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mour
Seymour

我看见他闪亮的眼睛,看见他的双翼,看见那辆破旧的汽车喷射出的熊熊火焰在公路上燃烧。它穿过田野、 横跨城市、毁灭桥梁、烧干河流,疯狂的向爱情奔驰。

蒲甘平原的登塔者 | Myanmar past 04

我,和在塔上的所有人就这样平常的又一次送走了一天。看日出和看日落的心境是不一样的,但相同的是,都会使人感到平静,因为这是大地之上,属于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的最平常又最壮丽的景观。

我在前面三篇文章中已经写了缅甸的很多事情,旅途也进行了一半,而这一开始我只是受到之前整理在菲律宾马尼拉乘坐市郊火车的照片时,想到我能不能也整理一下仰光的环城火车呢?接着在整理的过程中就有了此系列的第一篇:《仰光的山手线》,原本只是配合图片说明的文字经过我不断地扩充,居然成了一篇文章,有了开篇之后,我就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应该写一写我在缅甸的游历经验,但因为第一篇的视角之特殊,我也不打算按照正常的时间线叙事来行文,于是选择了以某个切入点来描述,这就有了第二篇:《到底什么是缅甸菜》,如果继续写下去,接下来要写什么?我有了不少设想,但很多其他切入点实在难以扩充成文,比如我设想过的《在缅甸的趣闻》《我被当成韩国人日本人和泰国人》《不愉快的经历》等等,最后在第三篇里,我放弃了前述设想,又回归到了时间线的角度,来描述三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地:茵莱湖、蒲甘和曼德勒。

作为小众的旅游国度缅甸而言,相对知名度最高的毫无疑问就是蒲甘,而我对蒲甘的期待又来自于出行前一两年友人在蒲甘发回的现场图片,因此在我到达之前,它的样子其实已经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脑海里,那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散落着此起彼伏、千姿百态的佛塔,清晨的薄雾在塔尖和地面之间的低处弥漫,人站在塔上,眼下像是流动的云端,眼前是即将喷薄而出的红日,抬起头是飘荡在空中的热气球们。这就是我想象中,也是我后面亲眼所见的蒲甘,但它的样子其实远远不仅如此。

我在缅甸的行程除了仰光之外,其余三个地方相距都不太远,最后的蒲甘和曼德勒更是属于同一个省,大体上都在上缅甸地区,于是给我夜间出行造成了一些困扰。没有太晚出发的巴士,就意味着到达时尚未天亮。我从Nyaung Shwe镇离开时选择了最晚的八点半的大巴,达到Nyaung U镇也才凌晨4点,汽车站并不在Nyaung U镇上,而这么早我打车去旅店也一定无法入住,开面包车的司机给了我一个解决方案,他提出可以先带我去看日出的地点,然后我在车上睡觉,等快要日出时叫我起来,看完日出后再去旅店。一共收我3万缅币。

初到蒲甘看的第一场日出

当我到达预定的Golden Crown Motel时,离可以入住的时间仍然还是太早,我在门口的院子里坐到快中午,然后去Leo吃饭,接着在镇上溜达,盘算着租个电动车。

我遇到了Zay Zay,一位蒲甘地区的马车夫,他跟我打招呼“Are you Myanmar?”,瞎扯了几句之后招呼我坐他的马车游览,外面天气真的太热了,我就问过价格后同意了,然后还带我去租了电动车,约定第二天早上拿。其实说实话,我对Zay Zay的看法挺复杂的,其实蒲甘地区的很多人都有点这样,就是急于赚钱。这我当然可以理解,缅甸是一个贫穷的国家,而钱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这都无可厚非,只是在蒲甘的三天里,我实在是花了太多的钱,有很多其实没有必要。

说回正题,上了马车之后,我们先去了Shwezigon Pagoda(瑞西光塔),这是一个金光灿烂的佛塔,和缅甸其他地方的佛寺建筑观感类似,我在一个殿里看到两个韩国小哥轮流照相,从我的角度看,他们拍照pose略显奇怪,脑补了一下镜头角度就明白了。后面继续在寺庙里闲逛,又遇到一群女士在议论我,我听到她们的部分词汇,是在讨论我是不是日本人。。。接着她们羞涩的对我说了句“ありがとう”,大概他们以为这是日语打招呼的话吧,我只是一笑了之就走过去了。后来有个佛龛边的女士招呼我给佛像贴金箔,价格我忘了,但就看着她一张接一张的贴,有点心疼。。。那是钱啊大姐。她最后贴了三四张,大概折算人民币2、30块钱吧。

