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mour
Seymour

我看见他闪亮的眼睛,看见他的双翼,看见那辆破旧的汽车喷射出的熊熊火焰在公路上燃烧。它穿过田野、 横跨城市、毁灭桥梁、烧干河流,疯狂的向爱情奔驰。

在皇宫门口飙车 | Myanmar past 05

它并非是地平线上迸发出的几缕霞光,而是群山绵延之中缓缓而出的红日,带着上缅甸特有的晨雾,红日就在弯弯曲曲的山峦弧线之中一点点冒出头,煞是漂亮。

顶着夜色离开蒲甘前往曼德勒,这两座城市的距离很近,因此也不存在卧铺车这种选项,就是普通的中巴车,夜行在缅北寂静的夜里。缅甸各个城市的汽车运输模式不尽相同,比如仰光需要自行打车去靠近机场的汽车站(非常远),茵莱湖则是没有直达车,在Shwe Nyaung镇下了大巴会有接驳车送你到Nyaung Shwe镇的路口,而蒲甘汽车站在城外,到达后无论几点都得自己找车到最后的目的地。

唯独蒲甘-曼德勒这一趟,全程车接车送,汽车公司免费到各旅店接乘客到车站,到了曼德勒,又按你报备的住宿地点逐一送达。结果我就目睹大巴车上的乘客越来越少,直到只剩我一个人,那已经是过了午夜了,司机迟迟找不到我住的地方,后来发现是附近的道路在施工。

曼德勒这个城市的格局很有意思,大体上是棋盘式布局,道路名称就是坐标式路名,全部都是数字,横竖合在一起大概就是1到100这样。

我到达预定的旅店时已经夜深了,只是一栋两层小楼,造型独特,有点越南大叻Crazy House的感觉,我在门口左看右看确认屋里还有人,就敲了门,一位姐姐来给我开了门,然后我们开始交流,我习惯性的和她讲了半天英语,终于词穷了,她看我讲不下去了,突然开始普通话回我,气氛一度十分尴尬,我告诉她我提前没有预计到这段城际交通需要的时间,因此少定了一晚,她说没有问题,迅速轻声细语的带我去了房间,我就睡下了。

最要紧的事情

前文讲过我在蒲甘濒临破产的窘境,好在曼德勒这家旅店不需要提前支付房费,也无需押金,但不代表我可以没有钱在曼德勒待三天,于是次日清晨第一件事就是出门去取钱。

出门之前我和姐姐聊了一下曼德勒地区的旅行路线,大致安排了一下要去的地点,主要是时间安排。之后我就出发去街上找ATM,但是过程非常不顺畅,我首先当然是在地图上搜索,好在附近ATM数量还比较密集,只是我试了一台又一台,银联的储蓄卡始终无法取款,尽管机器上都贴有UNIPAY的标识,但这没用。于是我只能开始尝试用信用卡取款,所幸我信用卡比较多元化,银联的不行,换Master,还是不行。想到东南亚用JCB比较多,然而也不行,最终救命的是Visa,一次性成功。所以这里真的建议,无论有没有需要,Visa卡一定要备一张。

站在世界上最大的皇宫里

据资料显示:

“敏东王迁都到曼德拉后,花了三年时间修筑了这座名为游曼德勒皇宫的宫殿。整个皇城的城墙高9米,每隔两百米就有一座塔楼。宽阔的护城河和高高的城墙将皇城与外界远远的隔绝开来。皇城内的皇宫是一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建筑,从六十米宽的护城河就可以看出,这个皇宫占地面积是非常之巨大,那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呢?曼德勒皇宫长和宽都达到了2000米,总面积达到了400万平方米,而故宫的面积只有72.5万平方米,相当于5.5个故宫,可见这个王朝当时是鼎盛的。

曼德勒皇宫内部

这座曾经精美绝伦的皇宫在战争中化为一片废墟。我们现在看见的是缅甸政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根据图片和留存下来的历史资料,在原址上面重新修建的一座建筑。所有建筑和传统的一样,整体为红色,部分顶部有金色的描边。里面保留着缅甸宫殿的布局和特点,有些和我国传统建筑的格局不一样,曼德勒皇宫的中轴线是东西走向的。”

