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琛琛也是捲

捲,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徒一枚,文字時而溫柔,時而暴烈,時而浪漫,時而尖銳,時而簡潔,時而瑣碎。【近注】最近忙於家事和讀書,發文和讀文都很隨機,暫無社交之心情,請稍安勿躁。

未命名

去過西藏後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還可以一走了之,能走多遠是多遠。但即使在遠方,曾經以為的未竟之地,或許也有家。

2005年8月2日那一晚,閨蜜過來幫我收拾行李,誰知道上西藏高原到底要帶什麼?老實說直到出發前的一個星期,我還以為西藏的地形和新疆還是蒙古差不多呢,4000多公尺有多高?只有被遊覽車載上阿爾卑斯山的經驗的我,毫無概念。

去西藏啊,那已經是十七年的事情了,如此遙遠,之於人生也不過一轉眼。

當年在成都的機場轉機,看到書架上擺著一本《藏地牛皮書》,「不走尋常路,只愛陌生人」幾個字就這樣大辣辣的印在封面上。我用手指撫過這句話,將它刻到骨子裡,不走尋常路,只愛陌生人

在去西藏前,我跟著父母出國過幾次,也曾一個人至美國遊學,然而20歲出頭時,多數時候只是掙扎著想在台北深根立足,那兩年,我在城市裡過著家鄉父老難以想像的浪蕩生活,滿心關切的全是找到一個誰來讓我在台北安身立命,而不是什麼遠方的風景。

邀約去西藏自助的男孩,和自己剛剛結束了一段荒唐關係,人家說想去西藏,我就說要一起去,其實也不過就是想和他的女友炫耀:妳名正言順,但我比較特別。當時25歲的我就是懷抱著如此莫名其妙的心態去了西藏。躬逢無名小站盛世,原來都寫些和男孩的風花雪月,關係既已結束,只好寫點遊記在部落格湊數,誰知道就這麼訂下來了,成了人們口中勇敢走天涯的女孩。

我不確定這趟雪域之行改變我多少?然去過西藏以前的我,寂寞的時候會躲在房間留眼淚,甚至隨便找個無所謂的胸膛躲一下;去過西藏後才意識到,原來自己還可以一走了之,能走多遠是多遠

一走了之,所以去了德國,所以來到加拿大。

從高原下來後,遷徙和移動改變了我原有的姿態和容貌。

剛開始折返歐陸的前兩年,我還會侃侃而談旅行的意義,還會反省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後來就痲痹了,到天涯海角能看得到聽得到的,依舊是尋常生活,風土民情不會改變人類的真實,而陌生人,不會因為旅人自己為愛上了,就成了家人朋友。

家人朋友始終是被自己拋在後頭的,唯有甘心尋常,才有路回到他們身邊。

十七年前的這一天,飛向那片雪域高原的心情,和後來所有的飛行一樣,全是為了滿足自己對遠方的幻夢。

飛行之後總是還有更多飛行。直到,六年前的8月2日,我搬進這幢房子,飛行依舊,然從此,似乎都只是為了回家。

房客問到我何時買現在住的家時,忽然想到遷入日,於是突然其來的感慨萬分。關於那位一起去的男孩,可參考關聯作品(雖然應該無人在意)。

歡迎加入/追蹤圍爐 流離城事慢半拍
請訂閱追蹤個人網站 捲,在加寫字
也可以
直接刷卡以實際金額支持我的寫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流離城事慢半拍。

於琛琛也是捲

一個大齡女子移居多元文化之城Toronto、並重新踏上學術之途中的所見所聞和反思,文章產出偶爾慢半拍,定期發送週報介紹書籍和好文。假如你願意支持我的寫作(無論在哪個平台),訂閱圍爐是最實惠的支持方式,在Matters上有過文字交流者,若支持20HKD/80LikeCoin可得到一年免費邀請函。

1496
CC BY-NC-ND 2.0

Havana|致曾經親愛的無名氏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