Shwezigon Pagoda标志性的纯金大顶
半路上看到的骑车的人

另一个点是Htilominlo Pahto(西隆敏罗寺),风格与Shwezigon Pagoda不同,是蒲甘地区更常见的砖石建筑,我不得不惊叹于用红砖堆砌的建筑,没有任何其他材料装饰的情况下,也可以如此之美。

Htilominlo Pahto美丽的砖石建筑艺术

接下来还有Sulamani Temple(苏拉玛尼寺),寺庙外部围墙是正方形的,有四个门,因为进门要脱鞋,我逛完了出来发现我的鞋不见了。。。又绕了几圈发现是我出错门了。。。

Sulamani Temple,市场和寺庙本身高度融合,塔尖在维修中。
Sulamani Temple内的一个小佛龛

然后Zay Zay赶着马车带我去了另外几个地方,以及稍后Zay Zay赶着马车带我游览了当天所去的最精美最宏大也是保存的最完好的寺庙,Ananda Temple(阿南达寺)。与前面几个的风格又略有不同,它的主体建筑通体呈现为纯粹的白色,细节装饰上毫无疑问是缅甸式的风格,但是在整体框架和一些结构上又隐约有一点点希腊罗马的影子,比如支柱式的回廊、屋顶外沿的护栏、屋檐和墙壁间的优美的线条、基座的处理方式等等,我对世界各地的古建筑研究并不多,但是略懂的一点知识让我猜测这种风格上的“风月同天”大概来自深刻的印度文化的影响,因为我了解上古希腊化世界对印度的输入。

Ananda Temple的庭院,通体洁白是它的标志。
Ananda Temple的主体建筑,洁白的建筑本体和大金顶极尽华丽。
Ananda Temple中的游人
Ananda Temple中的游人

Ananda Temple的外面是一个市场,这在蒲甘地区很常见,寺庙和市场,不违和的就这样混搭在一起,它们本来就是缅甸人生活的一部分。Zay Zay在门外等我,给我介绍一个大姐,说是他朋友,然后大姐开始给我画特纳卡,想让我买一份,被我拒绝了,我告诉她,原因是这个东西在我的国家没法用。她很沮丧,我也有点心软,最后30元买了条裤子。(质量很差,就当扶贫了吧)。

Min.o.chantha Phaya的院子里,该寺庙邻近Ananda Temple。
Min.o.chantha Phaya和Ananda Temple那一片地区分布着很多小商贩,像一个农村集市。

后面还去了Shwegugyi Temple(瑞古意寺)和Mahabodhi Temple(摩诃菩提寺),这里的风格和前述又有差异,区别于Shwezigon Pagoda那样常见的豪华金塔和Ananda Temple那样纯白色略微希腊罗马风的以及蒲甘很多很普通的红砖式的,Shwegugyi Temple的主塔有点像Ananda,但他是素色砖石塔身+小金顶,而Ananda是白色砖石塔身+大金顶,Mahabodhi Temple则更像印象中东南亚印度教风格,浅黄色方锥式主塔和繁复的浮雕装饰。

(Shwegugyi Temple素色砖石塔身和小金顶
Mahabodhi Temple印度风格的方锥形塔尖
Mahabodhi Temple和停留的鸟儿

赶在天黑之前,Zay Zay又“推销”了一个项目,他建议我去坐船看江上日落,我同意了,事实证明,一个人坐船看日落实在是太奢侈了,只不过当时我沉浸在蒲甘迷人的幻影之中,并没有很在意钱之类的问题。

蒲甘城外的江面十分宽阔壮丽,船长载着我一人朝着江对岸驶去,途中还能看到

江心洲的沙质河岸,以及岸上的人。距离太远了以至于我看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只看到围着桌子,还有大伞。船在合适的位置停下来了,剩下的就是吹着江风静待日落西山,我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刻真的美极了。