曼德勒皇宫内部

取完钱之后我就进入了皇宫里面,这里安防级别很高,要查验护照,同时购买一张曼德勒省的旅游通票,就可以进去了,可以看到管理者是军方的人,可见此地受重视程度之高。

也由于这个皇宫是后世复建的,所以说起来也没太多可说的东西,能看的主要就是建筑。缅甸盛产名贵的柚木,因此大多重要的建筑均采用这种高档木材为原料。当我站在瞭望塔上的时候,目之所及是此起彼伏的红色建筑,这就是缅甸末代王朝的宫室,相当于我国的故宫,只是很遗憾,未能原样保留下来。

曼德勒皇宫主体部分,摄于观景塔上
建筑物精美的塔尖部分
曼德勒文化博物馆内的猫咪🐱
曼德勒文化博物馆内部陈设
皇宫院内一景
宫外护城河边远眺皇宫

皇宫里面最主要的参观点是曼德勒文化博物馆,里面有不少皇室家具使用的服装、家具、国礼等展示品,这些器物凝聚了古代缅甸作为一个强盛大国的遥远梦境。确实事实如此,看着那些用材之名贵,工艺之精美,审美之独特的物品,很难不赞叹这个国家过去的文化成就。但也越是如此,和现状的反差也越让人心痛,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事大抵如此罢了。

谁能读完全世界最大的一本书

这本书其实不是书,只是一种形容,它就是Kuthodaw Pagoda(固都陶塔),位于曼德勒山脚下,皇宫的东北方向,这里大概是整个缅甸我去过的最独特的地方了,因为它是由一排排横纵排列整齐规则的小型佛塔组成的佛塔群,正中央则是常见的大金塔,每一个白色的小塔里面是一块经文碑,这一大片数不清的经文碑,就组成了号称全世界最大的书的Kuthodaw Pagoda。

“固都陶佛塔的意思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功德佛塔, 全名是玛哈罗迦玛若盛佛塔,玛若盛是佛的称号。佛塔于1857年修建完成,当时召集了全缅甸和东南亚共计2400余名高僧,召开了第五次修订佛经结集大会,最后将结集的三藏经等刻在729方云石碑上,建造成了珍存三藏经的佛塔。 这些石碑被誉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书”,它的规模是佛教世界绝无仅有的,据说如果一个人每天阅读8小时,要读完这些“书”,一共需要450天。佛塔内墙的每一个入口处,雕刻有佛本生故事和护门神像的柚木大门。”

固都陶的塔林,蔚为壮观
每一个小塔里面是一块经文碑

我在塔群中逡巡穿梭,看着一座座纯白无暇的小塔,观赏着它们的纹饰、细节和形制,就会想象出在这片雾气蒙蒙的平原上,森林与佛塔之间轻响的都是僧侣们的诵经声。

洁白的小塔和美丽的纹饰
中央大金塔和周围横纵交错整齐的小塔

这很正常,如果说仰光代表的是融合的缅甸、国际化的缅甸。那么曼德勒代表的就是传统的缅甸、本质的缅甸。全国超过一半的僧侣正是生活在这个城市,古迹和文物遍地都是,Kuthodaw Pagoda也只是这珍宝盒中其中最亮眼的一颗而已。

当落日变成供全世界消费的景观

离开Kuthodaw Pagoda之后的下一站就是去著名的U Bein Bridge(乌本桥)看日落,这也是曼德勒市最著名的景观之一,我达到的比较早,就上桥走了走,在周围看看,观察着人们的生活状态,桥头有很多小商贩,卖水卖小吃等等等等,本地市民也乐于来此游玩,而更少不了的就是随处可见的僧侣,有一位年轻的僧侣帮我在桥上拍了一张照片。

