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兒
困兒

以文字了解內心,穿越轉化,成為了解自己及世界的工具。

關心情緒病人,到我自己也情緒病了嗎?

最近有很多很多的情緒爆發,關心情緒病的她...直到了我也痛到想行出去死時,我相信,我要停一停了。

我在上一次和一位我很愛錫的情緒病的朋友傾計中,她說到想要一位成熟女性,填補少時沒有了的母親的角色,要多些關心和傾聽她。她更說到了因為姑娘不聽她的電話,她求關注,所以她要𠝹手,然後我真的說她不要如此,會令別人好驚,感覺上和她的父親一樣,只要一有不順意的時候,就可以用一些手段用情緒去處理問題。然後她就這樣斷了我線,其後得知她對我的解讀是她覺得我想把她困回到她的世界中,天呀,這什麼創作思維,我一年以來的付出和支持是垃圾,就是因為道出了那一份情緒勒索,而給定型轉成另一種人?

我的情緒幾近崩潰,然後我的先生再給她鼓勵,叫她向我坦白,天呀,我是什麼聖母,是任何人把我斷線,把我誤會成任何人,我都要冷靜全面地接收,再給予鼓勵?老實說我不是不想愛她,但其實她要找的人不存在,只有她自己或神的角色才能滿足她的條件。

說到我自己,我感到極大的委屈,一年以來的支持和付出,多次放下自己的工作和進度,感覺上是為了支持的人會得到安慰,所以一直努力的放下自己的情緒,好好支持下去。但是一句說話,她就因情緒到了,我就成為了一個要把她完結的人,我真的很無奈。

我自己生活上充滿了未知和不肯定,心情和情緒也想有人好好保護,但在一些時候,我的老公在這個時候卻如木頭地㨂錯了邊,我也有不安的時候,我的不安全感也是極大化中,每一個月都不知下一個月如何,請問安全感在那?熟悉感又在那?但在這時,卻因為一句說話而給人無限的放大,我真的不明白她如何可以如此任性地指責別人,我的情緒 / 情況 / 心情 / 一直的付出在她的眼中不重要,要的只是那一個要填補她的心靈的角色,是一個無限安慰機械人,一個無限的carer。

關係,是雙方的,如果她不想知道我的情況,眼中只有自己的需要,而沒有別人的事情時,我看不到關係建立的需要。我自問也是一個人,不是神,我在此刻會完全的放手,給神,我知道我無力,求主安慰念記。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