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3 articlesIn total 107128 words

疫情下的北京高校

肉饼君

任何一个被封的生态系统难以稳定

1

若有所播丨用方言做播客?我们不曾注意到的口音、腔调与声音质感

肉饼君

面对一档播客,那些让我们有意识的元素——封面、标题、内容、嘉宾、shownotes,总是被频繁讨论。但总有一些无意识的元素,或是创作者主动设计埋伏,比如开头固定的一个声音logo;或是一种自然而然,比如口音、语调、音色。我们将其统称为声音的“质感”。

1

若有所播丨播客与newsletter的文艺复兴

肉饼君

中文播客主播们为什么纷纷做起了newsletter?我就是其中一个。如果你观察我的播客《北海怪兽》官网右上角,会发现在音频节目之外,有一个“写字”的栏目,我在那里以newsletter的形式发布近段时间的阅读、观影与思考,听众可以用邮箱订阅。

3

大舅与他家楼顶的一百多只鸽子

肉饼君

大舅五十岁了。哪有什么生意,只有生计罢了。

2

回家过年还是不回家过年?

肉饼君

摊牌 “爸爸,我今年可能不回家过来了,太麻烦了,很可能还要隔离,还不安全。”我在微信聊天框里反反复复修改了十几次,终于把这句话发了出去——担心理由不充分,又担心理由太多显得迫切。发完心里打起堂鼓。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对父母提出春节不回家的要求,进行的心理建设犹如筑起一座摩天大楼。

若有所播丨播客数量大爆炸,我们会过上1.5倍速的收听人生吗

肉饼君

你会倍速收听播客吗?早已习惯了1.5倍速听播客的我,在与朋友讨论起这个话题时,惊奇地发现有朋友对我说:“从来没有想过播客可以倍速播放。”如果不与他人讨论,第一次接触到播客的听众很难发现小宇宙播放界面左下角六边形螺母形状的按钮点开,除了睡眠定时、跳过空白、人声增强等功能外,还有从0.5倍到3倍的倍速播放选择。

若有所播|单口vs多口,中文播客还有哪些创新可能?

肉饼君

文|若冰 向朋友推荐播客的时候,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常常令人伤脑筋:什么是播客?脱口秀可以算作播客的话,相声是播客吗?NPR(National Public Radio,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是播客的话,出租车上放的传统广播是吗?播客一定要言之有物吗?

若有所播⎪为什么“四字”播客特别多?我们做了一次中文播客起名研究

肉饼君

你的中文播客订阅列表,依次阅读它们的名字,你是否发现,竟有一种诵读千字文的朗朗上口之感?忽左忽右、迟早更新、声东击西、日谈公园、无业游民、随机波动、展开讲讲、艺术叨叨、文化有限、文化土豆、落选沙龙、创业内幕、得意忘形、温柔人类、歪波音室…… (哔——此处无法穷举) 这当然不精确,...

被折叠的中国顶级商学院

肉饼君

除了数字,还是数字 点开班级微信群,团支书转发的运动会一篇微信推送文章,一句“欢迎大家报名参加运动会”, 带上一个卖萌的微信表情,最后一条信息停留在两周前。没有任何人回复这条看起来像是群发的资讯,甚至没有人记得运动会已经在一周前已经结束。或许,连转发消息的团支书本人也不太记得。

1

北京东三环的推杯换盏

肉饼君

1 我下了很大决心才联系了那位阿姨。上一次见她是在五年前,刚满十八岁的我从温州来到北京上大学。爸妈让我联系她,“一位在北京的、很厉害的阿姨,是我们亲戚”。按照辈分,我应叫她姑婆——她的爸爸与我的太爷爷是堂兄弟,我的爸爸则叫她阿姨。这样疏远的关系,温州人统一称为亲戚。

在清华园里沉默的大多数

肉饼君

论温度,北京从十月中旬便进入漫长的冬天。暖气尚未到来,早晨起床,从被窝中的温暖抽出,投到生冷的空气中,则颇需要一番力气。阖眼多躺一小会,不留神便起晚了。当然,睁眼等着你的还有忙碌的一天。套上外套袜子出门,来不及系上围巾,寒风掠进领口,把肚皮吹凉。