桥头的僧人和卖冰淇淋的小贩以及年轻的本地人

这座桥很长,也架的很高,低头往桥下看,其实也并不是都是水,这里其实是一片水位周期变化的湖沼,桥梁横跨穿过湖面,通往Amarapura(阿马拉布拉),全长1.2km,建于1850年左右,是世界上最古老和最长的柚木桥,至今已经有170年左右的历史了。在桥下的湖岸边,是旱季时露出水面的草地和荒滩,少量渔民居住在岸边,僧侣在土路上行走,年轻的本地人和一个参与其中的外国人正在打排球,岸边还有三三两两分布着准备包船游湖的各国游客,同样,所有人都在期待那一瞬间的美丽。

湖岸边小翔行走的僧人们
湖岸边在打排球的人们,有一个人是外国人

后来我在湖边站了一会儿,一位本地的阿姨打量了我一会儿,用英语问我其实是外国人吧(我当时穿的缅甸服装),我说是的,她又问:Thai?Chinese?我说Chinese,她立刻改用普通话告诉我她是缅甸华人,然后问我在岸边做什么?我说想坐船,但是我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租,她说是按船收费的,一个人也是那么多钱,最多四个人,也是那么多钱。然后告诉我很多包船的是旅行团来着,你自由行不太好办。然后告诉我别急,她去帮我问问船主。片刻后她告诉我那边有艘船已经有两个女生了,我可以和她们一起平摊。谢过阿姨后,我就上了船,船上是结伴的两位泰国女生。之后船主就出发往观赏点行去。

余晖下的乌本桥
落日将尽的时刻是乌本桥最美丽的时候

湖面上满满的全是各种载着游客的船只,平日里这里是渔民赖以生存的渔场,到了黄昏前,就摇身一变成为供应消费的景观,所谓观赏点,就是所有人都可以拍到的,同样角度的以桥本身为背景的落日景观照片,游客们也很难免俗的集体卷入这样一个巨大的景观消费漩涡,大家从世界各地而来,拍下几乎一模一样的照片再各自散去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用消费主义对现代人的塑造和规训制造这样一场无比巨大的行为艺术。我当然无意批评这样的行为,因为我自己也在这样做,更何况旅游业赖以生存的根基恰恰就是这个,倒不是说出门旅行就必须按部就班,所有人遵循同样的模式,复制同样的体验,重复同样的行为模式,而是说作为一个产业,在现代社会,它本身的主流就是标准化的,你可以追求非主流的行为模式,但不可否认各有其意义所在。

西方游客显然在标准化的行为中有更高的要求,尽管其本身仍然是标准化的一环,他们坐在船上,聊聊天,打开小匣子,拿出红酒和高脚杯,就着落日和充当背景的桥上的行人,品酒谈笑。而我们忙不迭的瞅准位置自顾自的拍照。各有各的标准化。

老白的摩托车旅行计划

看完日落后,我不知道如何回到市区,就远远地跟着同船的泰国女生沿着湖西岸的公路走着,从茵莱湖开始,我一直穿着笼基,脚踩人字拖,走了太多的路,脚趾也磨破了,在缅甸总是避不开各种需要光脚的场景,反复穿鞋脱鞋,人字拖是最方便的鞋子,但光脚踩的地方卫生并非一尘不染,我时时都在担心会不会伤口感染,也鼓励自己坚持一下。但这让我走的很慢,以至于走着走着,路上就我一个人了。夕阳的余晖尚未散去,路边水泥护栏上有一群缅甸的年轻男孩子,像是学生,背对着日落的方向弹着吉他唱着歌。那一瞬间我有触动到,我们年轻人,无论世界变得怎么样,也总是可以在片刻之中拥有作乐的权利。

当我走到湖北岸公路的岔路口时,天终于已经漆黑了,我也终于看到一个骑摩托车的中年男子,经询问可以送我回市区去,我和他英语交涉半天,也只让他懵懵懂懂的了解我大概要去的地方。两个英语很差的人,要交流可能只能靠共同的理解能力吧。谈好的价格是2000缅币,但是路上行驶了很久还没有到,比我们两个预想的都要远,气氛很尴尬,我也实在不好意思,主动提出多付一倍车费。