老蒲甘城外江边的码头
老蒲甘城外江边的码头
夕阳下的自拍像
江上日落

回旅店的途中,和Zay Zay约定好拿车的时间,以及稍早前他推销的另一个项目,他自己骑摩托车去我的旅店找我,带我去登塔看日出。

晚上在旅店里,一个人坐在公共区抽烟玩手机,一位法国人在我面前坐下来和我聊天,他看到我那盒在曼谷机场免税店买的万宝路上的吓人图画,笑了,用手指比划了一个弯曲的样子。因为那个图画是“吸烟可导致阳痿”。。。我们简单的聊了聊,关于各自来自哪里,关于要去哪里,他问了我名字,我告诉他的却是我的姓,当然我也解释了是因为我的Frist Name对于西方人可能过于发音困难了。再接下来也就没再聊什么了,那完全是因为我英语水平确实不够。10点钟进到房间,我同房间的全都是西方人,大部分都已经安睡了,在我睡后还有1、2个回房,都特别的安静。

期待第二天的冒险吧,晚安。

第二日

摸黑坐在Zay Zay的摩托车后座上,看着车头灯在一片黑幕之中照出两片光点,黎明前的上缅甸平原上仍是冰冷的夜色,我无法获知那天去看日出的塔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的位置,这实在为难,因为这里的塔的数量可能比游客还多,达到了人均一座塔的国际先进水平。

我没有想到的是,即使五点钟起床出门,这座塔上居然已经有了先行者,是两个年轻的韩国女生,Zay Zay和她们简单的打了招呼聊了两句,大家就各自安静的等待着东方的奇迹。

图上不是文中提到的韩国女生,那时天色还是纯黑,无照片

实际上真正的日出发生之前,天色会先泛白,通常的描述将之称为鱼肚白。缅甸各地的日出迷人之处在于它的雾气,如我前述所说,站在塔尖的人看着此情此景,总会有一种处于世界之巅的幻梦。我实在找不到更为妥帖的语言形容我所看到的景象,即使拍下的照片,我敢保证,没有我眼睛看到的五分之一美丽。

日出之前笼罩在雾气之中的蒲甘平原
初升的红日以及热气球
日出最盛时,也是行将结束之时。
我们都是登塔者

过后就是Zay Zay先送我回旅店,那里提供自助早餐,餐毕后带我提到了车,就先告辞,约定晚上八点旅店门口见,说好的是租两天,但当天晚上老板会暂时收回车,次日再提。

我拿到车之后就先去了之前想去但太远的餐厅Sanon餐厅,它在Nyaung U镇的东北方向,我打算顺路去东北方的江边看看,餐厅已经在镇区的边缘了,我在往江边去的路上,路过一户人家,有个老爷爷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问我去哪里,但是因为我们俩的英语都差到天际,根本无法沟通,他以为我迷路了,让我等一等,然后返回屋里拿了张地图送给我。在更远的地方,道路开始变差,果不其然,在一个村里的道路上,车子打滑侧翻了,不过不严重,路边的村民纷纷过来帮我,表示过谢意后,我继续往江边进发,最后我停车在一个叫做Guni Hpaya的小型寺庙,再翻过一座小山坡就是伊洛瓦底江了。

Guni Hpaya里的塔,这里邻近江边。

游玩了一阵子,看过我想看的东西,就再先回到Nyaung U,再往西边的蒲甘去,我游荡在各种各样不同的佛塔之间,绝大多数根本没有第二个人,而我也并不能说清楚我去了哪些塔,这是做不到的事情,其间我找到了穷游网上被大家自行命名的“穷游塔”,我准备登塔,可是楼梯上部锁住了,这很正常,蒲甘地区发生过多次地震,未经维护的佛塔实际上并不安全。

