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mour
Seymour

我看见他闪亮的眼睛,看见他的双翼,看见那辆破旧的汽车喷射出的熊熊火焰在公路上燃烧。它穿过田野、 横跨城市、毁灭桥梁、烧干河流,疯狂的向爱情奔驰。

到底什么是缅甸菜 | Myanmar past 02

如果一定要定义,那它一定是鲜爽的茶叶沙拉、辣度惊人的大蘸菜、醇厚的掸邦面条、清冽可口的Myanmar Beer吧。

吃,是旅行途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除了用眼睛看之外,最能让我们快速且深刻的感受一个地方的独特文化的方式,吃是绝对少不了的。它既蕴含了每个地方与他者清晰的不同之处,也在相似之中隐隐的展示着文化交流的痕迹。无论是中国大地上四处殊为迥异的饮食风俗,还是能让大家既认同又为微小差异吵个不停的,都源于此。

出国旅行也是如此,不管是越南菜清甜鲜美的近似粤菜的清新口感,还是泰国菜有滋有味的酸辣辛香,都是当地非常显著的文化标记,但是在缅甸,我却犯难了,直到我离开也没明白,其实到底什么是缅甸菜?

说回到我刚到仰光时,在青旅住下后准备出门逛,那时候这个城市对我而言全然是陌生的,我陷入了一种懵逼的状态。于是和朋友倾诉,他介绍给我一位缅甸的朋友,独自旅行中,有人说话总归是好的。初识的打过招呼后,我理所当然的开始问,又没有什么缅甸风味的餐厅推荐的。你看,我的潜意识里仍然觉得认识一个地方最快速的方式当然应该从它的味道开始。

寻找美食和在城市里逡巡是我在旅行中最常做的两件事情,口腹之欲和满足眼睛对世界的好奇同样重要。我去了他推荐的缅甸风味餐厅,店名叫做Feel Myanmar Food,点菜还是比较陌生的,这家餐厅不像一般的餐厅,坐下,上菜单,选菜这样的流程,倒有点像海鲜自选餐厅,我询问服务员,她发现我是外国人,于是提供了一份英文菜单,我按照菜单的推荐点了份花菜豌豆炒酸甜鸡肉、炖煮牛肉块、青芒果沙拉、木瓜汁,餐厅额外赠送了一份缅甸招牌大蘸菜,一份例汤,端上来我惊呆了,因为我自己点了份米饭,而大蘸菜是配米饭的,所以现在我有了两份米饭。但最重要的感受是,这个大蘸菜实在是太辣了。

这是我在缅甸的第一餐,肚子差点原地爆炸,这样的事情再后来还时有发生,实在是因为身处异国,对食物的分量缺乏把握,这大概也是一种个人层面的文化差异。

Feel Myanmar Food,在缅甸的第一餐

这顿饭我花了1.4万缅币……折合人民币67元,这样的每顿饭平均开支贯穿了我在缅甸最开始的一周时间,因为这个国家的物价是如此的低廉,即使是穷游的背包客也很容易日常享受Tripadvisor上当地前五甚至前三的餐厅用餐水平。

仰光的两天里,我还吃了些什么?

Tripadvisor全市排名第二的LinkAge Restaurant & Art Gallery,听名字就很有艺术气息,也确实都是欧美的游客吃饭的好去处,在这里我吃了炖煮猪肉、“Glass noodles”的咖喱汤(其实就是粉条咖喱汤)、和青柠汁,价格1.24万缅币。

LinkAge Restaurant & Art Gallery,左图是餐品(炖煮猪肉、“Glass noodles”的咖喱汤、和青柠汁),右图是店内装饰

茵雅湖附近的Min Lann,Mont Ti & Seafood,还是那位朋友,听说我想去茵雅湖看看,推荐我坐35路公交车,仰光大多数公交车编号只有缅文数字,外国人大概是没法坐的,好在35路有阿拉伯数字,这是一辆韩国淘汰车,除了车头的“35”之外,车内任何文字都和缅甸无关,全韩文。说回到这家餐厅,看名字就知道是卖海鲜的,我吃了鱼丸粉、鱿鱼、炸鱼、橙汁,花费9975缅币,印象还是非常辣。

Min Lann,Mont Ti & Seafood餐厅,鱼丸粉、鱿鱼、炸鱼、橙汁。

位于Sakura Tower顶楼的The Thiripyitsya Sky Bistro,这里是仰光最高楼,餐厅有180度全景观景效果,非常赞。这家餐厅是一家西餐厅,价格对于游客而言并不昂贵,但是我在进入大楼时发现有详细的安检,会询问进入的目的。我吃了巴厘岛咖喱鸡饭和苹果汁,花费1.495万缅币,折合60元。这也是我在前文中提到从环形铁路列车上下车后,打uber前往的地方,在这之后,我就去汽车站了。

The Thiripyitsya Sky Bistro餐厅,位于Sakura Tower顶楼,左图是餐厅观景角度朝北遥望大金塔;右图是餐厅观景角度朝南遥望印度洋;中图是此顿的餐食(巴厘岛咖喱鸡饭和苹果汁)。

