度过去了,不论是支持她的人,还是骂她的人,都把她忘了。不曾有人去追寻事情的真相了。

也许,微博和抖音的关闭就是因为有人还在追导着真相导致的吧?

我们每个人,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只是一个代号。哪一天,一个不更新了,销号了,那么此生就此别过了。那么简单,那么残酷。

信息平台的垄断也导致了言论控制的简单化,只要几个平台把某个人的信息封杀了,那么这个人就算是从公众的视野里消失了。而那些认为自己站在正义一边不停地骂她的那些人,却不曾回首看一下自己做的事和这件事之后的影响,自己之前发过的言都消失了。如果稍有一点理性和深一点的思考,就可以引申到自己的身上。

万一有一天,自己遇到不公的拆迁,遇到中国银行的纸原油,遇到自己认为不公的事情,再到这些平台上曝光的时候,自己所受的待遇会比伯曼儿强吗?

想起了孟德斯鸠的一句话。

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因为对一个人的不公,所显示出来的是制度的逻辑。这种逻辑,可以用来对待所有人,无人能保证自己幸免。-----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另,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查了一下微博信息,竟然发现一个名为:CR7BHC的用户在2019年9月26日就开始关注并且转着伯曼儿的一些信息,特别是物理地址。就像一个活脱脱的网上的偷窥狂跟踪狂一样。细思极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