穷游塔附近的漂亮砖石佛塔,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
穷游塔附近的漂亮砖石佛塔,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
穷游塔附近地区除了漂亮的砖石佛塔,还有好几座这种方方正正的建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于是转了一圈之后,我计划去Dhammayangyi Temple(达玛扬基寺),即使是到这时候我也没想过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事故,但是意外就是意外,想不到才叫意外。当我离开“穷游塔”拐上大路时,出事了。实际上我此生唯一一次骑电动车就是在蒲甘,那种踏板式仿女式摩托车造型的电动车,可想而知我的车技并不娴熟,何况缅甸除了极少数主路之外,路况只能说极差,当然这一天发生的意外完全是我个人技术的问题,我只能说庆幸自己骑的还是个电动车而不是摩托车。当我从泥路上以90度左转转入主路时,我的角度没打够,撞到了右侧的路沿,我当时只能说大脑一片空白,因为人飞出去了,皮肉伤是免不了的,所幸路边是草地,没有造成重伤,但是相机的液晶屏摔裂了(这里我要吐槽尼康,特别不扛造)。

休整了一会,感觉还能忍受,我就开始继续前进,只是变的非常的谨慎。忍着痛游览完了Dhammayangyi Temple(达玛扬基寺)之后,我打算赶时间寻找邮局,再回酒店处理一下伤口,直到遇到了一个小男孩,他和其他小男孩一起骑着摩托车四处游荡。这也是我对缅甸不解的一点,那天是星期五,可是他们这样十三四岁的孩子居然不上学,当然也可能是假期特别多吧,那就不是我可以得知的事情了。

他和我搭讪来着,我告诉他我受伤了,他说要小心,我问他邮局在哪里,他说带我去,于是我就小心翼翼的跟着他的摩托车屁股后面往邮局去,我是要给朋友们寄明信片。那会儿卡着邮局快要下班的时间,我飞快的写着内容,无视邮局大姐一遍又一遍的催促,最后反正是寄出去了。

接下来他提出带我去看日落,我又跟着他往原野上去,途中是连绵的沙子路,非常难走,我又一次摔车了,打滑,车子倒了,一位大姐赶快停车来帮我把车开回正路。

男孩带我去的地方是Myauk Guni(妙喀古尼塔),确实是大受欢迎的热门日落观赏点,塔身上的平台就是一个微缩的国际社会,你会看到世界各地的人,都安安静静的聚集在一起,共同等待着同一个时刻。那气氛,Love&Peace~

左边的Myauk Guni和右边的Dhammayangyi Temple
Myauk Guni上聚满了等待日落的人们,佛塔上的小联合国。
Myauk Guni上的游人

看完日落后,男孩就带来几个其他的男孩说是他朋友,然后又开始给我推销了,蒲甘的特色沙画、明信片等等。其实说实话,我可以理解,但我也觉得很烦。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来自中国的穷游背包客,怎么就成了别人眼中行走的钱包了呢?扯皮很久之后我坚决拒绝了。

离开Myauk Guni之后,在大路上,男孩开始问我要钱。。。这令人猝不及防,但又在情理之中,贫穷的国家里,当然会有大量的淳朴的人民,他们助人为乐不求回报,待客人热情友好又带着特有的羞涩。但确实他们也要赚钱,我懂,道理我都懂。我跟男孩讨价还价并不成功,最后如他所愿给了他一万缅币。(真的不值得)

我独自谨慎的行驶在从蒲甘到Nyaung U的干线公路上,顶着夜色和昏暗的路灯一路驰骋,心里是百感交集,这多半是出于一种复杂的心态,我承认蒲甘不少人缠着人推销令人不悦,也承认有时候推荐的“服务”要价太高让我不知道怎么应对,更多的是当地人对我热情的帮助又让我非常感恩。这让我认识到不该去用刻板印象看待一方水土之上的人,毕竟we're not perfect. we're only human.

