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iatto_羅夏

@Rorschach_

光 影 花

  這花幾兩重 於水 於氣泡    不在空間裡的方向 卻有個地方 讓深沉 也能有道光 並非只有禱告    藏匿深洋的言語 翻騰 捲起多少單一心願 多少潔白冷靜後 成透明    大口呼吸 停留肺裡 開花    綻放不規則透光的花 留下身軀 緩慢向上 帶著聲響 帶著重量    淹沒在一望無際的咆哮       

荒漠

  行囊拖著 試圖走向天 腦中 吉他和弦 如吻 滋響    徘徊頭頂不是希望 就是禿鷹叫喚    昂首 烈日 花朵綻放昨夜暴雨後 點綴一色黃    末日留著笑顏在每顆沙礫 填滿靴 拖著腳 當感覺只剩感覺 愛卻如星 空蕩    懷中一張車票 沒有月台 一場等候 則在遙遠將來    ...

台北空城

  躺在平時車水馬龍的街道 今日繁華 因想念掀起革命 人 就像候鳥 投誠想念    寧靜血洗這座城    交通號誌被遺留 仍讀著秒 細數這突兀的思念能撐多久 也在算著被車輾過 需等多久    台北無人 成記憶裡淡季的街區 思念還沒能在歲月留下爪痕    藏匿已久的空虛 於一夜綻放...

恭賀新年,龍年快樂!

祝你新年順心如意!

要過年了,鞭炮又要開始響了!

祝大家新年快樂!!

非花之季

  讓朵花來說 圓滿 她懂 盛開與枯萎    不該被喚醒的夢裡 百年輕灰墜落 震醒 搧揚起玉色紛飛的節季    無色 無味    像場大病 將癒 艷色退卻 上染一身    於灰與粉 藕斷絲連的思念    遮掩心跳欺瞞 那色彩 不染身 如此糜爛 如此不甘 如此 無能    過早花開...

飲。嚥

  槍口 冒火    還需無視 以口吻親拭    自我瓦解的公式 悲哀結構除不盡 一點唇沫 一陣花火    舌尖花卉的寂寞    除了自己 除開自己 還能多少 留於身底    深染 身感 腦幹 粉末 自我    碎的 如誰人所願         

湯碗

  湯碗留有墨 你只別頭 不停留    歲月不再 人有多少面容 一世一面 皆都見過 於此守候 悲喜 又落寞 你如熟客 卻僅僅路過    此處 人來匆匆 湯碗字墨 沒人帶走    來世一句問候         

迷失人偶

  當你的人偶 踏步出門 它便失去純真 還原故事最真的樣貌    幻想的呼吸與言語 抵禦不了大浪 是你的天真失去方向 成了流浪的孤兒    你是否問過它的心 不再操弄偶絲    與它同樣的寂寞 卻把自己弄丟門口 深深上鎖       

  徘徊在星空無聲的詛咒 稍縱即逝 卻並非一聲問候 喚來令人窒息的無盡花火    哪裡來的勇氣 讓人追尋鬼魅蹤跡 隨著光暈 化為餘火 向著黑幕前行    短暫光芒不會是永恆 無法清晰刻印於腦裡 只有輕嘆 捻熄靜謐中抽象的幻想 還原最真的意念 在天邊熄滅之間       

慢慢堆疊

  問歲月無情 為何不懂停歇 鏡面無聲 只是印在眼前 蒼老的 或許不是世界    而是心扉裡 注定模糊的分別    記憶層層堆疊 思念壓在最上面 不敢搬遷 捨不得丟棄  深怕輕移 揚灰飛起    那年輕時的你 最古老的相片       

兩小格

丟上一張圖,結束這回合(?

玩具

  自然逝去 是種幸運 被破壞的 存有多少 心甘情願 悲哀物種 因愛 因痛 因    你懂我    沉默可以憤怒 可以慟哭 枕被間的靜默 天地撼動    沒淋過雨 卻懂 那些陰與晴    為一見鍾情的練習 只為說明 或許你我兩者 是受困於心的傀儡 不捨告別    被愛過 被冷落 ...

白繭

  深藏於白霧漫起的森林, 是個哀傷的心願, 雷聲傳不進,雨水貌似從未停過。看似毫無邏輯,他也從不需要道理, 只是靜靜放著那些想回歸的心靈, 在體內開拓,以血肉揮霍, 浪漫由灰至白的瘋狂。化為層層包裹的繭, 從中透出雙眼。羽化山嵐,塗上不可言說的色彩。

緩解劑

  如果明日,沒能停留心裡, 擦身而過的孤寂,    能否化為藥劑,緩解遺憾。對月夜麻痺,患上不明所以失語的病, 灼熱乾咳無法停緩,藥味瀰漫鼻舌間。呼吸交融,患染你我名為寂寞的病徵。頂著溫度漸緩消逝, 服下藥劑催咳血液,    遺忘夜裡,曾溫暖的病。

  若能給聲祝福 那些的殘酷 將會願意 好好背負    應該是我不夠美麗 才讓心易碎 於門檻前的自我 腳步是停留 躊躇在兩色不變的世界 昨夜並不是種舒適    那些等待是被深鎖上的獨處    熱著飯 自個暖著自己 對著光點 甜蜜說著    今日 一定安詳入睡       

茶色

  血液渲染水中茶色 溫暖水溫 溫柔 將人逐漸帶走    過不去的難關 疼痛將會度過 留下一道替人傾訴的傷口 開口訴說開不了口的難過    呼吸沒人察覺 停止呼吸後或許有人發現 在冰冷浴室 有具自我擁抱的軀體    一切全是太過自愛的表現       

浪漫裝飾

  親愛的,愛情不會是絕對, 熱吻並非是唯一,殘酷的現實層面。多愁善感,僅僅只是裝飾。所以,別說粗魯, 因愛艷紅的餐桌。只管用力呼吸,於耳際迴盪獨有喘息, 再說一聲寶貝,再證明愛情裡的絕對, 輕撫漸變的肌膚之親,    將溫柔永遠美麗臉龐, 柔嫩雙唇將會含顆糖,    好於日後細嚐。

錫鐵人

  從不祈求顆恆溫的心 也不奢求能感溫暖的肌膚 或許像部童話 或許是過於虛偽 藏著自己 藏在書本 藏在鐵皮 偽裝膚色生物的同類    淚腺上的齒輪卡著眼淚 逐漸斑駁生鏽 徘徊對與錯的答案邊緣 誰能開口說明    只有兩端的解答 答案卻在嘴邊形成三點困擾    如果能褪去外皮 結果...

聽說今天是宮老爺的生日呢

「偉大的山獸神呀,請問你的肉質如何呀!!」一隻山獸神能讓你品嘗到許多種不同的肉質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