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琛琛
於琛琛

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徒一枚,文字時而溫柔,時而暴烈,時而浪漫,時而尖銳,時而簡潔,時而瑣碎。【近注】不需要追蹤我,最近忙於家事和讀書,也沒新文章可以追蹤。

我寫出這輩子最有價值的1388個字(literally)了!

(edited)
大齡人妻的奇幻學術旅程走到哪?

星期一清晨五點,前晚就因想著今天再怎麼難受也要早起好好把多倫多暴龍隊的本季最後一場球看完而翻來覆去沒睡好,直到天色微明才稍稍進入夢鄉,就被老公的吵鬧聲叫醒:「已經有人收到Email了,妳收到了嗎?」兩人認識10年以來第一次,他逕自拿起我的手機確認,「我沒看到信,妳再查一下電腦裡的信箱啊!」我有點腦怒,問他到底在搞什麼?他說自己在論壇上看到已經有許多博士生分享自己收到通知。

一聽我立刻坐起來,打開電腦,在信箱裡翻箱倒櫃,什麼都沒有!!!

去論壇Gradecafe探查,眾人一一分享自己的申請結果,我心想:啊!好吧。

申請這回事,沒有消息暫時就是好消息。

被這麼一鬧已經睡不著,於是我在床上坐打開球賽連結開始看球賽,暴龍隊已經在七戰四勝的賽制中居於1:3的絕對下風,又在對方主場打第五戰,怎麼想這約莫就是我今年NBA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了,且看且珍惜。

沒想到,從開場暴龍隊就以一種快要被追上但始終壓著對方打之姿進行這球賽,我和老公看得血脈噴張,通知與否已經拋到九霄雲外,直到第三節結束前,「叮咚」,是有新Email進來的聲音!

老公大吼一聲說是委員會的信!兩人手忙腳亂地掀翻了筆電又扶正它,老公一把搶了電腦說他讀英文比較快,經過重重密碼設定手續,他打開了通知書,加黑的粗體字offered隨即跳進我的視線內。

我開始尖叫,老公還算鎮定,就是笑得合不攏嘴。他移動滑鼠,點開第二封信,於是我尖叫的更久、更淒厲,娘的聽力不好,但連在一樓的她都聽到了,嚇得趕緊上樓問發生什麼事情?

「我拿到加拿大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博士生獎學金了!」「而且是金額更高那個,一年35000加幣,一共三年!」


幾乎是開學第二週,我就想著放棄,以前碩士時讀書的樂趣不見了,所上的奇耙博士班資格考制度讓課程從本該是要習得思辨的過程轉變成我逃避了一輩子的填鴨教育,他們說這很重要,我也曾以為很重要,然而學習如今還要探究為什麼資本主義發生在英國而不是宋代的中國重要嗎?也許所上追求古典政治學傳統,然世界瞬息萬變,這些理論已經被反覆驗證所有事件都只是一時一地,對於換湯不換藥的通則,我感到厭煩。

實務上,大齡讀書體力不濟、老眼昏花、注意力無法集中得反覆推敲才能知閱讀文本中的意思拖慢了閱讀速度(不過實際和同學討論過後發現這和年紀以及語言能力都無關,顯然班上也沒人可以得的完),加之對轉學科的不熟悉,以往信手捻來就能寫出報告的能力在每篇都不太確定讀懂了沒的問號中已經消失無影,這一切都在削弱對自己有沒有資格讀博士班的信心。

而對一個有緊張焦慮問題的人來說當TA也格外傷神,TA的準備工作也出乎意料繁重和瑣碎,還要擔心學生不交作業,教授覺得你給分給的太寬鬆/太嚴格,當學生開始不再出席討論課(據說閱讀週過後就會少一半的人是正常現象),又要自我懷疑是不是自己太過差勁。

至於這整年,疫情依舊嚴峻,所有課程只能在線上進行、又經歷幾場葬禮,最後爸爸過世而回台奔喪熬過漫長的喪事、又為了陪娘一段時日而滯留於年少離開就沒想過回來的屏東,到現在我都還沒進過校園,不知道自己的學校長怎樣?

「我到底在幹嘛?」是博士班第一年最常見的疑問。

去年9月底送出申請時我頗有自信再不濟也能候補到,但一年之後,如果老公不提,我已經忘卻此事:連個讀書報告都快寫不出來,怎麼可能申請得到獎學金?老公其實也不怎麼有信心,因為這是高度競爭的獎學金,他在學術圈工作的家人們雖然都拿到過同級的獎學金,但也都曾經歷過數次失敗。

然在屏東坐困愁城的日子過久了,我們需要及時雨續命,儘管拿到SSHRC大致上也不會增添我在政治系讀博士的更多信心(約莫只會繼續增加壓力),但有錢還是能使鬼推磨,只要當成是一份4-5年期的工作合約(已經完成一年),還是可以繼續撐下去。