回到旅店后,我才发现旅店的老板娘其实是一对姐妹,她们长的很像,我始终没分清楚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我回房间拿了东西,房里有一个男生也在找东西,这里我称他为老白。我和他聊了聊,问他明天的计划,我说打算天亮前叫个摩的去曼德勒山上看日出,他说不如去租个摩托车,我匀点费用就好了,正好他身上缅币也快没了,我觉得挺好。之后就一起去找老板娘,她领着我们穿过很多公共区域,又到了后院,就看到停着几辆用于出租的摩托车。

老白是个摩托车高手,他选定了一辆看着还不错的车,我们就跟着老板娘回到大堂去开凭证。在店里多走走之后我就发现这家店除了是一家旅店,还是一个画廊,也是一个雕塑教室,还有音乐课。想必她们姐妹都是多才多艺的人,接着聊天还了解到她们在茵莱湖那边也有店,只不过不在Nyaung Shwe,而是在Taunggyi(东枝)。我也再次确认了一下去曼德勒山看日出不会耽误再去敏贡古城的行程。后面就和老白爬去天台上聊天了,听他讲他此间周游的过程和接下来将要进行的计划。

他说,在结束了曼德勒的行程后,计划去一趟缅甸南部的丹老地区,他并未知晓那一片区域的群岛叫什么名字,于是自行命名为万千群岛。而后再回到仰光,买一辆摩托车,骑车前往印度巡游。

关于他此前的行程,我了解到他已经在越南待了很久,又去了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然后辗转来到缅甸,茵莱湖和蒲甘他都没有去。

鉴于次日需要早起,我们也就早早的去休息了。

在皇宫门口飙车

凌晨天色尚且黑里透白的样子,我们就准备出发了,这个时间段,处于上缅甸内陆的曼德勒,温度还是有点渗人,毕竟不管怎样,现在是1月份。我们一前一后的跨上摩托车,老白指导我坐在合适的位置以平衡载重,使我的体重能恰好压住车屁股。这是因为,他要飙车了~

老板娘姐姐打开后面的大铁门,我们就正式出发了,前面的路本身没什么问题,当我们拐上了位于皇宫东门的主干道时,由于此刻路上根本没有车,于是老白开的越来越快,我吓得把他抓得紧紧的,他说不要这么抓~当时的感觉真就是肾上腺素疯狂分泌的样子,具体感受有一种由于速度,周边环境在意识里虚化了那样,像是身处一条管道里,而自己是管道中快速弹射的一颗子弹,大概就是这样,说起来我并没有更多的想法,由于之前在蒲甘的连环车祸,我是有心理阴影的,但是现在骑车的人不是我,于是会有一种把命交托给他人的感觉,期间可能还有的想法就是,在如此高速下假如出事,可能也就是毫无感觉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没了吧。

总之,原谅我在那种时刻的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我们终是顺利的到了山腰,这是车辆可以到达的最高点,缴纳了200缅币的停车费之后,再往上全靠步行,因为这个位置以上均属于一座寺庙,可以观景的平台也是寺庙的院子,尽管它在山顶上。

朝霞初现时刻缅北平原上弥漫的晨雾
山巅上即将喷薄而出的太阳🌞

不得不说这里就是一个风水宝地,紧邻皇宫北侧,约等于就在市区核心,北面有一片青葱的原野,往东是连绵的远山,西、北的远处环绕的是美丽的伊洛瓦底江。老白看着北面的原野,说抓紧看看吧,二十年后再来看,这个城市会了不得。

曼德勒山上看到的日出和蒲甘看到的不同,它并非是地平线上迸发出的几缕霞光,而是群山绵延之中缓缓而出的红日,带着上缅甸特有的晨雾,红日就在弯弯曲曲的山峦弧线之中一点点冒出头,煞是漂亮。

另一个方向的平原上仍是曙光初现时刻的样子,世界正在苏醒的过程之中。
霞光中山顶佛塔闪耀的金色光辉
红日跃过山顶,为世界带来全新的一天。
迎着朝阳而行的老小僧人

下山前,我看到一老一小两位僧人也在观赏日出,他们在想些什么呢?只见老僧人拉着尚是幼童的小僧人的手,从屋内的暗处往平台的光明之中走去。

牛拉TAXI和未完工的巨塔

看完日出之后和老白骑着摩托车回到了旅店,吃过早餐后,我独自叫了摩的去往市区西边的码头,9点多从这里会有船去往敏贡古城。在等船时我看到两个年轻男孩和一位长者在聊天,后来在船上,我也加入了他们一起,两个男孩来自云南澄江,长者自称叫做尚大叔,来自安徽,此次是独自出游,我们在船上聊了很多,不过路上的人大抵聊的也都是过往的行程一类的话题,像尚大叔所述他曾经在尼泊尔玩滑翔伞等等。