我原不是一个爱去博物馆的人

肉饼君

我原不是一个爱去博物馆的人。在心中曾把博物馆与艺术馆分为两类,前者庄重、古朴、传统、知识性强,后者魅惑、现代、创新、情感饱满。观前者总抱着要被教育一番的目的,观后者则是为了休闲娱乐。后来听了博物志以后,发现不是这样,婉莹在节目里包揽众生相,有时连山林街道都成为某种博物馆。

1

阿呆,上伯特利去

肉饼君

在小镇出生,成长到十八岁去北京上学,在城市里生活了五年,时时入梦的却仍是在小镇上孩童时期的那些场景:街市、小学、教堂、河流、大山。虽然别人说起我来自温州时,总带着某种戏剧化的想象,但在我眼里,被称为“东方犹太人”的温州人,在除了做生意外,有更多独特的文化、宗教、民俗象征。

姐姐,我无法说出对你的嫉妒

肉饼君

二十三岁,我第一次嫉妒姐姐。感受到这种情感,是在大我五岁的亲姐姐刚生完第一胎,月子里时。看着妈妈为姐姐操劳的背影,爸爸买菜奔波的样子,奶奶不停地发微信过来询问,包括我自己,凌晨熬夜帮姐姐用脸盆打水,给换完尿不湿的婴儿清洗时,心不知为何就涌上酸楚。

3

我为什么要写作-1

肉饼君

工作上遇到的前辈问我,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想做内容这个事情的?我也很难答上来。我知道自己一直喜欢写作,但把本像浮萍一样轻飘飘的业余爱好摆放到“为生命创造价值”的位置,似乎是在来到三明治以后。三明治成立的时候,我还在上小学,并接着度过了没有手机和电脑的初高中时代。

在县城高中,我们班有25个人上了清华北大

肉饼君

在网上查到高考分数的同时,我收到了高中班主任的确认电话:“是759分吗?” 得知全省理科最高分是760分,她的语气含着兴奋的震颤,却透出几分惋惜:“哎,差一点就拿到省状元了呢。” 这是我们这所县城高中成立九年以来,高考成绩最好的一次,全校第一名不仅摘下了地级市理科状元的桂冠,距离...

京派?海派?反正我都爱

肉饼君

当你在不下十个播客里听到同一个广告,心情会是什么样的呢?在《展开讲讲》最新一期超两个小时的七月广播电视报里,三个主播在节目中间大概花了十几分钟,逐一推荐了一下新世相复旦大学沈奕斐教授社会爱情思维课。其实是有点奇怪,就好像你和你的朋友正热火朝天地聊着新番,突然有个人说,诶我觉得这学...

人形模特

肉饼君

你有没有观察过百货商场里的模特?不是售货员、服务员、清洁工,而是穿着漂亮新衣的人形模特。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保持着相同的优雅姿势,相同的微笑,或者面无表情。现在你几乎看不到微笑的模特了,因为他们觉得微笑有时候看起来很假,而面无表情更高级。

和女友的聊天

肉饼君

H 你幻想中和伴侣的相处方式是什么 B 不知道, 幻想了也没用 H 我总结了一下, 就是我们觉得男女朋友的关系不性感 B 怎么才性感 H 说不出怎样才性感. 当时确认了男女关系之后, 很多东西变得理所当然, 缺乏紧张感 B 谈恋爱真麻烦, 为啥要见来见去的 H 见面还是很有必...

今晚的杏仁豆腐心

肉饼君

第一次来看话剧,其实我有些好奇,来看话剧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糖果大楼在地坛公园南门外、雍和宫地铁口附近,旁边有一家金鼎轩,一到饭点就排队。但是在宽阔的马路旁边,糖果大楼显得陈旧而不起眼。穿越简陋的大厅,来到可容纳两百人的小剧场。座位是没有扶手、折叠式的软垫座椅,让人颇有坐在小板凳上的感觉。

那些由食物告诉你的人生道理

肉饼君

小时候我爱吃鱼。不知道是我真的爱吃鱼,还是因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在饭桌上不停地对我唠叨“你爱吃鱼,多吃点鱼”,我就以为我爱吃鱼了。有研究证明音乐这种东西,在一定范围内听的次数越多越喜欢,比起第一次听的歌,曾经单曲循环过的歌更能引起人的共鸣。

穷?忙?美国工厂?