順道介紹一下獎學金本身,如果有招一日有新移民到加拿大後想讀研究所,可作參考。

SSHRC 是加拿大聯邦政府為了獎勵加拿大本地優秀學術人所提供的獎助暱稱,顧名思義就是專門補助文科研究的。獎學金是各級都有,從碩士、博士、博士後、到教授的單人和組團申請,對一個加拿大學術機構來說,假如你能在碩士時申請到,他們會看好你有潛力在博士階段也申請到,假如你在博士班拿到,則博士後也更容易錄取,以此類推,它是一張門票,同時也抹去了畢業學校排名的差異。這份獎學金無論有形無形的價值對於在加拿大的學術之路是如此重要,以致於許多博士生在四年之中會一直反覆申請但反覆被打擊

如果是讀醫學和健康相關議題或理工相關的博士生則有同級的CIHRNSERC可以申請。

只有擁有加拿大公民、永久居留、和難民身份的人才能夠申請。

基本的申請條件是前兩年的成績平均有A-,請注意,這個條件不必是加拿大的大學成績,台灣或任何一個地方的大學成績都算數(我的碩士級SSHRC用的是八百年前在輔大讀書的成績)。

在博士階段,這份超過原來入學funding package甚多的獎學金是希望博士們在取得這份獎金後可以不必還要抽出可觀的時間來忙TA的種種庶務性工作,甚至為了賺外快延宕學業,而是只專注在研究上就能不愁吃穿。

在加拿大,還有兩種名額更稀少,補助更高的學術獎學金,不過這兩種獎學金都是給兼具學術力和領導力的學生,獲獎者有義務參與政府的公眾活動,也要巡迴演講,基本上只有菁英中的菁英才能得到,但SSHRC對普通讀書人來說已經相當優渥。

SSHRC博士生獎學金分成兩個等級:SSHRC Doctoral Fellowships 一年20000加幣,看你幾年級就給你幾年(例如入學前就申請到會得到4年,一年級生會得到第二年開始的3年,年年遞減),即使最後到國外讀書也可以帶著走。SSHRC CGS-D 則明定只給留在加拿大讀書的加拿大學生,總共105000加幣,分三年給。兩者一起申請,每年不超過1100個得獎者,按排名決定誰得哪一種。

加拿大大學在籍學生需要向學校申請,如果離開學校,該年沒有註冊紀錄,則直接上委員會申請。每間大學每年都有把申請送出去的配額,於是所有有資格的申請人都要先經過科系的評選,相較之下,這一階段是最專業的評選,因為擔任評審的所上教授對你的研究主題有專業的認識。之後系所會把他們認為最有希望的幾個學生送到校審的commitee,此一階段是最競爭的評選,因為全校從一年級到四年級的文組博士生外加族繁不及備載打算讀博士的碩士生都競爭全校極少量的配額(York是人文社會學科的大校,競爭者更多)。

通過最激烈的校審,學校會通知你有沒有被送到SSHRC Committee 和其他申請者做最後競爭。整個Committee還會再按照申請者的學科細分成幾組,一組約莫150人上下,每組都會錄取將近46%左右,但A組的最低分可能比B組的最低份高很多,在這個階段,很吃運氣,因為評審的研究專業無法包山包海,基本上就是比誰的計畫更唬人(?),但機率也有四成六,這是當初申請被送出去後我覺得自己應該可得到的原因。但沒想到以碾壓之排名拿到比較高的。

評分標準一半看申請者的研究能力和潛力,一半看申請者的課內課外的相關經驗是否與研究有所關聯。所以我把自己在Matters上寫作對於研究中國訊息戰有什麼幫助也包括進去了

整份申請所需資料相當簡單,填一份線上公版CV、一份兩頁研究計畫、一份學術貢獻和相關活動經驗共不超過兩頁、成績單、和兩個推薦函。研究計畫的規定也很嚴格,就是美式信紙、邊界各1.87、字型12、單行間句,所以最多就是塞進1500字而已。

得獎的秘密要訣是盡量把自己的研究主題融入Imagining Canada’s Future: 16 Global Challenges,不過好像很少人知道這回事。

對我來說,加拿大聯邦政府提供的這個文科獎學金最棒之處不在錢多,而是沒有年齡限制和學校排名的淺規則,大齡新移民在排名15左右的大學也有機會拿到果然是移民友善國家。



新性感雜誌的最近發表:愛情絕境外的領悟

歡迎加入/追蹤圍爐 流離城事慢半拍
請訂閱追蹤個人網站 捲,在加寫字
也可以
直接刷卡以實際金額支持我的寫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流離城事慢半拍。

於琛琛

【停止經營】一個大齡女子移居多元文化之城Toronto、並重新踏上學術之途中的所見所聞和反思。文章產出偶爾慢半拍,希望能定期發送週報介紹書籍和好文,卻往往失敗。

3113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