我们的穿会斜向穿过伊洛瓦底江,驶向西北面对岸的敏贡,那里属于另外一个省份,实皆省,因此曼德勒省的旅游通票是无效的,需要另外购票。行驶期间有时候离江岸很近,我又一次看到了熟悉的沙质河岸,平平齐齐的接受着江水的拍打,时不时发生一次小规模的崩塌。天上的日光日渐强烈,空气澄澈的像清洗过一样。

行驶在伊洛瓦底江上的客船
伊洛瓦底江平整的沙质河岸,时不时会发生崩塌。
敏贡古城独具特色的牛🐮拉TAXI

下了船,敏贡这一边的码头停了很多接待到访游客的各种车辆,最让我惊讶的是一辆牛拉车,车棚上四个字母非常醒目:“TAXI”,我笑着指给尚大叔看,他也乐的不停。

虽然事先了解过敏贡的相关信息(在旅店里,有台湾版的缅甸旅游资讯册),但真的走到塔脚下还是非常惊讶,因为,这是当之无愧的全世界最大的佛塔。

根据看到的说法,这座巨型佛塔是由贡榜王朝第六任国王波道帕耶监督兴建的,但是仅完成塔基部分后,老国王就驾崩了,新王上位后,听到智囊团给予的预言,说佛塔完工之时,就是国家灭亡之日,于是停止了这项工程。其实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历史上的蒲甘王朝正是由于广修佛塔,过度消耗国力,在面对蒙古铁骑的入侵之时,如摧枯拉朽般的覆灭了。后世的贡榜王朝当然不会不知道历史的教训,于是我们就只能看到这样一座天然的遗迹,纵然如此,也足够令人啧啧称奇,因为你完全可以对比见到过的其他佛塔,依照比例来幻想如果此塔完工,将会是多么雄伟的一座建筑奇迹。

尽管该塔只完成了塔基部分,通过参照物的对比,也足以看出其应有的雄伟程度

在塔前,我捡起了一朵鸡蛋花,别在耳朵上,然后拍照,两个韩国大姐见状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这种事我在国内大概是不会做的,这也是为什么喜欢在国外玩,那种无所顾忌的感觉就特别吸引人,毕竟,不管你做了什么(别太过分),当地人总会觉得,嗐,外国人嘛,是这样的。

我钻进那口大钟里,和成群结队的华人学生们在一起。

敏贡古城这一带范围并不大,但是值得看的东西质量确实相当的高,后面我们还看到了一个巨型大钟,这是全世界第二大的钟。它悬挂的位置不高,钟体离地不到1米,我和其他人一样钻进了钟里面,他们是一群穿着统一制服T恤的学生。钟外的人对着钟敲敲打打,我们就在里面听着这种回声,现场的气氛欢乐极了。

头顶重物的少女

告别过尚大叔和澄江的两位小兄弟后,已是午后,我吃了一顿特别饱的饭,然后出发去Mahamuni Buddha Temple(马哈穆尼寺),这是一座位于曼德勒市区南部最为神圣的寺庙,规模之宏大、建筑之精美、信徒之众在当地都无与伦比。

马哈穆尼寺院中水池的喷泉

我是打车到的,很方便,一进去首先是一个花园,有一个很大的带喷泉的水池,院子里林木繁茂,建筑散落在植被里。寺庙的外围同样聚集着不少商贩,服务着前来参拜的信众,此时我看到两个做生意的少女,熟练的把一条毛巾还是什么类似的织物团成一个圈状放置在头顶,然后再把竹编的筲箕顶在上面,这样可以很稳固的顶着货物行走了。