肉饼君

去年暑假带美国游学项目的期间,有五天是在马里兰州的一个summer camp学校体验,并且入住寄宿家庭。我和四个孩子住到的是一个黑人家庭,主管我们生活起居的女主人Elisha是典型的美国黑人,大码身材、一头短短的鬈发、明朗的笑容让我很快记住了她。

日日是好日

肉饼君

现在我一个人坐在星巴克里,啜饮一杯燕麦拿铁,感到空调吹得胳膊发凉。一位在上海的初中男同学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说不好吧,今天你还是要陪陪你的女友。他的女友在美国,我提议“云约会”,他说着,时差问题不好解决!我不以为然。如果爱的话,时差算得了什么。

大蒜与臭玫瑰

肉饼君

七点刚过四分三十秒,他不安地在金色椅套包裹着的沙发椅上挪动了一下身子。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这时餐厅的门口飘来一阵Dior花漾的清香,他敏锐地抬头: 一位齐胸长发发尾微卷、肤色透亮白净的年轻女子进门来了。她穿着藕粉色束腰长款大衣,两只手交在身前合提着乳白色的vintage格纹锁扣包...

偶遇地坛公园

肉饼君

早晨,夏日的阳光琐碎地透过密密的树叶洒在黄色的百合花上,像裱花的翻糖蛋糕上面撒上一层白白的糖霜。几个老人聚在小桥边,用自制的大型毛笔蘸水在地方练书法。这毛笔大概有拐杖那么长,顶部的笔头柔软,用红色的毛线紧紧固定在木制笔杆上,看上去颇有些重量。

乘坐高铁杂记

肉饼君

左边坐着一个戴着细框眼镜的男子,一直定定地坐着看着前方。中午时分他从包里掏出一个橘色纸袋,里面的塑料袋里装着一个粟米三明治。一声不吭的一口一口吃掉,安静地把纸袋扔掉。“典型的理工男。”我想。右后方仿佛是一家人。孩子一上车便嚷嚷着,“我要吃方便面!

思品课迷惑大赏

肉饼君

这几日我邀请上初一的表妹(姑姑女儿)来我家和我一起上课。某日上午她上思品课的时候说:“我真不想上这课了。”平板里传来动画片里儿歌的声音,我冲过去观看,感到震惊: 穿着裙子带着蝴蝶结的女熊猫人和穿着西装的男熊猫人欢乐地唱着:“女生穿裙子更好看,男生应该穿裤子……”动画片放毕,思品老...

我的高中母校,又有学生跳楼了

肉饼君

前几天,高中同学的群里有人发了一封信,一封给我们高中全体家长的公开信。这已经不是这所高中建校十几年以来跳楼的第一位学生了,甚至不是今年跳楼的第一位学生了。关于导致这起死亡的原因,多方各执一词,每个人都会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指责别人,而我们终究也无法寻得真相,因为无法再面对面向这个男孩问,你为什么要自杀?

当教育变成一门生意

肉饼君

Teach for America1992年,两位教育工作者莱文(Dave Levin)和芬博格(Mike Feinberg)对一个结论达成了共识:在美国,没有人真正在乎底层的孩子。他们报名参加了为期两年的 “为美国而教”(Teach for America)支教项目,经历走形式...

少女台湾

肉饼君

对台湾的向往从什么时候开始,其实我也记不太清。最初来自范逸臣抱着吉他唱的《海角七号》,后来跟着蒋勋《少年台湾》里背着背包的少年探寻了这个岛屿的许多角落,不知为何,这片土地的某些场景竟开始常常闯进我的梦中来。很多很多年以后双脚终于踏上这片土地,欷歔自己终于回归梦中的故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