下一站的目的地是茵莱湖,我需要坐一夜的大巴,终点去东枝的大巴,会在岔路口把我放下,有接驳的小巴把我送到Nyaung Shwe(娘水)镇,这里是所有前来茵莱湖地区旅行的游客的集散中心。当然由于这里属于掸邦,非传统意义上的缅甸核心区,吃的东西也会更地方特色一点。

比如令我印象深刻的Paw Paw's Pasta Restaurant,老板娘服务态度非常热情,店里的员工是几个白人妹子,这家店我来了两次,第一次吃了牛油果混合沙拉、番茄鸡蛋面,送了一碟炸面条一类的东西,番茄鸡蛋面我一口下去就明白这是什么了,其实就是云南的饵丝,这边菜单上叫“Shan noodles”。一共6500缅币;第二次是要离开茵莱湖时又来到了Paw Paw,吃了茶叶沙拉、掸邦虾面和一杯缅甸奶茶。老板娘听说我要走了,和我聊了一会儿,告诉我楼上有一群中国客人呢。还问我Hello用汉语怎么说。吃过后就不舍的和她告别了。

Paw Paw's Pasta Restaurant,左图是赠送的炸面条和我点的牛油果混合沙拉,右图是番茄鸡蛋面(掸邦面条),这是第一次在这家餐厅吃饭。
Paw Paw's Pasta Restaurant,离开茵莱湖前的最后一餐,吃的茶叶沙拉和掸邦虾面,以及缅甸奶茶。

茵莱湖这边还吃过其他几家店,饮食风格和仰光为代表的下缅甸有所不同,口味上接近云南和泰国内陆的风格,辣的程度挺低(对我而言),其他家的包括:Sin Yaw的冻奶茶、茶叶沙拉、猪肉鸡蛋炒面。6500缅币;Shwe Yaung Inn的奶茶、土豆沙拉、猪肉烧土豆(云南朋友评价此菜很云南)。10000缅币;Inle Palace的下午茶,吃的香蕉班戟。

Sin Yaw餐厅的冻奶茶、茶叶沙拉、猪肉鸡蛋炒面。
Shwe Yaung Inn的奶茶、土豆沙拉、猪肉烧土豆。被随行的三位欧洲朋友嘲笑了,说我是Potato......
Inle Palace的下午茶,香蕉班戟。

茵莱湖地区的民风与它可口的食物一起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尽管旅途总是这样短暂,但如果有人问我缅甸只去一个地方,我会去哪里,我会选择茵莱湖。

接下来我又去了第三个目的地,也是此行的重头戏:蒲甘。当年,这里还未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但也绝对是来缅甸的不多的游客中最受欢迎的目的地。

从9世纪到13世纪,蒲甘有一个蒲甘王国,该地形成统一的一个地区,后来构成现代缅甸。11世纪和13世纪之间,超过10,000个上座部佛教寺庙矗立于此,宝塔和寺院建于蒲甘平原,2200年历史的寺庙和佛塔依然完好至今。

我到达的2018年,在这之前两年,缅甸中部曾遭遇过一次强地震,本就维护不佳的蒲甘古建筑群出现多处损毁,直到我在那里的几天,还看到最知名也是最宏大的一座佛塔仍处于维修之中。

说到蒲甘的饮食,因为这里是缅甸最重要的旅游城市,饮食口味也非常的国际化,我也是在蒲甘的行程中开始想到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是缅甸菜?

因为我在蒲甘多个餐厅看到菜单排布的逻辑非常有意思,通常分为“Indian、Thai、Myanmar”或者“Indian、China、Myanmar”或者任意三种组合成一个菜单。但是很遗憾,我看不出来Myanmar的部分和Indian、Thai、China有太明显的显著区别,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在仰光吃的大蘸菜不是很像云南的蘸水菜吗?茵莱湖的Shan noodles不就是做的像西餐的云南饵丝吗?咖喱汤不是类似印度菜吗?至于缅甸奶茶,一些店做的很像泰式奶茶,一些店做的很像英式奶茶。再有就是炒面,那就是中餐啊。

但这不是全貌,在我回国之后和朋友们提起缅甸,尤其是提到他的饮食时,我说它更像是中印泰三大料理的融合版,但另一方面,它也执着的保持着自己的特色,比如缅甸人爱吃沙拉,这一定是受英国殖民者的影响,但他们的特色在于会放芝麻和花生碎,甚至发明了茶叶沙拉这种一般人听名字不大可能尝试的美食(其实挺好吃的)。

说回到在蒲甘吃过的东西:

Leo餐厅,Nyaung-U镇排名第二的餐厅,吃的泰式餐,泰式鸡蛋炒意面、泰国鸡肉沙拉、一杯莫吉托,9000缅币。

Leo餐厅,泰式鸡蛋炒意面、泰国鸡肉沙拉、一杯莫吉托。

Yummy餐厅,我住处附近的店,因为近,所以吃了三次,包括离开前最后一餐,第一次吃的马来风味,马来猪肉炒饭、海藻沙拉、菠萝汁,送了一碟花生米,7000缅币。走的时候一样的餐品,只是饮料换成了Myanmar Beer。