如约在8点钟赶回到旅店还车的时候,我知道这又是一件很难办的事情,Zay Zay和租车店的老板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我也只能面对现实,见面后第一句话就先主动告知了今天的情况,希望双方可以商量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Zay Zay表示要和老板商量一下,他们说了半天之后,Zay Zay告诉我老板希望我赔偿车辆损坏的损失,需要8万缅币,这时候我是绝望的,我只能告诉Zay Zay我钱包里还剩4万了,而我明天还要在蒲甘停留一日,接下来去曼德勒,车票也还没有购买,8万实在是太高了。他又和老板商量了半天,提出可以去附近的银行取钱。

我用尽毕生所学的英语,告诉他,我前一天已经发现钱可能不够,尝试过取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缅甸的银行即使标有UnionPay标识仍然无法完成交易。因此我要再重新尝试只能考虑到大城市曼德勒再试试,在蒲甘这样的小城市大概取不出来了,同时告诉他,取不出来的原因可能是我用于取钱的卡是信用卡,声明信用卡里的钱也并不是我自己的钱,而是银行的,能不能取成功完全是个概率问题。

如我所想,Zay Zay只是一个想要赚钱的普通人,他和老板又讲了很久之后,说那就给一万算了。对此我表示感谢,他问我明天还要不要骑车?我说不用了。所以实际上我赔偿了1万+一天的租金,我个人觉得这个赔偿金额其实是差不多的。之所以我仍然表示谢意,是因为独自在国外,即使对方知道我只剩下四万,坚持至少把4万全拿走,我也毫无办法,但是Zay Zay并没有这么做。

第三日

吃过早餐后,我开始了全程步行的一天,其实也就是走走停停看看的一天,并不着急赶路,况且太着急快快走会很热。

下午时分我找到了传说中的Bulethi(无中文名),先爬楼梯,然后沿着塔身外部攀登,越往上越陡峭,但好在视野非常不错,也是一处四下无人的好地方,坐在塔腰上吹着风俯瞰辽远的平原相当的舒适,只是下塔有点危险,真的很陡。

路上遇到的牛群
放牛的牧人和等待牛群过街的外国游客

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原定的计划是去Shwesandaw Pagoda(瑞山陀塔,也称许三多),不过最终没有去,而是去了路北侧的Shwegugyi Temple(瑞古意塔),我先在附近的Yar Pyi Vegetarian Restaurant吃了顿饭,然后去Shwegugyi Temple上等待日落,这也是一座大热门的塔,人比前一日在Myauk Guni还要多,平台上如昨日一般是各国游客。我此刻的心情极为舒畅,只是安心的享受在蒲甘最后的时刻,一个韩国小哥看我别扭的用相机自拍,主动帮我拍了一张照片。

韩国小哥帮我拍的照片,背后是Thatbyinnyu Temple

Shwegugyi Temple是一座很高的塔,视野相当的华丽,往日出方向可以看到大名鼎鼎的Dhammayangyi Temple(前一天我游览过的);往日落方向可以看到整个蒲甘最为高大的佛塔:Thatbyinnyu Temple(达宾纽寺),Thatbyinnyu Temple当时在维护,无法登塔。

Shwegugyi Temple往日出方向可以看到大名鼎鼎的Dhammayangyi Temple
Shwegugyi Temple门口的商贩,漂亮的缅甸纸伞。
Shwegugyi Temple门口拍照的僧人
Shwegugyi Temple门口的马车夫

我,和在塔上的所有人就这样平常的又一次送走了一天。看日出和看日落的心境是不一样的,但相同的是,都会使人感到平静,因为这是大地之上,属于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的最平常又最壮丽的景观,无论你在高山上还是家里的阳台上,或者在任何地方,看到的日出日落都是相似的,就是这样普世又公平。

Shwegugyi Temple平台上的人们
眺望日落西山,右侧是Thatbyinnyu Temple。
Thatbyinnyu Temple的塔顶在余晖之中

送走了晚霞之后,趁着天色仍然微亮,我继续徒步往大陆上走,遇到了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白猫,一点都不怕生人,围着我打转,我撸了它几下,就跟着我跑了,它的铲屎官在后面叫了好久,它才依依不舍的回去。我...真的不是故意诱拐小猫的...

而后我就孑然一身的走在无人的公路上,越走夜色渐浓,周围是如此的安静,以至于我有点害怕,最后过了很久,招呼到一个路过的三轮车,把我带回了旅店。

稍后就会有小车接送客人去车站,而我就要离开蒲甘了,这心醉神迷又状况百出之地。然而,我的笼基又掉下来了,旅店大厅里众人发出了欢快的笑声(不是)。

再见了,蒲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