头顶重物行走的少女,在外面她们曾看到我,向我微笑。

寺庙的主体是很大的佛堂,聚集着很多拜佛的当地人,再走上一会儿,会看到一个较小的殿堂,里面是金光闪闪的佛像。

这之后我就离开了。

拉小提琴的缅甸少年、台湾大叔的植物园和老白的大峡谷

回旅店途中,我在半路上发现了一座很独特很漂亮的塔,决定待会儿吃饭时顺路来看看,我先回去了,店里没什么人,我四处看了看,那些展览出来的画作,大部分来自缅甸的儿童之手,然后我听到了一阵琴声,走过去看,里面的小房间里,一个缅甸少年正在专心的拉小提琴,那个场景真美。

旅店里专心拉小提琴的缅甸少年

我去了那座塔,叫做Mahar Bodhi Pagoda(马哈尔菩提塔),典型的印度风格,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趁着暮色,站在塔下凝视了些许时间,我看到门口孤独的坐着一个男人,便离去了。

暮色之中的马哈尔菩提塔,典型的印度风格建筑。。
马哈尔菩提塔大门外独坐的男人

吃过晚饭后,回到旅店,和前一日遇到的大叔聊天,他也租了摩托车,不过去了非常小众的地方,他说是出了城一直往北沿着公路走,路不太好,他摔受伤了,好在不严重,不过惊喜的是他发现了一个小镇,奇妙的不像缅甸的城镇,据他描述又干净又漂亮,因为那边是一个植物园,花草树木争奇斗艳,再加上环境不错,看起来就不是寻常那样杂乱的农村景象了。

也是这一次聊天,我才知道他是台湾人,因为他描述中来了句“我们台湾人”,当然,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真正的台湾人,和他聊天很开心。

老白回来后,我们又一起去了天台,他说他在社交软件上约了本地的华人妹妹,一起骑摩托车去了很远的一个大峡谷,风光很秀丽。这着实让人羡慕,我承认,我这样不会骑车不会开车的人,只能依赖公共交通或者高价的包车,就一定是没法达成某些体验的,只是旅途总是不可能完美的。

黎明前劳作的渔民与僧人布施

次日,我们再次早起去看日出,这次选择了U Bein Bridge(乌本桥),所以我们必须出门更早,飙车更快,只是这一次我已经不再心怀恐惧了,有时候将自己的安全交托给值得信赖的人可能比自己把握更稳妥。

湖边任然漆黑,但已经三三两两有人在等待,由于位置的关系,不同于看日落,此处的日出,太阳升起的方向完全在湖水之上。天没亮,就有不少渔民开始走入湖水浅滩之中,开始支起渔网进行一天的劳作了。

换一个时间来乌本桥,收获的是不一样的美丽,没有人,没有喧嚣,只有独享的朝霞和日出。
日出前即开始一天劳作的渔人

而我们通过霞光判断太阳升起的位置后,老白把手机架在他用石头垒砌的平台上,准备拍一段延时,然而人有旦夕祸福,一只在周边一直好奇观望的小狗,在太阳还没升起时,走上前来,围着手机转来转去,老白驱赶了好几次,决定不再管他,他觉得缅甸的狗可能听不懂普通话。接着,狗子突然伸出爪子,一巴掌把手机拍飞了,老白气的追着他骂。

我们索性就站在那里看着,慢慢的,火红的太阳就那样起来了,起来了,起来了。

朝阳初升于湖面,只有不再挤满客船的空旷水面和自由飞行的鸟群以及静待这一时刻的少数的我们。

离开的时候,晨光伴着还未散去的雾气,已经苏醒的人们三三两两在丝丝缕缕的光线中开始一天的生活,而我们又在赶路的途中了。经过一条街的时候,一群身穿粉红色僧衣的尼姑呈列队挨家挨户进行布施,这是曼德勒地区蔚为壮观的宗教景象之一。

后面我协助老白取了钱,我们算清了该结的账,之后就回旅店休息了。

再见瓦城

午后不多时,我吃过在缅甸的最后一餐,就真的要告别这个国家了,老板娘姐姐帮我叫了一辆车送我去机场,在免税店里,我买了一条烟,还有一个缅甸国旗的冰箱贴,就登机了。

再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