Yummy餐厅,马来猪肉炒饭、海藻沙拉、菠萝汁,送了一碟花生米。

Sanon餐厅,全蒲甘排名第一,吃的茄子沙拉、胡萝卜椰子汤、茉莉花米饭、缅甸红茶,10290缅币。

Sanon餐厅,左图是店内环境,庭院式餐厅;右图是餐品(茄子沙拉、胡萝卜椰子汤、茉莉花米饭、缅甸红茶)。

Yar Pyi Vegetarian Restaurant,佛塔群里的乡村集市路边店,是一家素食餐厅,吃了蔬菜炒饭、Panny Wort Salad、木瓜汁,5000缅币。

Yar Pyi Vegetarian Restaurant,蔬菜炒饭、Panny Wort Salad、木瓜汁。

综上也可以看出我在蒲甘所吃的东西已经没什么缅甸特色,甚至没什么蒲甘当地特色了,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实在是不知道当地特色是什么,可能这种纯粹的旅游城市最终都是这样吧,国际化而无趣。

在蒲甘我发生了很多事情,也导致最后一站在曼德勒时既窘迫也谨慎,之后我不再看Tripadvisor的餐厅排名,这既是因为没钱了,也是因为曼德勒毕竟是大城市,跟着当地人吃也不会错。

相对于仰光,曼德勒在风格上显得更“缅甸”一些,这不光是因为这座城市是缅甸帝国时期的末代都城,也在于英国殖民者的中心始终在下缅甸,这让曼德勒保留了完好的古代风貌,也少了仰光那样大规模的殖民印记,这样的双子城对比让我想起了河内和胡志明市也是如此,或者如同北京和上海。

曼德勒是一座多华人的城市,华人称其为瓦城,我最终将从这里启程直接返回昆明,在曼德勒的最后的日子,我的状态已经到达了波动后的最后的高峰期,既兴致勃勃又依依不舍。

我在曼德勒的饮食重回简朴,但也意外的不错,如下:

第一日的两餐,都是不知名餐厅,午餐我吃了炒饭、鸡肉沙拉、橘子汽水、送了三个小菜和一个汤,2500缅币。

曼德勒皇城东门外不知名小排档,炒饭、鸡肉沙拉、橘子汽水、送了三个小菜和一个汤。

晚餐是我住的青旅对门的大排档,要了茶叶沙拉、泡菜炒饭(冷的)、咖啡、送了个汤,2250缅币。

青旅对门的大排档,茶叶沙拉、泡菜炒饭、咖啡、送了个汤。

第二日我早上去了敏贡古城,回来就在码头那条大街上随便找了家餐厅,也许在缅甸了一段时间,晒黑的同本地人一样,老板直接给我拿缅文菜单,我用英语跟他说他不太懂,但迅速拿了个英文菜单。最后吃了酸甜猪肉丸、一份泰式酸辣汤,加了个马来西亚产的橙汁(好喝到哭)。酸辣汤端出来吓死我,我以为是一人份,结果是一盆……当然最后还是撑着吃完了。这一餐花了10600缅币。

靠近伊洛瓦底江前往敏贡古城的码头那边的某个路边餐厅,酸甜猪肉丸、一份泰式酸辣汤,加了个马来西亚产的橙汁。

晚上在青旅旁边的24小时便利店COCO买了另一支小盒装橙汁,才200缅币(9毛钱);然后又去了对门的大排档吃饭,这次吃了炒饭、鱼沙拉、缅甸冷牛奶。接着又去COCO买了瓜子和Myanmar Beer回青旅的天台山发呆。

仍然青旅对门的大排档,炒饭、鱼沙拉、缅甸冷牛奶。

整个缅甸的最后一餐仍然是对门的大排档解决的,最后吃了茶叶沙拉、热辣炒面、Myanmar Beer。

缅甸之行的最后一餐,仍然青旅对门的大排档,茶叶沙拉、热辣炒面、Myanmar Beer。

就这样,走一路吃一路,我用味觉的维度去认识这个国家,一方面了解到了这个国家不同板块在味觉上的差异,一方面理解了他们在味觉上的共有之处,但最终,我无法提炼一个鲜明的特征用以形容这个国家的味道,如同我前面所说的越南泰国这种个性鲜明的地区。或许,作为汉藏缅大族群中游离到中南半岛的某一个角落,处于中国印度泰国马来群岛的十字路口之地的它,被多方混杂的文化交流冲淡了本属于它自己的影子,使得我最终无法定义到底什么是缅甸菜,如果一定要定义,那它一定是鲜爽的茶叶沙拉、辣度惊人的大蘸菜、醇厚的掸邦面条、清冽可口的Myanmar Beer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